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情路迷盲
作者:醉花阴
“我在网中央,茫茫四处望;
何处是码头?引领我归航。”
之引

电话铃声如约响起,在周六的下午,阳光是淡淡的。
一切都不会再有改变了,一个小时后,真相就将浮出水面。
“你确定要见我吗?”我仍然问道。为什么不!其实连我
自己都知道,我会去见他的,就算不期待有任何结果,也
总不能虐待了那一点好奇心。只是,这真真切切的感觉让
我有些不安。我好像很怕,然而又很渴望,这就是我的矛
盾。

在昨晚通话之前,已经有很多天没有他的消息了,我
甚至不能确定他是不是还在中国,我几乎以为他已经走了。
如果他真的不告而别,我也能理解,这至多会带给我一些
短暂的惆怅,却不会是分离的折磨;而时间知道,过往的
一切终会风化成尘埃。

我对他讲了那么多,按照某些所谓的经验之说,我不
折不扣是个笨蛋。可是,真的有很好的感觉,好像他是我
熟识已久的朋友,我不由升出了一种依赖性。我珍爱这种
感觉,所以当今天相见已成定局,我反倒.......。唉,
罢了。成也网络,败也网络,从幕后到台前,无论最终我
会拥有什么,是曲终人散的落寞还是船入港湾的宁静,我
都要面对不是吗?收拾一下儿吧,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可
是希望留个好印象给他。

缘起

没人能知道缘分是何模样,不是吗?难道它会贴着标
签?然后说,喏,我是你的,拿去吧。如果是这样,那天
堂就要冷清了,因为不如做人快乐。所以,当我铁嘴钢牙
的说我坚信缘分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是轻飘飘的摸不着边
际。

认识他,是因着那一条线吧。偶然登录那里的时候,
便倾心于它的随意性,这儿没有太多的功利性,是个有个
性的地方,很对我的味儿,于是便给自己也拟了段广告词。
不能说这么做仅仅为了好奇心,毕竟不能忽略心底里幻梦
与憧憬的蠢蠢欲动的迹象,我知道自己正期望着爱的出现。

Mailbox里渐渐成了热闹之所在,而我却渐渐搞不懂
自己为什么来这里。爱根本是难以相求的事情,现实中尚
且不能,难道在这空幻的屏幕后面就会有奇迹发生吗?网
海浪影,关机无痕,恋情终不过是一场烟花,激情绚烂而
不真实。心灵的沟通到底敌不过实际的无情。

我渐渐地明白了,其实我不要做出什么选择,我只是
想要那种热闹的感觉而已。我根本无法摆脱宿命感:是我
的终归是我的,走到哪里也是,不是我的又求什么呢,求
来求去也是一场空。在缘分的馅饼最终从天上掉下来之前,
我只是一场游戏中的角色扮演者,天马行空似的挥洒着寂
寞。

热情与期望慢慢地褪色,我在矛盾中左右为难,想着
是不是该从那里永远的消失。就是这个时候,他出现了。

其人来

他来信的时候,我对网上情缘已是意兴索然。这个建
在电波上的海市蜃楼,我无法掌握。寂寞就像一条河,在
虚与实的边界流过,我站在河中,感觉渐渐地结冰。

他说他是一个好人,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愿意和我一
起分享快乐和忧愁。我轻笑,好人该是什么样子?不会有
人得意洋洋的说自己是大灰狼的。于是我把他转让给了我
的朋友,就当做了件功德无量的好事,我对朋友说:有个
机会给你,看上去这人还不错,你也挺符合标准,说不定
会有故事发生。我嘛,就功成身退喽。而后又回信给他,
对他说:我是平常女子,北地胭脂,只恐不曾合君意,难
做天长地久期。现在介绍个江南佳丽给你,继续努力吧。
然后,我以为这件事就与我无关了。

可是这还只是开始而已,他看来并没有放弃,我也不
太绝情。总之,事情逆着我的想象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着,
我们开始飞鸿来去。我写中文,因为我的英文不好,学起
来象嚼蜡的味道。他写英文,不过这时候我也知道了他不
是一个鬼子,只是不爱打中文而已。既然天意不可违,就
当他的出现也是一个定数吧。我想,不能拒绝一个要和你
分享乐与忧的人。是不能还是不想?天知道。

浮云蔽白日,
越鸟巢南枝;
相去万余里,
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
会面安可知?

光阴暗转。就这样继续了几个月吧,每次我微笑着打
开信箱,如果看到那个名字,那么我的笑容就会更深一些。
我知道我们离得很远,除非他来,否则在现实中发生什么
事情的概率很小,这就不会损害到我那要命的安全感。他
会来吗?道路阻且长,为这么一个投身到人海之中就寻不
见了的小女子?可是,偏偏有一天,他说他就要来了。

片断

天!他真的要来。闻听此言,我的心本能的向后退了
一退,当然人还是要保持镇定。我对见面的事,充其量是
想想而已,可是它居然要变成现实了。现在的情形就好比
我是一座层层设防的城,他却在护城河岸跃马扬鞭。不过
他可不是什么白马王子,所以我后来才会对我确认这一点
之后的那种表现有些理还乱,这是后话。还是先说眼前。

网络上有个专用术语,美其名曰:见光死。我也怕见
光死,不是说我对自己很没信心,我虽不是美女,可也不
算丑吧,保证不会在第一眼时吓到人,至于看第二眼嘛,
是非就留待别人说了。只是,当我们眼睛望向眼睛的时候,
会不会彼此心灵沟通的声音却嘎然而止了呢。在阳光底下,
或许一切的感觉都会蒸发掉了。果真一滴不剩倒也好,就
怕还留下道道的水渍,深深浅浅地擦之不去。

我不希望是这样的。

渐近

徘徊的日子里,流感带着最新式武器席卷了北京城,
一时间天昏地暗,我亦未能幸免。每天走肉一般昏昏噩噩,
咳得仿佛心都要蹦出来了。我担心他会打来电话,叫我这
个爱镜子甚于自己的人以这副德行去进行这么一件Roman-
tic的事,实在难,难,难。

病毒确实厉害,连我本来一向蛮灵的预感这次也栽了
跟头。虽然在心里已准备了好多遍,但那天傍晚,我只是
随手抄起了话筒,没想到那边的人正是他。他的声音和事
先我想他该有的声音有些出入。不过,一直到现在,他的
样子也没有在我脑海里定格。我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做
这样的想象。因为这是徒劳的,想象纵然插上了翅膀,也
难以逾越现实的高墙,跌下来痛的还是自己。

期望值越高,失望值越大,恒古不变的真理。

......

“你好像很神秘的感觉”他说。

“噢,那就不要见我了,让我保持这种神秘感不是更
好,免得到时被你枪毙掉”说这话的时候,虽然稍稍有那
么点失落的感觉,但想就继续让这个幻彩泡泡闪着动人的
光其实也不错。“好像你和网上不太一样。。。你是不是
有意的”

不太一样吗?可能吧,我虽然没有变色龙的本领,但
当个两面派还是容易的,毕竟,有时候我需要一种保护自
己的方式,就像他后来说我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却让人难
以接近。可是有意呢?有意什么。

“有意把我推给别人哪“他笑。

我总算知道好心的下场了。难道说我欲擒故纵?这个
主意不错,可是这不符合我的逻辑。

......

话长话短,悠悠不觉光阴去。他说有商务在身还不能
很快见到我。也好,我说,那就等你有空的时候吧,总会
圆了你这个愿。

这是我们第一次有声的接触,谈不上什么大悲大喜的
感觉,也没觉得夜晚的星星特别亮。我问他是不是相信一
见钟情,他说是的。

真相

时钟空转了两周之久......

这一天终于来了。

冬日里的阳光向来早早的就收了工,这使得繁华的街
道略略透出一点悲凉的味道。我不喜欢这种味道,它使我
难以抑制的伤感。世事多变数,人生落无常。昨天怎样,
已经走过了,如此而已;明天怎样,我不是卜者,不能掌
握;而今天是一道选择题,A或B只能有一个结果,要么黯
然离去,要么心花绽放。

一路的胡思乱想。到了约定的地方,心却忽的静了。

很顺利的见了面。因为走过去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他了,
或者说还不知道是他,而感觉是他;再有答案很快就揭晓
了,他已经笑着站起来伸出了手,不是他还有谁。

他果然不是骑着白马的王子,他很平常,至少不会叫
人生出乍见之喜。我的感觉却混乱。因为我的心理磁场没
有排斥,虽然他不同于我曾想当然的生出的关于他的影像,
我本来以为我会礼貌的客套几句,然后脱身而去,给这一
段网事点一个句号。可是,我却坐下了,而且显然差点把
椅子坐穿。

“场景如何?”我笑,我问。

“和我想的一样”他直视我,这使我有点不好意思,
只好扭头看别处。“不是说你梦见过我吧”真无聊,干什
么说这个。“你不是说我和网上不一样吗,干吗这么直勾
勾的看我,我会害羞的。”

“那是你强加给我的感觉,你一再说你不是那种传统
的女孩,叫我别想错,可这会儿的感觉你就是。我没梦见
过你,但感觉你很亲切”他说话真直接“我就是来看你的,
所以不放过每个机会,可是你为什么总看别处,不看我,
难道那里比我好看?”

“不是的,不是的”我只好把头扭回来,也盯着他“
有人教育我这么盯着人看会吓倒人的,我不想你晚上睡不
着。你的意思是讲我是你上学时的什么同桌或是邻居家的
那个?”

正是。

“那么你的感觉呢,你觉得怎样?”他反问。

我望着桌面,不语,捕捉着自己的感觉,乱嗡嗡的。

“为什么不讲话,很难说吗,那就不要说了”他似乎
有一点点的失望。

“没有呀,我是在想个恰当的词来表达”真是不可救
药,怎么又是这副贯常的腔调,毫无诚意。果然,他不满
“就怕你这样子,脱口而出的才是最真的感觉,一想就假
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你不知道的”这回倒是脱口而出。

这时我心里忽然有种感觉变得很清晰,那就是,我在
乎他的感觉和情绪。

我基本从不对别人讲我的心事,因为我觉得讲也没什
么用处。自己的事别人是帮不来的,除了会赚取一堆同情,
可同情只会使人觉得自己更委屈,反而失去了解决的力量。
所以即使有时我心里在流泪,脸上却也能摆上一个标准的
笑容。虽然这使我在某些时候显得不够有诚意。人们似乎
更愿意交换彼此的情报,即使只是倒上一堆垃圾。可是我
已经习惯了,如果我不说,没人知道在我笑的时候是不是
真的快乐。可是这套把戏在他这里似乎碰了壁。

他有着惊人的洞察力。接下来的四个小时,我无处可
逃。我语无伦次的讲,他气定神闲的听;无论我说什么,
他总能一眼看穿;而他每一次开口,都使我心惊。兵法云:
攻其不备,乱而取之。他看来倒是深谙其理。我的感觉就
象只刚被从苹果里揪出来的毛毛虫,急着落荒而逃,逃来
逃去却也逃不出那只拿着苹果的手。他说我总是站在玻璃
罩子里面甜甜的笑,能够清晰的看见;可触手却必定是一
片冰凉。这样会把男孩子都吓跑的。

“我好像坐在教堂的忏悔室里,你难道非要把我每根
神经都解剖掉?”

“我可不是牧师。相信我是一个好人,用你自己的智
慧来判断。”

傻瓜也知道,他在等我说,在等那个火花。可我就是
说不出。尽管我的心在一点点折服,尽管我舍不得从椅子
上站起来走掉,尽管我正在向网中央越靠越近,可是那层
玻璃罩子我就是拿不掉。我的智慧在睡着,所以我的表现
象个傻瓜。

这多年来,我封闭着自己,压抑着感情,自以为把脑
袋埋进了沙子就不会受到这人世间的伤害。即便有爱情悄
悄等在门口,也是看也不看就一脚踢开,然后对人家说:
我在等,我相信缘分。天知道,这难道不是一种逃避?我
习惯性的掩埋心伤,然后在上面盖上个笑容,自以为坚强。
日复一日,就这样在茧中自缚,而青春之鸟渐飞渐远。可
是现在,天地要变了。

我欣赏一个人,多数是因着那个人的气度和人格魅力。
男人象山,女人才能似水;而现在这个社会,感觉很错位。
所以他后来讲一句话的样子,我真是很喜欢,他说:大丈
夫运筹帷幄,方能决胜于千里......很自信的样子。

我爱上他吗?我可以爱吗?我还会不会?

未了情

......时光在菊花茶中消磨,而我渐守减退

天色已晚,该是告别的时候了。我们一起走了出来。

走在夜幕下,感觉象是梦。空气特别的好。

车站不远,几乎马上就到了。他的手伸给我,我也是,
却被他握着不肯放开。

“用你的智慧选择”他再次说“我是一个好人,就像
我发给你第一封信中所说的那样”。

我有一点点慌。我知道我不再可能平静的面对这件事,
如果说一开始心中是漫送涟漪,那么此时已是风浪渐起。
然而我却对他说我的智慧还不够,又一次口不对心。毕竟,
易改的只是江山而已,而内心的转变需要时间。他不是也
说吗,我是个不敢爱也不敢恨的人。我不是不敢恨,而是
不恨;可是我真的不敢爱,因为爱一个人太辛苦,爱了就
意味着不由自主,就要承受所有的伤而且没有退路;因为
分别太可恶,多情自古伤离别。也许我对自己是太认真了,
不肯剥去那层保护色。

车来了,希望它不是。他耍了点赖皮,忽的把手放开
了,要看我的笑话。车又开走了。

他拥我入怀,这个怀抱其实很舒服,我却本能地逃开,
搞不懂自己。车又来了,我自己掐掉了所有留下来的理由。

车门在身后重重的合上,背离着爱的方向愈行愈远,
这一去又将隔了千山万水,心在一阵阵收紧。窗外,夜色
阑珊。心中,花谢花开。

......
越近越朦胧,
越远越情浓,
是非、错对、乐悲、笑痛,
聚散得失谁料中,
幻影中似逝去一梦.......

这是文章的结局却不是故事的尾声。从前我爱,却不
承认,我关它的禁闭,任其自灭自生;现在我爱,我放它
飞,然而其路遥遥,情不由自主。

也许我们只不过是暗夜中的两颗擦身而过的流星,交
会时互放的光亮很快就会消失在茫茫的海上,然后,他会
渐渐忘掉我的模样,我亦如是;而时间会将这段网事风化
成尘埃,吹散,不留痕迹。

也许......?

后记

当我们相遇,
我说我需要时间来改变,
他默然离去。
从此天涯路远。

午夜时分,无法成眠。信就放在面前,一直在等它,
这一刻却又不急于拆阅。那里面会写些什么?我猜测,似
乎隐隐地知道。这些日子以来,思念是越来越见清晰,无
论孤单着或是热闹着,我都会模拟着他在的情形。从来没
有如此渴望一个怀抱,日以继夜。

他的字比我想象的要好。他说准备了很久,犹豫了很
久,练习了很久,终于还是写出来了。因为爱是需要用心
的,没有用心的爱也不值什么东西。他希望我也能释放自
己,痛快的醉一回,爱一回。在他的心中,我是茉莉花样
的芬芳。

那么,我还犹豫什么呢。若仍然选择了沉默,选择逃
避,不走出我自己的世界,则我可以不受到伤害,可我也
就永远不会知道感情有多美。若伸出手去,牵住了那有缘,
则距离可以缩短,时间也可以变长。就算难免会为爱苦为
情伤,若和幸福相比,孰重孰轻?拧开情感的水龙头吧,
我不做暗夜中的流星。

迷盲情路上
灯光渐亮
我在网中央
渐渐地辨了方向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