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天府之旅-水晶之恋

北成 小凡

(一)
当宽敞的空中客车飞行了2个小时的时候,机舱内响起机长充满自信的声音:
“我们的飞机将在20分钟后抵达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现在飞机开始下降。”
我向窗外望去,想从空中俯视这天府之国。
可是,除了从机身旁掠过的气流,触目所及的只有层层叠叠的乌云,那片广
袤神奇的土地始终不愿掀开它那神秘的面纱。
飞机渐渐进入云层,在云雾中穿行良久,仿佛经由那传说中的时空隧道,而
在这隧道的尽头,北京-成都之间时空的距离便将彻底消失。
终于,飞机突破了云层,双流机场的跑道映入眼帘。
这是一次特殊的旅行。
我参加了一个九寨沟之旅的旅行团,去体验童话般的九寨世界。
同时,还要见一个没见过面却很熟悉的朋友:网友小凡。
我和小凡在网上偶然相识,却一见如故,谈得很投机。因为我们共同的兴趣
就是旅游。
空中客车在滑过长长的跑道后,终于停下来。
走下旋梯,踏上成都的地面,我马上打开手机,拨通了小凡的电话。
“你到了?那么快!”小凡微带着惊奇的声音,除了喜悦,更多地传达着一
种难以置信、如梦如幻的感受。
想想两小时前,还在北京。临走时还和小凡在网上聊了片刻。
而此刻,我却已经身处遥远的四川盆地,和小凡在同一片天空下了。现代交
通的发达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我被她感染着,禁不住也微笑起来。“是啊!我已经呼吸到成都的空气了!
听见飞机的声音了吗?”
电话那头安静了片刻,然后我听见她快乐地回答是!
“是不是感觉很近?”我问。
这次小凡毫不犹豫地回答是!
约定好两小时后见面,我便收了线。
真的就要见到那个在网上出现的小精灵了!这不是虚幻,是真实,真实到让
我不敢相信!
就这么,一种热烈、兴奋的情绪充斥在心中。直到进了宾馆的房间,放下行
囊,才想起还没和小凡说定到底在哪见。我不由哑然失笑——在网上我们讨论了
很多次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但到了真要见面的时候才想起居然还没说定。
就在那一刻,电视里出现了蜀都大厦的旋转餐厅。那幽雅的环境、摇曳的烛
光、轻柔的音乐不是从虚拟到现实的接引船吗?
于是,我抓起电话,告诉小凡我们在蜀都的旋转餐厅见,我穿深蓝色的T恤。
“你呢?什么特征?描述一下!”我急切地问。
小凡仍旧微微笑着,略带些调皮地说:“别问了,我会飞到你的身边!”
(二)
我找了个靠窗的地方,要了一瓶加洲红葡萄酒,加了些冰块,慢慢地品味起
来。
旋转餐厅在蜀都大厦22楼上,从这里可以很方便地看到蓉城的夜景。天色渐
渐暗了,此时已是华灯初上。
我的眼睛不时朝电梯出口的方向扫描过去。从那里已经出来了好几拨人。但
是,没有小凡。
她为什么还不来?是真的害怕真实会毁灭虚幻?还是临时有什么事?我开始
怀疑虚拟中的小凡会不会真的在现实里出现。
“北成。”
我听见身后有个声音在叫我。
我回头看见了她,一个留着齐耳短发,脸上有着阳光般灿烂笑容的女孩:小
凡。
我连忙起身请小凡坐在对面,禁不住有些好奇地问她:“我怎么没看见你?”
小凡微微笑着告诉我这个旋转餐厅有两个电梯出口,她是从我身后的那个出
来的。
“那么,你又怎么肯定北成是我呢?”
小凡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在这里你的特征太明显了,高大、深蓝色T恤,并
且是一个人,不是很简单吗?”
这个小丫头一如在网中的感觉,是个小聪明。我不由暗暗佩服她的聪慧。
拿起酒瓶,满上,我说:“来!为我们初次见面干一杯。”
“应该是为初次见面的老朋友干杯!”小凡笑着修正。
酒一下肚,桌上的气氛开始变得宽松而热烈。合适的氛围、诱人的美食和足
量的酒精永远是谈天说地的润滑剂。
我们谈起了旅游,这个我们共同的爱好。
(三)
我走过很多地方,但就是没到过九寨。说起这次九寨之旅,还是小凡大力推
荐的那。
那是我们刚在网上认识的时候,小凡用MAIL寄给我六幅九寨的风景图片。开
始我还以为是明信片,后来聊天中才得知是她去年夏天去九寨时自己拍的。按她
的话说,在九寨拍照片太容易了,都不用特意选景,只要会按快门就行了。
看着一幅幅如画的美景,当时我就决定今年有时间一定要来探访这个失落在
凡间的童话世界。
这时,天已经黑透了。窗外,都市灯火辉煌。我们仿佛置身在一片灯的海洋
上,只余了桌上的点点烛火在这不系之舟上,陪伴着我们在梦想与现实的边缘悠
然倘徉。脑海中蓦然涌上小凡曾经发给我的徐志摩的诗中的两句:	假如你我荡一
只无遮的小艇	假如你我创一个完全的梦境而小凡,就一直那么微笑地专注地看着
我,听我说起和航空公司修理工同乘飞机的故事。烛光映照着她那青春的面庞,
分外生动,那簇小小的火焰在她明亮的眼中闪闪跳动。
那一次是我从厦门回北京。本来是上午10点多的航班,换完登机牌,过了安
检才被通知飞机因机械故障晚点。
好不容易等到下午1点,机场通知飞机可以起飞了。于是匆匆登上了飞机。当
乘客都登完机后。忽然发觉刚才在修飞机还穿着修理服的修理工也走了上来,而
且就坐在我的身边。
我好奇地问:“你们怎么上来啦?”
修理工回答:“飞机还有个部件没修好,到北京落地再接着修。”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前面一位小伙子开口了:“飞机还没修好就要飞,出了
事咋办?!”
修理工神态自若地回答道:“怕什么,我不是也坐在这吗?要是有危险,我
也跑不了。”
这一路上,我的心情可想而知了,真是盼那飞机能跟火箭似的,马上就到。
可飞机依然是不紧不慢地保持着匀速,当时真是深刻体会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绝
对正确——时间过得实在是太慢了!
小凡忍不住呵呵地笑起来。那爽朗的笑声极具穿透力,引得其他位子上的人
纷纷好奇地向我们这边看。
后来,我们谈起了印象最深的旅行,小凡说她最喜欢丽江,尤其是喜欢那大
研古城,喜欢体验那种古老的纳西文化。对,还有那丽江夜晚的星星,喜欢凝视
那布满明亮星斗的丽江夜空。
我说,我在丽江的时候也喜欢看繁星,因为那儿的星星不但格外明亮还感觉
很近,近得仿佛可以伸手摘到一样。
我们还谈起了人在旅途的感觉,小凡说最让她心动的就是人在旅途的时候,
她可以真实地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可以在旅途中决定自己命运和前途。
小姐第二次来换走即将燃尽的红烛时,才发现不知不觉中3个小时过去了。看
看手表,指针指示9点已过。
“时间怎么总是这么快?!”我不由感叹。
小凡笑了:“是啊!和网里聊天时一样!”说着,她冲我眨眨眼,又问:
“是不是又一次深刻体会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绝对正确?”
我忍不住大笑起来:“这次是实在太快啦!”
于是,我提议到街上走走,体会一下蓉城的夜晚。

(四)
干了最后一杯红酒,我们离开蜀都,走到了街上。此时蓉城的天空飘起了蒙
蒙细雨。
沿着蜀都大道慢慢向前走去,我和小凡都微微有些醉意。初夏的绵绵细雨,
打在脸上、身上凉凉的。雨中的空气是清新的,更是醉人的。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府南河边。阵阵凉风对额上吹袭,温润的初夏夜。
沿河的霓虹灯光洒落在河面上,在和风细雨中,波光粼粼,如同一条通体透明的
龙一般随着微波轻轻跳动。大片的草地间,偶尔有三三两两的人漫步走过。
我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从菩陀寺求来的七彩观音的挂件,递给小凡。
“送给你,纪念我们今天的见面。”我说。
小凡欣喜地接过,仔细地打量着。
“你握住它,试试看有什么变化。”我微笑地看着小凡先是疑惑地瞧了我一
眼,然后很认真地用力握住了那小小的七彩观音,瞪大了眼睛,几乎是凝神屏息
地等待着。
不一会,那观音像就由棕色变为绿色。小凡兴奋地叫起来:“变颜色了!”
那种快乐比掘地球数十年才偶然发现金矿的淘金者还要真切、彻底而坦白!
小凡小心翼翼地把挂件收好,说这件礼物是珍藏版。然后从她随身的双肩背
小皮包里取出了一盘CD递给我。
“这是我送你的Celion Dion的专集。我最喜欢其中的一首Immortality。”
我笑着说这也是我的趁藏版。
然后我们相约翌日再见。
(五)
第二天早上7点,我和小凡登上了开往九寨的旅游车。
车过都江堰就开始沿着岷江前行。清新的空气里淡淡的是泥土和花草的芬芳,
再也没有了都市里尘埃的气息。恍然大悟滚滚红尘的含义,诚若是也!
小凡义不容辞地充当起导游的角色,向我介绍沿途的风光。
我静静地听着她生动的叙说,感受着属于她的那一方文化氛围,时而被她有
趣的小故事逗得呵呵直乐。
中午时分,车到茂县,开进了林业宾馆。小凡很开心地告诉我这是她前些日
子去牟尼沟时住过的地方,里面还有个电话亭。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那是不是我们第一次通话的地方?”
小凡笑而不答,只是点点头。
那时,我和小凡都是在网中见面。小凡要去牟尼沟旅游,自然无法上网了。
于是我们约定在她旅游时打第一次电话。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了小凡。
就在小凡从牟尼沟返回的那天夜里8点钟,我接到了小凡从茂县打来的第一个
电话。小凡说她在一个电话亭里,外面正在飘雨,天很凉。
我们在电话里聊了很久。那是我第一次听她的声音,甜美、清脆,标准的川
普。还有那不停的笑声。小凡说除了旅游还喜欢听CD。恰好我身边有唱片,于是
把电脑打开,给她放Richard Max的 Right Here Waiting。
后来小凡告诉我这是她听过的最动听、最难忘的一首歌。是啊,不难想象,
在那大西南的深山中听到从遥远的北京通过漫长的电话线传来的音乐,心情肯定
不同寻常!
此刻故地重游,虚幻和现实出人意料地融合在一起,让我再也无从分辨。我
几乎就看见那个小精灵趴在电话亭的台面上,按着她描述的左右轮换的金鸡独立
式姿势,在那里和远方的我轻言细语。
电话亭里有两部电话。我走进了左边那个小房间,拿起话机,按下了一串熟
悉的号码。
转过身。站在外边的小凡,正低头看着手里的传呼机呢。然后迅速抬起头来,
冲我粲然一笑!
我知道,那传呼机上写着: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六)
匆匆吃过午饭,拍了张电话亭的照片,登上旅游车继续前行。
上车后,小凡有些好奇地问我怎么就猜到是左边那部电话呢。
我很是自信,又颇有些洋洋得意地、斩钉截铁地归功于感觉。
小凡笑了。也许她也在想:这家伙和网里一样,是个小聪明。
于是,我更是乐不可支。
到松潘的时候车要加油。路边的藏民蜂拥而至,兜售各种廉价的纪念品和小
食品。我和小凡下车买了些牦牛肉干,吃得津津有味。
傍晚时,在落日的余辉中,我们抵达了目的地:九寨沟。
晚餐前,我和小凡跑到室外,趁着落日最后的宣泄拍下了第一张九寨的照片。
此刻的夕阳是最能打动人的,因为它即将在最美的时刻坠落。
那蓄积了一天的能量,毫无保留地在这最后的时刻尽情释放。
金黄的阳光强烈地洒在我和小凡的脸上、身上,我们象是要被那落日的余辉
融化了!
这时静谧的山中,层林尽染。远处藏族的山寨里,经幡在向晚的风中翻飞。
平缓的微有起伏的山间平野上是金黄待收的麦田。一群马摇着尾,在小河边的草
地上安详地用膳,偶尔身姿优雅地来回踱上几步。
晚餐很简单,只是些素菜。看来这个从前的深山林场尽管变成了著名的旅游
区,但在饮食方面没什么改变。
九寨的天气真是多变。晚餐后回到房间居然就下起了雨,淅淅沥沥地不停。
雨渐渐大了。本来想倒在床上小憩片刻,然后再和小凡聊一会。可是一天的
旅途产生了强烈的疲乏,慵懒的感觉突然间遍布全身,浓浓的睡意侵了上来,竟
然沉睡过去。
(七)
在迷迷糊糊间,房间里的电话响了,是小凡打来的。原来已经是早上7点多了。
赶紧拉开窗帘,果然窗外已是大亮。雨还在下,但小多了。
早餐后我们乘车来到沟口,坐上了沟内新开的环保班车。第一站来到了箭竹
海。
九寨有句俗语:雨天看雾,晴天看水。
果然有道理,雨中的九寨别有情趣。
此时细细的雨还在飘,九寨的山都笼罩在似梦似幻的雾中。
雾很低,很近,就在你的身边萦绕,仿佛伸手便可触摸。四周的景色也是朦
朦胧胧的,再加上一弯弯多彩的水,让人感觉如同到了仙境一般。
这种感受在长海时更加强烈——我和小凡浴着小雨,骑在马上,舒缓着缰绳,
在雨后的小公路上并肩而行。
身后,便是独臂老人松和若隐若现、烟波浩淼的长海。放眼望去,绵延不断
的峻朗的山脉间,涌动着飘摇不定的云烟。
那一刻,我想起有一次在聊天时曾邀小凡一同仗剑笑傲江湖。
在这色彩凝重而虚幻的背景下,马背上英姿飒爽的小凡的笑颜,便成为记忆
里一幅难以磨灭的铜版画。
不知不觉时近中午,不争气的肠胃开始叫了起来。
我们来到了则喳洼寨。这个寨子是九寨的中心,恰好在Y型沟的交汇处,也是
九寨接待午餐的地方。
刚要进餐厅,忽然闻到空气中传来的孜然的香味。
寻味望去,原来餐厅旁边不远处居然有个小的烤肉摊,几个藏女在烤羊肉串!
烤肉的工具竟然是不锈钢做的烤炉,很精致,在这偏僻的山寨里看到,真是难以
想象。
闻到烤肉香,肚子里的虫子开始兴奋了。于是拉着小凡冲了过去。
(八)
我们找了个最边上的烤肉摊,主人是个30岁左右的藏族妇人,旁边站着个大
约4岁左右的小男孩。看她盛羊肉串的小篮子里没剩多少了,就对她说我们全包了。
那藏族妇人高兴地把所有的肉串一骨脑都放在了烤炉上,双手不挺地忙了起来。
趁着烤肉的工夫,我们和藏族妇人聊了起来。
她告诉我们现在九寨什么都要环保,地种得少了,就做些副业,用自家的羊
做些肉串。烤炉也要经过认定才能用,所以都是新的。这几个烤摊都是她的亲戚,
大家联合做。
倒是很有意思。
一眨眼功夫,羊肉串就烤好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抓了一大把,开始大吃起来。也许是饿极了,感觉那味
道真是好极了。尽管上面撒了很多胡椒面,我竟然一点没感觉到辣,而是不停地
夸烤得好吃。
再看看小凡,却是一幅淑女的模样,拿着一串正细嚼慢咽那。
我打趣地对小凡说:“我可是食肉动物,你再吃慢点,一会就被我吃光了!
咱们中午可没饭,就吃这个了。”
小凡微微笑了:“没关系,全给你都行,我是食草动物嘛!”
正说笑间,旁边那藏族小孩伸出黑乎乎的手,想要从烤炉上拿一串吃。藏族
妇人连忙去打小孩的手。小孩的手缩了回去,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却定定地盯着烤
好的肉串,满是期待和憧憬。
小凡从烤炉上拿起几串递到小孩手里,一边对藏妇说:“给他吃吧,算我的。”
小孩欢天喜地地接了过去,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我不禁回头看了看小凡。这次是用一种崭新的目光,从一个崭新的角度,重
新审视着她。小凡那温柔的外表下,还有一颗多么善良的心那!
午后雨停了。
我和小凡从诺日朗瀑布出发,开始向着沟口的方向步行。贯彻沟里的唯一的
公路上没有旁的行人,只任由我们信步踱去,顺流而下。我们走过了树正群海、
火花海、芦苇海。沿路所见一如小凡MAIL里说的——简直到处都是超凡脱俗、秀
雅自然的景色。不由被这寂静山林、深深绿水所震撼了!
听着路边奔流的岷江支流撞击石块的声音,看着身边的小凡和这眼前的美景,
我甚至有些怀疑我是不是在现实里,究竟是在天上还是人间?
(八)
晚上的活动是看藏羌的歌舞表演。那高亢的乐曲、绚丽的服饰、独有的丰韵
深深吸引了我们。
戴上藏族姑娘献的哈达,喝了青稞酒,热烈奔放的藏族民歌响起来,人们围
着篝火跳起了锅庄。火堆上正架着一只在烤的小羊。不时有油滴落在火上,滋滋
作响,火堆便积极响应,迸发出分外的热情,掀起一窜老高的火苗,无数火星随
风四散飘落。
小凡也禁不住钻进了人堆里,跟着领头的藏族姑娘们沿着场地跑着、跳着,
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每次经过我身边,都不忘鼓动我也加入。
在那一刻,所有的人都放下了现实生活中的种种桎酷和面具。
欢声笑语中,民族大团结的场面让人忘了所有文化、地域的差别,人与人之
间展现的却是超越时空的难得的真挚与质朴。
终于我也被那浓烈欢快的气氛感染了,挤进长长的队伍,笨拙地、极其努力
地、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小凡在前面回头看见了我,隔着火堆,我们相视大笑。
羊肉烤熟了,大家的注意力马上转移了。几个骠悍的藏族小伙围着烤架,拿
着藏刀为大家服务。想要什么,腿肉、肚子肉,还是排骨,肥些或者瘦些,都可
以得到满足。让人不由想到原始社会人们共同劳作、共同分享一切的那种简单纯
粹的快乐。
看完演出,又是一场巴山夜雨。
早晨起来天放晴了,明亮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而是高原特有的湛蓝的颜色。
这次是我先起来的。
我给隔壁的小凡打了电话,约她出去走走。才知道小凡早就醒了,只是怕打
搅我没叫我。
我们来到宾馆外面的场地上,尽情地呼吸着早晨格外清新的空气,舒展着身
躯。耳畔是都市里久违的鸟鸣,几颗露珠不时从枝头滑落。
由于这次旅行时间很紧,吃过早餐我们就开始返程了。
在车上,小凡遗憾地说:“你要是再有一天时间就好了,可以到黄龙看看。”
我说:“没关系,以后有时间我会再来的。”
(九)
旅游车开出不久,到了一个卖水晶的商店休息。
我们跟随着人群,进去参观。
看看介绍,没想到偏僻的九寨竟是个天然水晶生产基地。
确实,商店里摆着不少水晶样品。尤其是开采出来未经加工的天然水晶,晶
莹剔透,惹人注目。可是加工过的却逊色了许多,全然没有了它原始状态时的光
彩,工艺和造型也很平常。
小凡兴趣盎然地沿着柜台细细浏览了一番,象是在寻找什么。
我问她在找什么。
小凡满脸遗憾,告诉我说:“我想看看这里有没有水晶做的天鹅,纯净又透
明的天鹅。可惜没有。”
水晶天鹅?眼前立刻浮现出那只水晶天鹅,微微低着头,高贵而悠闲。在阳
光的照耀下,浑身笼罩在七彩的光环之中。
“你喜欢天鹅?”我问。
小凡点头说是的。
于是我告诉她我曾经在巴黎香谢丽舍大道边商店的橱窗里见过水晶天鹅,印
象很深。
听我这么一说,小凡很是向往地喃喃低语:“要是九寨能做出来就好了!”
短暂的休息之后,继续前行。
(十)
旅游车拐过一个山口,一直在看窗外风景的小凡突然兴奋地对我叫道:“快
看!前面很多的雪!”
顺着小凡手指的方向望去,来时满眼绿色,怎么此刻竟然变成了一派冰天雪
地的北国风光!
导游解释说是昨天和前天的降雨造成的。这里海拔高,所以就下雪了。
我便对导游建议到前面停一下,让大家看看雪景。我的提议得到了全车旅伴
的赞同。旅游车在一个比较宽敞的地方停下了,大家下了车,踏上茫茫雪地。从
小在南方长大的小凡欣喜若狂,刚跳下车,便往那积雪深厚处奔了过去。
真是没想到,在初夏时分的南方,能看见这么壮观的雪景!
远处的山峦全被染成了雪白,山上挺拔的杉树全披上了冰霜。
路边低矮的灌木有的竟象东北的冰挂一样,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亮。脚下
是厚厚的积雪,每走一步都会留下深深的脚樱我被这罕见的奇景深深地吸引了,
举着相机正不停地狂拍,突然觉得脖子处一阵冰凉。用手一摸,竟是个雪球!一
定是小凡干的,这个小精灵。
回头望去,小凡正掩嘴而笑。放下相机,我从雪地上抓起一把雪,攥成雪球,
向小凡追去。小凡飞快地躲到了灌木丛后面,和我捉起了迷藏。
雪球就这么在林间飞来飞去,因为碰到树枝而分散,不时溅落在我们身上,
一阵阵笑声划破山间亘古的宁静,在这清凉的世界里分外动人。
仗着北方人的身高体壮,我终于还是将小凡擒住了。把手中的雪球举到小凡
面前,作势就要撒手。
小凡此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见势不妙,便不停地嘀咕着什么老同志欺负小
同志,一边把衣领紧紧护祝于是,我把雪球扔到了地上,哈哈大笑:“是!老同
志要爱护小同志嘛。这次就算你赢了!”
这时,远处导游按响了集合的喇叭,催促四散赏雪的人们上车了。依依不舍
作别山林,我们踏上了归程。
旅游车在夕阳刚刚隐去的时候抵达了青城山脚下的晶晶园渡假村。
这是我天府之旅的最后一夜,也是最难忘的一夜!
(十一)
这个渡假村是一路上住的最美的地方。大片的绿地,茂密的树林,几栋欧式
的别墅点缀其间。
趁着晚餐前休息的空隙,我和小凡来到了树林里,发现那里竟然还有摇椅。
小凡高兴地坐了上去,轻轻地摇了起来。我坐在旁边的沙滩椅上,看着她。
幽静的树林只有我们两人。除了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只听见摇椅摆动时发出
的轻轻的声响。柔软的草坪从脚下伸展开去,微风拂过,便翻起层层绿浪。
我又一次怀疑这幅画面是幻想还是真实了。
晚餐过后,天已全黑了。这个夜晚是天府之旅唯一没有下雨的夜晚。我和小
凡一起走出了渡假村,去散步。
渡假村外是大片的稻田,不时传出几声清亮的蛙鸣。月亮此时象是蒙上了面
纱,只洒下淡淡的清辉。村舍和竹林被夜色勾勒出黑色的剪影。
我们顺着田间小路向前走去,朦胧的月色照着两个由虚幻走向真实的身影。
也许是今天的雪仗缩小了我们的距离,我和小凡第一次牵起了手。其实在网
上我和小凡已经非常熟悉,现实的介入却使我们生疏了。在这月下的田野中,我
们找回了虚幻中的感觉。
我们没说一句话,就这样在月色下走着,唯恐打破这难得的安宁。
不知走了多久。前面有一丝灯光,我对小凡说,我们走到那亮灯的地方就向
回转,路总会有尽头的。
小凡点点头,没说什么。
走到灯光处,竟是个小商亭。
小凡说,买点东西留做纪念吧。明天就要分别了。
她挑了一袋水晶话梅。
而从不吸烟的我,挑了一盒阿诗玛和一个打火机。
第二天上午我们游完都江堰,返回了成都。
短暂却又漫长的天府之旅就要结束了。
我和小凡在府南河边下了车。
我要坐中午的航班回京,而小凡也要去上班。
四目相对,竟有一些离别的滋味。纵有千言万语,却觉无从说起。时间好象
凝固了。
终于我在小凡脸上轻吻了一下,大踏步地走向了机场方向!
(十二)
我现在都记不清当时是怎么到机场的——好象是我离开小凡后,叫了辆出租
车去的。可是从上车到下车这整个过程中的一切,却没有在我脑海里留下丝毫痕
迹,仿佛记忆缺失。
我一路上没有回头。
侯机时,忽然有雷雨。飞机晚点了。
于是,我坐在机场的快餐厅里,拿出笔记本,放进小凡送给我的CD。
打开CD播放器,编辑播放曲目,全部删除,再加入曲目二。
霎时,席林迪翁那幽怨的歌声传了出来——我听到了Immortality!
选项,连续播放。
不久雷雨散去,开始登机了。
飞机上人不多,我坐到了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
天很沉。仍然飘着雨。飞机就在雨雾里滑过长长的跑道,最后加速刺向了天
空。
我把脸紧紧地贴在旋窗上,一直俯视着天府大地。直到飞机进入云层。
这时,耳畔响起空姐的声音:“我们现在已飞离成都双流国际机常成都到北
京的空中距离是1600公里,预计整个航程需要2小时20分钟。”
空姐的话触动了我。我突然觉得有凉凉的东西从眼角滑到了鼻尖。
是的,1600公里要是飞的话时间很短,不过2小时20分钟而已,但是,这也可
能是用尽一生也走不完的旅程。
在迷茫间,我的耳边竟又回响起刚听过的旋律:ImmortalityThere is a vi
sion and fire in meI keep the memory of you and me, insideAnd we don't
say goodbyeWe don't say goodbyeWith all my love for youAnd what else
we may doWe don't say, goodbye		后记回来后第二天我收到了小凡的mail。只
有短短的几句话和一首MP3。
小凡说在我起飞的时候,她冒着细雨站在楼顶,仰望着机场方向,想看到我
乘座的飞机从她的视野滑过。但是只听到了飞机隐隐掠过的声音。她说当时感觉
好象灵魂中无法说清的什么东西被我带走了,而我,同样也感觉有些什么留在了
天府。
那首MP3是王菲的《矜持》:
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美丽
虽然你从来不曾对我着迷
我总是微笑地看着你
我的情意总是轻易就洋溢眼底
我曾经想过在寂寞的夜里
你终于在意在我的房间里
你闭上眼睛亲吻了我
不说一句紧紧抱我在你的怀里

我是爱你的我爱你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于我和你
你是爱我的你爱我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
深深去爱你
听着这首《矜持》,我拿出了那盒阿诗玛,点燃了我的第一支烟。
两周后,我走在建国门附近的路上。那天阳光灿烂,正恍惚不知在想什么的
时候,忽然一道七彩光芒在我眼前一闪。我仔细望去,竟是在巴黎见过的水晶天
鹅!
就是那个品牌,就是那个造型。
此时她静静地伫立在商店的橱窗里,微微低着头,依然是那高贵的神态。阳
光下,依然笼罩在七彩的光环之中。
我冲进商店,将水晶天鹅买了下来,用特快专递寄给了小凡!
寄给了那远方天空下我梦想中的天鹅。
(全文完)
--------------
小凡的补充:
小凡关于天府之旅-水晶之恋的一点补充很难忘记5月的那个下午。
文章里没有提及的是:终于在漫长如同一生的4小时工作时间过去的时候,我
打开了PC机,拨号,上网,来到我和北成经常光顾的书路聊天室。就是在那里,
我们相识、相知。
其实已经很长时间没去书路了,自从有了新浪寻呼以后。很难说清为什么我
会心血来潮,在那个时刻想到要去那个地方。也许,纯粹是一种潜意识。也许,
是我感觉到北成的召唤。
刚进去不到两分钟,就看见了聊天室的公告:北成进入聊天室。我简直不敢
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在这时候,他应该已经飘在空中,离我越来越远了。
连忙查询,没错!是他!
“我在机场快餐厅。飞机晚点了。”屏幕上出现一行字。
在天府的五天里,北成试过无数次通过手机上网都没有成功。没想到最后临
别时分,却终于派上了用常我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地掉落。
“我哭了。”我说。
“我给你打电话吧。”他说。
那是在天府之国的最后一次通话。
说了两分钟,机场便通知登机了。就象刚踏上成都地面时一样,他举着手机,
让我听通知,中文,英文。四周很嘈杂,不是很清楚,我只听见了北京两字。
就这么,两个网人,从虚拟走进现实,在生命的轨迹片刻的重叠之后,终于
又从现实重归虚拟。
一切仿佛只是个梦。
只是这梦,美得让人心惊。
最初北成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用《天府之旅》的名字。虽然工作很忙,他
仍然每天发一篇给我。我在这故事里,看见了自己,从北成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
我仿佛重新经历了一次,从见面到离别。这种情绪在看到十一、十二和后记的时
候达到了高潮,泪水一次次迷蒙了我的眼睛。就象我站在楼顶,仰望乌云密布的
天空时一样。当时豆大的雨点落在脸上,混合着我的泪,滚滚而下。虽然没有看
见北成的飞机,我却分明感受到他柔和而略有些忧郁的目光,正从那空中透过云
层,直射而下,笼罩着我。后来他告诉我他也掉泪了,就象天府之旅描述的那样。
见面之前,想到铺天盖地的网络故事大多以悲剧结束,我们也曾经有过担心。
然而在这个嘈杂、喧嚣的世界里,心灵之交并非俯拾皆是,纵然此刻我和北成相
距1600公里。是平和坦诚的心态挽救了这段网络尘缘。对于已经得到的,唯倍加
珍惜而并不奢求太多。惟有如此,才能从容地尽情体验生活中一切美好。网里如
此,网外亦如此。
北成说《天府之旅》是写给小凡看的。那时离我们见面已经40多天过去了。
满怀着对网络的感激,我们决定在网上贴出去,让这份美好的情感与众多网友共
享。他让我把原稿给修改一下。于是,我整日端坐在PC前,反复研读,试着用北
成的眼光和心态来看这一切,并按照他的风格稍稍改动。当时我正在读《约翰。
克利斯朵夫》,那种感觉,就象我在书中看见的一句话一样,“我的灵魂拥抱着
你的”。是的,就是那样。于是,在这篇文章里,在我和北成共同创造的历史里,
我们终于合二为一。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