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装打扮去恋爱
作者:佚名
  男人都可以洋洋自得地宣称:追姑娘去!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兴致勃勃地尖叫:跟男孩玩去!突然
很想恋爱。23岁了,也该找一双温暖的手捧着我的脸,然后听他说:你真美!
  姨妈总是心事重重又胸有成竹地告诫我,不要去舞厅、酒吧找男友。最好的男友应该去教堂里
找。一个有爱心的男人,一个喜欢和上帝对话的男人,一定较成熟,而且富有同情心和责任感。
  我信了。
  某个星期六晚上,我一身素雅打扮,适时出现在东街口的教堂里。刚进门,看见一个男孩子孤
零零地坐在最后一排。第一感觉良好,便心怀鬼胎地向他走去,隔着三张椅子,小心地坐下。我有
点心虚,然后装模作样用手干洗一下有点发烫的脸,嘘了一口气,情绪稍稍稳定一点。
  台上牧师在布道,口才很好。
  在牧师高声说“请我们一起来朗诵赞美诗”时,大伙都站了起来,我也傻傻地站了起来。每人
手里都有一本圣经,而我手里没有。再斜眼看隔座的那个男孩,手里也空空的,他有点难为情地对
我浅浅一笑,然后向我这移了一个座位。这样,我们之间,还隔着两张椅子。
  这是一种心跳的距离!
  他只是浅尝辄止,通过移动一张椅子宽的距离,表示一种友好。于是,为了对他的友好有所反
馈,我也向他靠近一点——移了一个座位。
  不是想套近乎吗?为什么不主动一些呢?在我带有勾引意味的低头一笑的时候,他终于坐到了我
的身边。他第一句话是:“请问几点了?”
  “你不是有BP机吗?”我故意不配合。
  他终于恍然大悟:“哦,对对!”我笑了。
  “一个人出来?”当我主动问他的时候,他反问一句:“你也一个人?”
  交谈就这样开始,整个教堂里弥漫着一种祥和而神圣的音乐。在这种音乐中,我知道了他的名
字,叫旺,搞装修的,25岁,没有文凭,高中没毕业就出来打天下……
  当他知道我大专刚毕业时,有点为难地说:“认识你很高兴!你很特别!”
  “是的,这个地方很特别。”我附和着,趁机再看一眼他那双黑白分明有点凹的眼睛,像个清
清爽爽、稍黑但很精神的印尼人。说出我的第一印象后,旺放松了很多,他说,他出去一下,再
来。
  大概5分钟过去,旺进来了,手里拿着一本圣经,刚买的。我故意怪他小气,才买一本。旺狡
猾地说:“一本自有好处,可以和你一起读!”当着上帝的面,我相信他的真话,然后是一种说不
出的感动。
  一见钟情可能就是这样吧!
  于是,我们相约在第二周、第三周……约会地点,一直都在教堂里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当我们
与众人诵到“仰躺在青草地上,看天空中的飞鸟……”时,我深深地陶醉了。我想,再等一周相
会,这太漫长了,便对旺说:“下周二,我们去郊外看飞鸟,好吗?”
  想不到旺兴奋地抓起我的手说:“好呀!我一直有这种非分之想,只是不敢提!”
  趁我还在回味“非分之想”一词的当儿,旺用他的两只手把我的手合围起来,低头一嗅,深情
地叹了一句:“好香!”
  认识3个月来,这是惟一一次“感性接触”。这种慢节奏的情感方程,我喜欢。有点嗔有点恼
地抽回自己的手时,全教堂的人在“阿门”声中纷纷站了起来,似乎他们都向我们这边看着,脸带
善意的微笑。
  终于盼到了周二的郊外之行。已是暮春,南国金黄的春小麦在阳光中跳舞,一浪接过一浪,像
是我心里的波涛,明媚而生动。我们约好一人只能带一种食品,可我们各自打开食品袋时,都禁不
住哈哈大笑:他带的全是巧克力,我带的全是牛肉干。前者是我爱吃的,后者是他爱吃的,只可惜
没有饮料。那口渴了怎么办?旺终于露出他调皮的本色:“口渴时就接吻!”
  在追打他的过程中,我更坚定了一种酝酿已久的念头:跟他走一辈子!哪怕他只是一个打工
仔,哪怕父母反对我与他门不当户不对不得继续执迷不悟……
  累了,躺在草坡上,看天上飞鸟。旺说:“你不嫌弃我,是真的吗?”看着身边这张汗津津的
真诚的脸,我能说什么呢?我只是无言地轻轻地为他擦去脸上的汗珠,然后说:“旺,只要你能抱
着我转一圈,我就无怨无悔地嫁给你!”
  斜斜的草坡上,旺就这样抱着我转了九圈,我微晕如醉。两人在欢呼中从草坡上滚下去。我不
怕,因为我们是紧紧拥抱着的。
  太阳快落山了。旺说:“该回去了,要不,老板找不到我,会炒我的鱿鱼。”由于玩得太累,
旺执意要背我。为了那种期待已久的幸福,我答应了。在他宽厚的背上,我如实招供自己去教堂的
真正目的;而他还没等我说完,也迫不及待地说出他去教堂的目的,也是寻找爱情。奇怪的是,第
一天就碰上了我。上帝肯定在某一颗星辰里为我们预约了一个未来。
  好几天没见到旺,呼了他。旺说,这段时间他正忙于为一家富人装修一套房子,设计、买材
料,忙得他没空打哈欠。认识他这么久,还没见过他怎么粉刷墙壁,怎么铺地砖……便说:“我想
去看看你怎么工作,可以吗?”旺说好,让我在老地方等他。过去,我怕他自卑,总不敢提出要去
看看他的工作。在我想象中,他工作的时候,肯定一身溅的是水泥漆,灰头灰脸的……
  在那座毗临西湖的公寓前,旺停了下来。他指着6楼的阳台说:“你看,这种设计好看吗?”
“很漂亮!很别致。”我随便说说,显然,他听了很高兴,又问:“你会喜欢吗?”“我当然喜欢,
只可惜不是我们的。”
  到了6楼,进屋参观,天哪,简直像进入一个童话世界。我说:“奇怪,这家女主人的品味怎
么跟我一模一样!”旺没有回答我,只是东摸摸西摸摸,似乎也很为自己的杰作而得意。这时,一
个工人提着一桶油漆进来了:“陈总!”没搞错吧?那工人端详我老半天,比我更惊讶地说:“什
么,你还不知道,他是我们总经理!”
  我一下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旺在考验我,难怪连手机也不带。但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被骗
的感觉。回头正要夺门而去时,旺一下子把我抱住:“不要走,请听我解释一下,好吗?”原来,
这一套豪华的房子是他为我准备的,他只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并不是对我不信任。当他当着他手下
工人的面为我的生气而不知所措进而泪涌双眶的时候,我心软了,面对这个无辜而满怀深情的男
子,我还有什么理由说不呢?
  走出公寓大门,已是华灯初上。
  旺说:“我现在要把手机号码告诉你:1385060133!”我故意不听,然后又郑重其事地说:
“我也为你买了一辆自行车。”因为过去每次约会,旺给人感觉都是跑步去老地方。几次问他为什
么不买部自行车,他总是说:“等有钱了再说!”当我知道他已有一辆小轿车时,便有点赌气地说
出了自己暗中准备的礼物——自行车。可旺还是十分欣喜地捧着我的脸,说:“太好了,我要把它
挂在墙上,当作艺术品!”
  我没有反对。真的,爱情让我再也说不出一个“不”字。不知这是好,还是坏?也许只有上帝
知道了!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