·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追忆似水流年

作者:佚名
恶梦一般的工程实践终于结束了,尽管活没干完,下学期要接着干,但,
管它呢,先痛痛快快地爽一寒假再说。离上火车还有整整四天,这几天干什
么呢?发发骚吧。

每年冬天,我都记得两个生日,一个是爸爸的,另一个是她的。又到她
生日的这一天了。我已经厌倦了写信或是寄贺卡这样的套路,决定打一个电
话给她。很幸运,电话很容易就打通了,我奇怪她竟然没有和男朋友出去庆
祝一番。说了一会儿,好象有点没话找话,我突然想起点什么,问她:“你
还和李在一起?”,她呜噜了一声,我没听清楚,便很傻地问了一句“什么
?”,她说:“是,还在一起。”,这次我听清了,突然觉得自己刚才那么
问真tm傻。又说了一会,还是有些没话找话,她问我:“还准备出国?”
“当然了,不过先读完研再说”,“哦”。再过了一会儿,她说:“我们
这里最多只让讲5分钟。”,“好吧,再见”,“再见”。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2)

是不是很多人的初恋都在高三啊?反正我是。(如果不算初中时老偷看

班上的一个女生,以及初三毕业时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看的

漂亮姐姐)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因为家离学校八十多公里,所以高中时我住校。学校的宿舍楼一半住的男生,

另一半住的女生,中间隔开。我的宿舍刚好在楼中间的位置。隔壁住了一群高一

的小女生(当时还不知道隔壁住的是什么人,因为她们也是刚搬来的)。一天,我

在墙上钉钉子,大概时间长了一点,隔壁有了意见。没办法,钉子还没钉完呢。

又过了一会儿。有人推开窗子,骂了几句(没听清楚骂的什么,后来问她,她只笑

笑,不肯说).本来我还挺不好意思,一听见有人骂,便钉得更来劲了,同屋的哥们

颇够意思,帮我一起钉.隔壁当然不示弱,也叮叮当当的如法炮制了起来.那几天,

大家在宿舍只要一有空,就随便操起个什么东西在墙上敲着玩.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3)

这种无聊的游戏玩了几天,两边的人都不同程度的有些神经衰弱了.于是我们

这边提议停战.我方派3个代表去谈判.事是我惹起的,当然我也是代表之一了.我

们下4层楼,又爬4层楼,敲了她们的门.门开时,我第一眼便看到了她.她坐在靠窗

的桌子旁边,眼睛很大,也很亮,一眨一眨的.我记不清谈判都谈了些什么,因为我

有些心不在焉.平时一向口齿伶俐的我,那天却很少说话(回去的时候,同去的哥

们儿直埋怨我一点忙也没帮上〕。谈判的结果是令人满意的,双方制订了谅解备

忘录,还说建立联谊宿舍云云。走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问:"那天是谁

骂我的?",我希望是她,因为我相信缘分,那帮小女生都格格的笑了起来,都望着

她,只有她想笑却极力忍着."是她,果然是她!"我好高兴.后来我问她,对我

的第一印象怎么样,她说"有点傻,但挺可爱的".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4)

高三时最讨厌的事就是学习了,好在高一高二把底子打得蛮牢的。能有几个

小美眉陪着玩,大家的积极性当然很高了.没几天的功夫,我们便在窗户外面,两个

窗户之间连了一条铁丝,穿了一个小夹子,两头用线拴着。一有什么事,在夹子上

夹上纸条,然后敲墙,那一边就把夹子拉过去.那帮小女生对这个发明非常欣赏,刚

连上的时候,有事没事就传一张条子过来,感觉就象今天bbs上的灌水。

很快到了高中时代的最后一个圣诞节,我们屋邀请她们屋一起去学校旁边的一

个小教堂过圣诞夜,大概是还不太熟,或是出于小女生的矜持,她们借口自习没有去.

不过答应我们元旦晚上一起开一个PARTY.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5)
那次的PARTY开的很成功,我至今印象深刻。Party在她们屋子开,两边都作了

很多准备.推开门,没有开灯,桌子上点了一排蜡烛,她还坐在那个位置,烛光映照下,

她的眼睛好亮,就象天上的星星。刚开始大家还有些斯文,更准确地说是有些拘束,

玩了些PARTY中常玩的把戏,后来有人提议每人轮流表演节目,轮到我时,我唱了草

蜢的"半点心",我唱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出声,我将目光投向她时,她也盯着我,很仔

细地听我唱歌.后来切蛋糕时,忘了是哪个女孩,将蛋糕扣在了我哥们的脸上。这还

了得,于是大家撕下了斯文的面皮,都胡天海地了起来,一时间满屋子蛋糕横飞,

后来,高考完了,我去她们屋子,还看到粘在墙上的变硬的奶油.接下来打牌的,聊天

的,唱歌的,干什么的都有了.我当然是打牌了,因为她在打牌嘛!我故意坐在她的旁

边,因为这样可以刮她的鼻子.

我们这家经常赢,所以我有很多的机会刮她的鼻子.我这个人最是怜香惜玉的,

看着她的有些翘的小鼻子,我真不忍心刮,每次便做个样子,只用食指轻轻的碰一下.

可轮到她刮我,可是从不留情,把我本来已经有点塌的鼻子刮的更塌了.就这样,

一直闹到半夜1点,旁边的屋抗议了(大概是妒嫉吧),我们才走.我走在最后,快要

关门的时候,她突然从门背后冲出来,把一大块蛋糕都塞到了我的脖子里.几个女生

一起大笑,把门关上了.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6)

回到自己的宿舍,大家都很兴奋,不想睡觉,谈论哪个女孩怎么怎么样.我没有

参加他们的讨论,我躺在床上,静静地想刚才的每一个情节,想她的鼻子,想那块蛋糕.

经过这次聚会,大家的关系一下子热乎了许多.元旦没过几天,天降大雪,整个世

界都是白的.我们邀请她们打雪仗,这次她们很爽快地答应了.大家收拾停当,一起下

了楼.走出楼道,我的眼睛一亮,她着一身红装,那个情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琉璃世

界白雪红梅",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这几个字.

打雪仗女孩哪是我们的对手,她们包的雪球很不结实,刚一出手就散了,所以往往

是她们被动挨打.我只追她一个人,她跑的倒是蛮快的(后来才知道她校运会400还
拿过

第一呢),好几次都让她逃脱了,后来,她终于无路可逃了,便干脆停下来不跑了,转过

来,看着我.我的雪球此时已经瞄准好,可她的眼神好象在说"你敢打吗,你舍得打
吗?",

看到她楚楚动人的样子,我的雪球楞是没有出手.可也不能这么就算了,我干脆把雪
球揉

碎,洒落在她的头发上,脖子里.凉得她叫了起来.过了一会,她说"别闹了,咱们堆个雪

吧!","好呀!",我们费了不少力气堆起了一个大雪人。

我突发奇想,在雪人的臀部用木棍划出一条线,一个光屁股的雪人便出现了,"恶心",

她直撇嘴,我说"这是个小孩子呀,你没见过光屁股的小孩吗?"可惜这个光屁股的宝
宝等

我吃饭回来,已经被别人推倒了.后来我们的信中还提到了这个光屁股宝宝.

这一场雪仗在女生楼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其它的女生宿舍也按捺不住,纷纷到男生

这边找人打雪仗,一时间,满操场都是男追女跑,好不热闹.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7)
寒假很快来到了,奇怪的是我没象往常一样那么的盼望春节.走时我写了一封信给
她,

我说"我喜欢你"我留了我的地址,不过不是家里的地址,也不是爸爸妈妈单位的地
址,是我

初中学校的地址.寒假中起来的第一件就是到学校收发室看看有没有我的信,家里
人好奇

怪,从来没见过我放假这么勤快过,我说我去学校锻炼,我不自然的举止当然没有
瞒过爸爸

妈妈的火眼金睛,我就跟他们说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和他们撒过谎.爸爸妈妈不是那
种容易

大惊小怪的家长,他们对我成绩也很有信心.只是妈妈说:"人家才多小,上了大学再说
吧!".

我很失望,寒假快结束了,还没有等到她的回信.我不相信她会对如此热情洋溢的一

信无动于衷.我盼望开学,盼望再次见到她.

好容易开学了,我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去找她.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8)
我昨晚睡的很早,躺在床上,试图回忆起过去发生的所有细节。有些还很清

晰,有些就很模糊了。还好,又想起了寒假以前的几个片断。这样一来,时间上

就乱了。等写完后,再好好整理一下吧,现在是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了。

在一起聊天时她曾经说起过最喜欢看的动画片是机器猫,我记在心里。

在离期末考试前两周的一个星期天早上,我去市里买「叮当」。那时兰州

这种日本漫画还比较少,小书摊上多是什么「葫芦娃」之类的国产漫画。

我印象中只在邮局卖杂志的地方见过一些。我先去火车站旁边的邮局,因为

这里的杂志是最多的。可惜只有圣斗士。后来又去了省新华书店,和一些

小书摊最集中的地方,总算是买到了几本,虽然很不全,但可费了我不少劲呢。

我把书交给她时,看得出她很高兴,我也很高兴。呵呵,功夫没有白费。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9)
元旦前一天下午,我们班要搞一个聚会,很不幸,竟然让我和另外一个

女生当主持人。早上的课上完后,我们俩就开始准备。连午饭也没有吃。回到

宿舍,我们屋的哥们也没闲着,因为下午还要包饺子,葱,白菜,皮和肉馅都

得由住校生来准备。我们屋忙不过来,便敲墙让她们过来帮忙。倒真爽快,在

屋里的几个都来了,她也来了。我们没有多余的家伙放这些饺子材料,用的就

是自己的洗脸盆,和面也是如此。洗脸盆平时用来洗脸,洗衣服,有时还洗洗

脚*::PPP,(是不是觉得特恶心,当然是仔仔细细地消毒,洗干净后才用了。但

还是觉得有些恶心。不过军训完以后就知道食堂是怎么一回事了,我想,8食堂

绝对强不到哪儿去〕。

她们干的很卖力气,一会儿葱和菜就切好了。我们都很感激。我对她说:“我

们留一些饺子拿回来给你们吃呀?” “算了吧,心领了,知道是怎么作出来的,

我们可不想吃了。” 我心里暗乐“呵呵,你不想吃,你以为我会吃它吗?”

我们班那次搞的不错。因为有一个卡拉ok比赛,谁唱的最多,谁唱的最好是要

得大奖的。我的心思全在唱歌上了,主持的却不怎么样,全靠那个女生了。我那

唱了四,五首歌,好象记得有一个「17岁的雨季」,还有「半梦半醒之间」,现
在看

来都是老掉牙的歌了,可惜现在会唱的还是这些歌。哈哈,经过投票,最后得大
奖的

就是自己。我还记得我得的是陈淑桦的一盘磁带。饺子嘛,最后还是吃了,而且

了很多,因为实在是太香了。

这以后便是和她们开的PARTY,说过了。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10)
她寒假回家的那天,是我送的。她家在连城,要到汽车西站坐长途汽车。她的

包好大好重(真不明白,带那么多书干什么,我才不信放假回家能看得进去书,

至少我看不进去〕,一个女孩背太累了。我提出送她,她答应了。她坐公车走,
我骑

一俩28的大车走,把包绑在车后座上。骑了一个半小时,她已经在那里等挺久
了。

我想送她上车,她说:“车好久才开,你先走吧。” 我把信交给她,骑车回学校
了。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11)

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但愿看的人还没有晕。

好容易开学了,我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去找她.

“年过的好吗?”

“挺好的,你呢?”

“挺没意思的。。。。你看我的信了吗?”

“看了。”

“为什么没回信?”

“我回了,我在信里告诉你我妈妈单位的地址,可是再也没有收到第二封信。”

“呵呵,我搞错了。对不起”

过了几天,收到了家里的信,里面夹着她的信。信晚到了十几天,我初中时的老

把信送到了家里。信完好如初,没被拆开。这是该死的邮局和我开的若干个玩笑
中的第

一个。

“看了你的信,我挺高兴的。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呀,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幽默,很

同情心的,学习又好的男孩子。。。”

“你要是写信,就寄到我妈妈单位那里,妈妈要是问我,我就说是班上的同学寄

的。。”

(信的内容我记不大清了,因为这,以及以后一段时期的所有回忆都只是留在我

头脑里,没有任何的文字留存下来。)

我对信的内容并不太满意,因为这样的话对任何一个男孩子都能说。但有信总比

没信好呀。呵呵,只要还有戏就行。

冬天快过去了,春天马上就要到来了。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12)
>
新学期开始了,这是高中时代的最后一个学期了。

尽管她就住在我的隔壁,可是我们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即使是见面,大多数情况

下也都是两个宿舍之间的集体行动,单独见面会破坏大家和谐愉快的气氛。(现
在看来

大学中所谓的联谊宿舍,大多因某两个人的亲密无间而告终,但我们两个宿舍之
间的

友好关系一直保持到我们离开兰州〕。我要是想和她聊天,就敲敲墙,然后传过
条子

问蕾在吗?然后我们就在窗边,传条子一句一句地聊起来。(那时要有bbs这个
东西该

有多好,不过这样更有意思,就象唱山歌一样,呵呵〕

通过聊天,我知道了她的一些事情,她属龙的,比我小一岁半,老家在北京。

在班上的成绩嘛,算不上好,算是中上吧。我曾经问过她以后的打算,她告诉
我,

她爸爸是某个大学毕业的,在那个学校里有很多的朋友和同学,也打算让她考那

大学。

我很小的时候,听大人们说中国最好的大学时,都是这么说的,“清华,北大,

复旦,南开”,所以一直埋下一个梦想,要考清华(或是北大)。

她的成绩是绝不可能考上清华这类学校的,但我有信心劝她考一个北京的学校,

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不过当时还没有和她说。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13)
兰州的春天很短,还没有感受到多少春的气息,已经隐隐地感到初夏的热意了。

那时的我,就象着了魔,特别喜欢写作文,其实都是信。每天晚上11点以后,就

拉上帐子,趴在床上,写起信来,当然是写给她的。一写就是好几页。有些信第
二天

早上起来,投到学校门口的邮筒里,有些信自己留着,等有一天,再一起给她
看。

我盼望着这一天早点到来。

说来搞笑,我高一,高二时的作文在语文课上从来没有被念过,到了高三,几乎

每次作文课都要受到这样的优待。因为我发现了写作文的奥妙:敞开心扉给人
看。

拿出自己的真情来,即使没有华丽的辞藻,修辞也不讲究,也会打动人的心。

归有光的之所以吸引我,原因即是如此。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14)
那时的感情真的很丰富,思如泉涌一般。如果把那时所有我写给她的信装订起
来,

在我自己看来,绝对不比维特的日记差。(很可惜,所有的信一年后被她付之一
炬了。)

很快到了我毕生难忘的一个不眠夜。

当我写又写完一封信时,已经是半夜1点多了,内心激荡,觉得很热,便推开窗
子,

初夏的风爽而不凉。我躺在床上,再也睡不着,望着窗外的繁星,想事情。“她
正在

做什么”我突发奇想,要是也没睡着觉该多好。我敲了敲墙,轻轻的,用的是我
们约

定好的“三长,两短,三长”的信号,没什么动静,也不可能有什么动静。不过
我觉得

挺好玩的。“不玩了,睡觉去”,我下定决心,又躺在床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是对面传来的。

我心头一阵狂喜。赶紧打开床头灯(高三宿舍是长明灯),写了一张条子,夹在夹

上,然后又敲墙。夹子被轻轻地拉过去。

“你在想什么”,我问她?

“没想什么,只是睡不着觉。你呢?”

“我也是”

我们就这样一句一句的聊了起来,聊的内容和平时白天聊的没什么区别,但这是

深夜,生怕把别人吵醒,所以小心翼翼的,便觉得格外有意思。

“我的手电快没电了,明天再聊吧”,她说。

“可我还想聊。”

“其实我也是。”

“出去聊吧。”

“可门都锁了。”

“钻出去不就得了。”

“好吧。”

我们拉着手,在校园里漫步,聊到天明。

后面这一段,是以后梦中的情节,因为一中宿舍的楼门是那种可拉伸的,锁好后

连腿钻出去都很难,更别说整个身子,而且这样的门不止一道,连二楼的窗户都

铁栏杆,这些都是该死校长的杰作。

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

“我的手电快没电了,明天再聊吧”,她说。

“好吧,睡个好觉。”

我躺在床上,再也没能睡着,我在想“别人的爱都不会比我的更真实,更幸福,

可能若干年后会觉得自己可笑,但此时我确实是最幸福的。”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15)

我还记得我高中时的化学老师,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戴一幅眼镜

好象挺凶的,是另一个班的班主任。她班的学生怕她怕的要命。其实她

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对我尤其好,尽管我化学学的很屎。

有一次,下午第一节是她的课,我们屋的闹钟坏了,过了10分钟,

她见住校生一个都没来,很生气,便到宿舍来叫我们起床。

真的很惨,全部在被窝中被活捉,一个也没跑了。我们万般羞愧地

跑到教室,这时半节课已经过去了。

她见这节课也上不成了,便索性数落起我们这些住校生来了。

她说,她以前也管过宿舍楼,住校生最是邋遢,以前她见过一个宿舍,

袜子几个月没洗,放在桌子上可以立起来,屋子里臭的根本进不去。

(faint,我们宿舍可绝不是这样,不信可以到413来参观)

她说这种男生还“夯”(四声,兰州土话,傻的意思〕,等什么时候不

“夯”了呢?有了女朋友的时候,接着便给我们举了她原来一个学生的

例子。讲原来是多么多么邋遢,到大学找了女朋友后是多么多么干净潇洒。

尽管是在说我们住校生的坏话,但她讲的确实蛮有意思,我们都

津津有味地听着。

可突然,她讲完了,指着我说:“lufengjun现在还夯着呢”,大家

哄堂大笑,我虽然脸红到了耳根,心里却颇得意,“你知道个屁呀,谁

说我还夯着呢?,过两天就让你见识见识。” 我心想,但却没有辩解。

这个老师特别喜欢上课拿我开玩笑,当然不是那种讽刺,挖苦。她对

我真的很好,尤其是在我问她问题的时候。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16)
写到这里,我发现我原来在鬼故事版发的一篇文章现在居然可以派上用

场了,呵呵。

尽管给她写了很多信,但我的作文从来没给她看过。我的作文都放在书

包的夹层里,没事时拿出来看看,挺有意思的。不知道怎么地,这个秘密被

这家伙发现了,她老想看,我一直没答应她。

所有的高3住校生都在文科班教室上晚自习,那个教室很偏僻,旁边有两

个省机械厅办的高考补习班教室,有点象一个庙,先进一个大门,补习班教

室就是两边的厢房。(一中的哥们都知道)

我们一般都是下午自习后把书包先放到文科班教室里,然后去吃饭,

吃完饭直接去上晚自习。那天晚上,我去的较早,到教室一看,她正坐在那

里看什么东西,我奇怪,你高一的跑这来干嘛?她看到我,得意地念道“爸

爸的书屋,。。。” ,faint,这不是我的作文吗?看到她得意的样子,我

气坏了,“给我,谁让你偷看的”,“我就是不给,平时稀罕得跟宝贝似的,

还不给我看。” 我便实施武力夺取。

这家伙还挺灵活,楞是没让我抓到。跑着跑着,她便跑出了屋,跑向

补习班教室那边。我看到那黑乎乎的庙门,突发奇想,喊道:“别跑了,

那里经常闹鬼,前几年有一个补习生,考了几年没考上,便在教室里上吊

自杀了。。”她大叫一声,就往回跑,停在文科班教室门口,

不知是惊魂未定,还是生气了,她背对着我,不说什么话。我没有哄她,

(现在想想,那时太傻了,应该象电影里一样,拥她如怀,摸着她的头发,

“傻瓜,我骗你呢,摸摸毛,吓不着(小时候我妈这么哄我的)”,她会反抗

吗? 一定不会的。)而是哈哈大笑,“傻瓜,逗你玩儿呢(马三立的相声)。”

过了一会儿, 她转过身来,“还给你”,然后就走了。我发现她眼中

有了泪花。

第二天,我把所有的作文都给她,还陪了许多不是。

********************************************************
遗漏了17,以后补上。
********************************************************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18)

临近5月份,天气有些热了,高考的压力也象团乌云一样笼罩在每一个

高三学生的心头。

说不怕高考,那是假的,尽管有实力,也担心会有什么意外。

我们这些必须参加高考的,很羡慕那些保送的同学(当时我们班

有四个保送到北大数学系,一个清华工物,一个自动化系〕看着他们

整天东游西逛,好不自在,心里妒嫉死了。

我一直还没有进入状态,因为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胡思乱想上了。

我可以站在4楼窗户旁,看她在操场打排球的样子,一看就是一个小

时。我心里很怕,因为老爸老妈对我的期望值太高了,可我就是集中

不了精力。

这一段时间,不知怎么的,她好象不怎么理我了,好象有意无意

的躲避着什么。我要找她聊天时,她总找借口推脱,或者旁边总带有

一个不识趣的家伙。她有亲戚在市里,每个周末,她就回她亲戚那里。

有时我真想和她一起在学校度周末,她根本不答应。那一段时间到

了周末最是苦闷,书看不进去,什么都不想做,只有拿出她的信来

看看聊以度日。一到星期天下午她快回来时,我都到学校门口,说

是看看有没有我的信,其实是在等她。

最让我伤心的事发生了:有一次大家在一起大排球,球被打飞了,

我跑出去拣,不小心被地上的石头绊倒,重重地摔在地上。我的脚

肿了。她在那边冲我喊道:“喂,把球扔过来”。我的心好疼,比脚

疼。“你难道没看到我摔倒了吗?要换是你,我早就心疼死了,你不

来问候一声,还命令似的让我把球扔过去”,我什么也没说,强撑着

站起来,把球扔了过去,自己一个人坐在操场边的双杠上,一边看着

他们打球,一边生闷气。要是以往,她早跑过来问我

“怎么不玩了?”

“累了,歇歇。”

“那我陪你聊聊天?”

“好呀”

然后我们就天南海北的聊起来。

而这次根本没有。看着他们在那里有说有笑的玩着,我心凉透

了,我终于发现,她根本就不关心我。再仔细想想,每次写信,都是我

写的多,写的频,她有时两三封才回一封,字数少的可怜,就象施舍

一个叫化子。

这以后的几天,我一直没去找她,也没和大家一起打球。她也没来

找我,我彻底绝望了。周末又到了,又是无聊难熬的周末啊。

我的脚已经好了,到了晚上,我饶学校操场跑步,我没命地跑,

想把浑身的愤懑在跑步中发泄掉。我也不知道我跑了多少圈,总之

是实在跑不动了为止。(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还有一个哥们也

和我一样在玩命的跑步,大黑天的,没看清他是谁,也不知道他

受了什么刺激〕。

跑完了,我在学校门口门口买了包烟(我在小学六年级开始

就尝试抽烟,很幸运,我只是玩,没有什么烟瘾〕,我靠在一个

横栏上,一边抽,一边仔细的想了想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和我的

将来。当我抽完第六根烟时,我下定了决心。

“去死吧,还是自己的大学要紧”

回到宿舍,在厕所,我烧了所有她给我以及我写给她,让她

将来看的信。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19)
这以后的一个星期,我格外的用功,每天早出晚归,我

整天和班上的各科大牛讨论难题。但实际上,我根本学不进去。

每到晚上11点以后,我就开始想她。以前想她还可以读

读她给我的信和我给她未发的信,有时还可以敲敲墙,在半夜

聊天。现在信全没了,半夜聊天更是天方夜潭。于是开始失眠。

我发现我作出了一个很蠢的决定,那就是不应该烧信,我未

发的那些信凝聚了我多少的感情和心血呀。即使以后没有机会

交给她,等老了以后,拿出来看看,就会想起上中学的时候还有

这么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那种感觉该有多好。

这段时间学习的效果还不如原来那些快快乐乐,情绪饱满的

日子了。

过了几天,我又作出了一个决定。

幸亏还没跟她说过分手的事情,我奸笑。

我是一个没有毅力的人,打小就看出来了。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20)
我写了一封长信给她,谈了谈我这一段心情上的起落。

太阳终于出来,驱散了阴霾。可是我发现她对我还是不象

原来了。

经过了这次,我学会了一些如何在学业和感情之间调节的

方法,也能够安心踏实的学习了。

一天下午,我站在窗边,看她在操场上打球。这时,学校

广播台开始了点歌。

“高三六班的lufengjun同学为高一二班的蕾同学点播了

「每天爱你多一些」”

我仔细地观察着她听到这些时的反应,她先是楞了一下

然后我看见她周围的女伴哄笑了起来,接着又一起打起球来。

但我能看得出,她在留心地听,打球有些心不在焉。

吃过晚饭,我问她。

“听到我给你点的歌了吗?”

“听见了,什么破歌呀!”这么说也掩饰不住她内心的喜悦,

我看得出来,“矜持”,我心里骂道。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21)
这以后痛苦多于欢乐,使得我不愿意继续下去。我已

经有些倦怠了,可能你也看烦了,可是正如fate对我说的,

要对自己做个了结,所以还要硬着头皮往下写。


学校传来了令人沮丧的消息,住校生高考必须到户口

所在地进行。而且高考前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表要填,

事情要做。最好是自己去做,免得出差错,所以最迟六月

初就要离开学校,回到我原来初中时就读的学校。

我要提前做一些准备了。

我积攒了半个月的生活费,花了一天的时间跑遍城里,

买了一个电话形状的音乐盒,拿起话筒,便传来叮叮咚的

音乐声。

人生中有很多事情,就象死亡一样,避也避不开的,

离别就是如此,只是我没想到它来的这么快。

我清楚的记得离别的日子,1993年5月21日。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22)

此前几天,我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爸爸来接我,

爸爸说有车就来,没明确说是哪天。爸爸是厂里的一个小

头目,可以用单位的车接我回去。我是争取晚走的,因为

可以多看见她几天。

5月20日下午,刮起了好大的风,风里面混着沙子,铺天

盖地,好象要下雷阵雨。

我知道现在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因为从中午起,她们

屋子人的进出都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我知道我在兰州的时间

已经不多了,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做一次真正的表白。

说来可笑,写了那么多信,聊了那么多天,经历了那么多

风风雨雨,我还从来没有向她提过一个“爱”字。“爱”这个

字太重,不是轻易就能说出口的;“爱”被人说滥了,我不愿

做那样的人,我要把“爱”字留到最后再说,只说一次。我

甚至还没有拉过她的手,漫步在校园中,就象梦中的情节。

我敲开她屋的们,我很难形容她打开门看到我时的那种

眼神。惊讶,喜悦,不安,或是什么。我刚要开门见山,她

说她们屋子的一个女孩和她妈妈马上就要回来了,让我先走。

这怎么可能呢,因为我刚看见她们俩个走出校门。我无比愤

怒,我真想对她喊:“你知不知道我马上就要走了?你到底

在想些什么,你到底爱不爱我?”

可我没有那么做,我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我的好心情

已经全部被破坏了,即使有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以后的信中是这么说的:“那天,窗外刮了很大的风,

我一个人呆在屋里,怕极了,本能的喊着妈妈,一阵急促的

敲门声,我象找到了依靠似的急切地开了门。当看到是你后,

一种窘迫使我不知该说什么,心中糊里糊涂的把你推走了,

但同时一种无言的自责,使我只能用“对不起”向你道歉,

压抑的靠在门上,心中万般滋味。”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23)

这天晚上,我们两宿舍聚会,因为明天郭和由就走了。

我们来到广场,在一个草坪里围成圈坐下,唱歌,所有会

唱的歌。很晚才回学校。

在回学校的路上,我独自走在最后一个,我很难受,

明天就要送他们走了,过几天就轮到了自己,我们几个

最好的哥们一起住,一起玩,一起学整整三年,明天就

要分开了。下午的事也让我不开心。

她跑过来,我们一起走着。

“怎么了?”

“没什么。”

“好象不开心?是在生我的气吗?”

“有点。”

谁都不说话了,只是走。


她突然握住我的手。

我呆住了,但马上醒了,握住着她的手,紧紧的。

以前打球,瞎闹时也拉过她的手,但象那晚一样,两人

手拉着手,走在马路上,还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握住那温暖的小手,一句话没说,只想一辈子这么

走下去。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24)

走到学校,大门早锁了。我先爬上门旁的墙,拉她上来。然后我

跳下去,接她下来。墙挺高的,她跳下来时,我托着她的腋下,慢慢

放她下来。真想抱住她,可我不愿唐突佳人。

走到宿舍门口,我突然想起来什么,对她说:“你等我两分钟,

我马上下来”。

我拿着音乐盒和事先写好的一封信,走下楼来。信里面是下午

我想亲口对她说的话。

她也刚从楼上下来,手放在背后。

“给你的,我马上要走了,作个纪念吧?”

“什么东西?”

“自己拆开看。”

“是电话?”

“你拿起话筒试试。”

“是音乐盒啊!”

“没事给我打电话,呵呵”

“这个给你,也作个纪念,看,是不是很象你?”

我这时才看清她拿的东西,是一个娃娃。

我们又一次紧紧握住对方的手,握到骨头有点疼。

我一直想对她说想说的话,可是终究没有说出口,可能

是下午的失败打消了我的勇气,反正信里都有。

现在知道,好多话是要当面说出来的,不知道当年我

说出来现在会是什么结果。

后来我知道,她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娃娃,另一个自己留着。

我给它起名叫Maggie,是玛格丽特的昵称,从上清华起,一直

挂在我床头一睁眼能看到的地方,但现在落满了灰。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25)

第二天一早,郭走了,我们屋的都没上课,帮他拎东西,

送他去他大伯家,大件行李已经放在他大伯家了。

接下去该是由了,他家在玉门,离兰州一天多的火车。

我们几个也不想说什么了,只是卖力气地帮他收拾东西,整

个宿舍有一种树倒猢孙散的凄凉。

这时,有人告诉我,我爸来了。

爸爸妈妈都来了。

“今天车没事,就来接你回去。”

我的心一沉,没想到今天是送的竟然是我自己。

“爸,把由的行李拉到火车站吧”

“好吧,你先收拾东西去。”

来的太突然了,莫非昨晚就是征兆。

收拾完了,我去教室向老师和同学告别,这时也到中午放学

的时间了。我在操场上截住她,对她说“我走了”,

“怎么这么快,不是说5月底吗?”

“我也不知道,反正车已经来了。”

“这封信给你。我帮你拿东西吧”

“好吧”

车停在校门口,班里的同学帮我和由把行李从宿舍楼拿到

车上,她也拿了一件,放学人很多,车流和人流一起从校门

涌出,我和她走散了,看不到她了。

分别的场面到来,我们始终微笑着,对彼此说拜拜。

车开的一霎那,我回头从后窗又看了她最后一眼,手里纂着

那封信,不知道上面写些什么。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26)

“看到了你写的信和礼物,我哭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

说。我现在才高一,我不知道今后是什么样儿,我现在无法决定

我的今后,真的很抱歉,我不懂得爱,我开始恨自己为什么没有

爱心,为什么伤害别人?也许有一天我长大了,明白了一切,

我会写信告诉你。高考一天天临近了,但我没有勇气对你说,我

只有疏远你,让你安心考试,但我不知道这样更让你伤心,真

的对不起,也许太晚了,我真怕你会考不好,影响情绪,你

会不理我,不写信给我,我怕失去你这个朋友。

但现在希望你振作,努力学习,考上你理想的大学,否则

我会不安的,我求你了,振作,振作。

谢谢你的坦诚,可却被我搞的很糟,我想等我迈入大学再

说这一切。

别不理我,不写信给我。

想你!”

内容并不如我所期待的,但还有希望,有希望我就会等待。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27)

以后的这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焦躁,苦闷也是最充满希冀的

日子。

我回到了我初中时代的学校,是我们厂的子弟中学。三年

不见了,好多同学连名字都叫不出来了,原来的好朋友也生疏了

许多。我在初中时代最是光辉,12次大的考试只有一次第二,

一次第三,其余全是第一,那时挺狂的。高中时上了省数学实验

班,知道了天外有天,收敛了许多。

所有的同学都知道我学习不错,对我很是客气,有题就来问我,

但下课却找不到人聊天。老师上课也不管我,我自己复习自己的,

因为老师上课讲的题对我来说太简单了。

第一节晚自习下课时,我就去双杠作双臂屈伸。那时还能作十

几个,现在一个也作不了了。夏天天黑的很晚,此时,晚霞还

未散去,使得我想起了张学友的「遥远的她」。

没事我就给她写信,但她的回信总是不如我的多。


标 题: 追忆似水流年(28)

一个星期天下午,我不想学习,干什么呢?要是能听到她的声音就好

了,要是她能听到我的声音也不错。

录一盘磁带给她吧。

我把自己喜欢的几首歌亲自录给她听,还有几句话。

怎么寄磁带呢?以前从来没有寄过。我想了一个好办法。我找来一本

厚厚的没用的书,把中间掏空,把磁带放进去。好象以前电视剧「寻找

回来的世界」里有人这么藏烟的。

邮局那个贼眉鼠眼的摸了摸,问什么东西?

"书呀"


"里面夹了什么"

藏也没用了,"磁带"。

"不行,不能这么寄"

"操",我心想,该死的邮局总和我作对。

没办法,我又回家,把磁带拆开,把磁芯和一封信按挂号寄出去了。

过了几天,收到她的回信。

"今天收到了你的来信,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信居然哭了,我听了

磁带,不过是用泪水听的,感触真的太多了。

自从你走了以后,心就一天也没有平静,常常是以泪为伴。清晨醒来是

哭红的眼睛,带着不振的心情开始一天的生活。晚饭后不再打排球了,因为

怕回忆,剩下的时间都是用习题来填缺。就这样一直熬到了星期六。一个


星期过去了,但还有无数个星期在等着我,人生也还有漫漫长途。我不是一个

强者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