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不做情人
作者 湘妹

  好朋友英子过生日,经不住她的强拉硬扯,我们走进
了本市一家最好的舞厅。
  说实话,我好象天生就是舞盲,师专三年我居然都没
有把舞学会,偶尔到学校舞厅转转也不过是凑凑热闹蹦蹦
迪,更不用说进营业性舞厅了。虽然现在走上社会了,但
我好象对舞厅有一种本能的畏惧感。英子可不管我畏惧不
畏惧,她很"热心"地说要带我去见见世面,我只好硬着头
皮跟了进去。
  舞厅里灯光暗幽幽的,只有一束淡黄的光圈罩在台上
一位裸着双肩歌声温柔缠绵的女歌手身上。刚进去眼睛还
真有点不适应,尽管我紧紧地拉着英子,还是冒冒失失地
踩在了一双脚上。一脚踏下去,感觉没有触及地面那般平
实,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紧接着就听见一声"哎哟!"一
位男士的声音,尽管声音不大但我还是能听出那里面夹杂
的痛楚。我那细高的鞋跟加上"千斤"之力"跺"下去的力量
想必也非同一般。
  我慌慌张张地说了声"对不起"就逃也似地躲到一个很
暗的角落里。捂着自己小兔子般乱跳的心暗自庆幸被我的
"芳足"踩痛的男士没找麻烦。一曲慢四响起,拥挤的茶座
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人们都相拥着旋进了舞池,英子也
被一位彬彬有礼的先生请走,我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啜着
咖啡,很怡然地欣赏着轻柔的音乐和人们曼妙的舞姿。
  "你为什么不跳舞?" 一个很富磁性的男音在我耳边
响起。
  我悚然一惊,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身旁站着一位男
士。光线太暗看不清他的面目,只能看见他的眼镜映着微
弱的灯光闪进我的眼里。他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就自顾在
我旁边捡了个空位子坐下了。
  "为什么进舞厅就一定要跳舞?"我早就听人说过舞厅
里的人形形色色,最好还是少搭话为妙。但既然人家问到
面前来了,总不能装哑巴。所以我一开口就锋芒毕露。
  仿佛是自嘲,他"嘿嘿"苦笑了两声:"你说得也是,
譬如我,为了应酬不得不钻进舞厅,一不小心还被人家姑
娘的芳足狠狠踩了一脚。"
  我的脸发起烧来。也许是歉疚吧,我慢慢地跟他聊开
了。我很惊奇地发现他很博学,在文学方面他似乎比我这
个中文系的毕业生懂得更多,一向自负的我在他面前自叹
弗如。原先的那种戒备心理逐渐消除,我跟他从古诗古词
谈到近代的郭沫若现代的汪国真,从外国的《荆棘鸟》、
《茶花女》、《罪与罚》谈到中国的《围城》、《平凡的
世界》,从"五四"新文化运动谈到今后的文化趋势及走向,
等等,每谈到一篇文章一个作家他都能发表他独特新颖的
见解。舞曲终了又再响起,英子的舞伴换了一个又一个,
而我浑然不觉,置身在这个嘈杂喧嚣的舞厅里我耳朵里只
装进了他极富磁性的声音。直到英子捅捅我说散场了,我
才知道我该走了。
  这时候我们都有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意,希望下次能有
机会再这么畅快地聊天,所以我们都留了姓名和地址,我
知道了他叫阿海,就在本市,是一个生意人。我临走的时
候他突然对我说:"我一定会去找你的。"只当是一句很随
的便的话,我也没在意。
  我在一家三星级宾馆总台当接待员,阿海的影子就象
每天在我这里登记住店的旅客一样,匆匆地来了又匆匆地
走了,在日复一日枯燥而琐碎的工作中我已逐渐把他淡忘。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正在总台低头整理旅客资料的时
候,我听到有一个声音问我:"请问总台的杨小姐在吗?"
  我抬起头,很茫然地望着面前那张很陌生的脸,总台
姓杨的女孩就我一个,找杨小姐当然是找我了,可是这人
我并不认识呀!但这声音我好象在哪儿听过。
  "我就是,请问您是……?"
  "我的脚还在痛呢!"他冷不丁蹦出这么一句话来,镜
片后面的眼睛似笑非笑。
  我的心一跳:阿海!是阿海!
  那天在舞厅因光线太暗,我根本没瞧清楚他长什么样,
现在我才瞧清楚他的真面目。他大既三十岁左右吧,文文
弱弱的,典型的书呆子形象,一点也不象个生意人。
  虽然我的性格比较开朗,但除了正在念书的男朋友外,
我很少同异性交往,我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和阿海交往
起来,也许是欣赏他儒雅的外表和不俗的谈吐,也许是他
眉宇间那一抹淡淡的忧愁牵扯着我……。我经常跟他一起
出去散散步,在公园逛逛或是在咖啡厅坐坐,我始终把他
当作知心朋友当作大哥哥一般依赖和信任,倾吐自己离家
的忧伤和刚刚踏上社会的苦闷,但在我心里也始终放着一
把尺子,适时地度量我和他之间的距离,绝不允许自己缩
短那段距离。而他也象哥哥般关照着我这个身在异乡的孤
独的小妹,偶尔他也跟我说些关于他的一些事情。我知道
了他以前是上海同济大学的高材生,学建筑设计的,毕业
分配后很快就辞职搞工程承包,现在几乎垄断了本市的建
筑业。我很奇怪他在生意场上这么如鱼得水为何还愁眉不
展?但我没问他。
  有一天我下班之前他打电话给我,要我在宾馆的侧门
等他他会开车来接我。我有些奇怪,他和我出去从来都是
步行不坐车的。我如约来到侧门口,看到一辆黑色的小轿
车停在那儿,车门打开了,阿海探出头来,简单地说了一
句:上车?我有些犹豫,但看着他一脸的凝重和严肃,不
由自主地上了车。
  阿海紧锁着眉头,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捏着一支香烟。
这是我自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看见他抽烟。他沉默了一会儿,
问我:"想知道我的一切吗?"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的话你就说。"
  "我带你去见见她。"阿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
  我默不做声,沉默在现在对于他来说是最好的回答。
  他把车驶进市区临江的一幢花园式的别墅。女孩子的
敏感使我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转念一想大白天他也不会把
我怎么样,何况这是在市区,这么想着便跟着他进了屋。
屋里的设施可说颇具匠心,豪华中不见庸俗,只是显得有
些凌乱。上了楼,他停在一间卧室门口,示意我在门外等
着。
  他走进屋去,我听见他轻声叫着"倩倩",然后听见一
个女人"呜呜"的哭声。然后听见那女人不断的埋怨声:
"你怎么才回来?你怎么才回来?"然后是断断续续的哭声
和喁喁的低语,听不太真切。
  突然,女人的声音变成了尖叫:"是不是嫌弃我了?
是不是到外面找女人了?是不是?……"她那尖厉的叫声
着实把我吓了一跳。随后我听见屋子里有摔碎瓷器的声音,
跟着阿海捂着右手退了出来。
  他把被捂着的那只手给我看,我看见手背上有两排清
晰的齿印,他摇头冲我苦笑,领着我走进了下面的客厅。
  "她是我妻子,也是我高中时的同学。"我静静地听着,
我知道阿海现在会告诉我他的故事。
  "高中毕业时我们双双考上了大学,她是湖南大学新
闻系的,毕业后她在常德日报社当了一名新闻记者。六年
前我们结婚,三年前我们有了女儿依依。这时我事业有成,
要她辞去工作但她不愿意,两年前在一次外出采访时遭遇
车祸,她被截去了双腿。"说到这里,阿海已经有些硬咽了。
  "自从那次车祸之后,她的脾气变得极其暴躁且乖戾,
喜怒无常,疑心病极重,动不动就发脾气摔东西且对我又
咬又抓,我知道她害怕失去这个家,所以我极力隐忍着,
我请了个保姆照料她,却被她赶跑了。她非得要我亲自照
料,幸好孩子被送进了全托幼儿园,但我又要忙事业又要
忙着照料她,真的心力交瘁了。"阿海叹了口气。
  "我和她的感情很深,我是爱她的。正是这个原因我
一直没提出离婚或是找另外的女人。"他抬起头来意味深
长地望着我。
  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我隐隐约约心里有了一丝慌乱。
  "做我的情人好么?永久的情人。"阿海的声音轻轻的,
但听在我耳里就象是一声闷雷,震得我手足无措。我怔怔
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么?我以为我不会再投入地爱一次的,可是你又
唤醒了我的热情。"阿海拉起我的手,热切地望着我。
  我使劲地摇头,我很清楚我对阿海只有友情和兄妹般
的亲情,绝对没有爱情。尽管他很优秀很富有,但不能取
代男友在我心中的位置。
  我抽出手起身告辞的时候,看见阿海眼里的失望一直
沉淀到我的心底。原谅我,阿海,我很同情你但我不能欺
骗自己。
  走出门,亮晃晃的太阳象一把锋利的刀子,剌得我眼
睛发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