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五篇文章
作者:合集

我和我追逐的梦
雁之思
最爱
痴爱
末班车


1 我和我追逐的梦


作 者: 天地

我是个喜欢做梦的人,虽然已过了做梦的年龄。

夜晚是我的天堂,我可以驰骋着我能够想象到的一切在天堂里飞翔。
无数次在梦里太阳变成了蓝色,海洋却变成了红色。那捕鱼的姑娘根本
不用撒网,只要面对大海唱一首歌,大海便好象动情了一样。就见那长
着四脚的鱼儿从水里跑上岸来,排着长队跳到捕鱼姑娘
的鱼篓里,而捕鱼姑娘却不知为什么,仍然站在海边织着那张永远也织
不完的网。这或许就是执着吧!我不敢肯定。

琼瑶是一位出色的造梦大师。我常常游徊在她编织的五光十色的幻
梦里,留连忘返,乐不思蜀。干脆点说根本没有想过要出来的意思。这
大概也是一种执着吧,我也同样不敢肯定。

贮足这个世界二十年,虽然虽然道路曲曲折折,又时有急风骤雨,
在勿忙的行程中也做尽了好梦。这很难说不是一种执着,我想是吧!

我是在做梦,也同样想把这样的美梦带给我所挚爱的人。我梦想自
己能够成为造梦大师,和挚爱的人共享美梦成真后的喜悦,然而经历了
太多的风雨离合,我就象是一只丢了橹的在汪洋中飘泊的小船,远离了
心爱的岸,消失殆尽了所有的精力和税气,任由风吹浪打。寂寞的夜里
我孤独的航行,没有灯塔,只能祈求星星的指引。但心里依然有梦--
小船梦想着驶近温暖的港湾。

上帝给了小船两种命运,一种是战胜惊涛骇浪如希望的回归港湾,
另一种是悲哀的结局--深藏大海。但上帝只给了舵手一种思想--一
定,一定要靠回我心爱的岸。于是才有了《老人与海》中的桑提亚哥的
硬度,才有了《TAITANIC》中JACK和ROSE“生命轻于鸿毛,爱情一
诺千金”的绝唱。

我是一个执着追逐梦想的人,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不管上帝将哪
种命运抛将给我,我只拥有一种思想--执着地追逐我的梦。




2 雁之思



作 者: 梦凡


在儿时的记忆里,母亲总要不厌其烦地宣讲大雁是多么的听话、守纪
律,在蓝天中结伴而行。于是,便在没有小朋友的独处的日子里,举
头仰望,验证母亲的良言。的确,大雁在深秋的天空中训练有素地写
着字,一个大写的人字,执著而坚定 。

那 时,还不懂人字怎样写,只觉得这南飞的雁群宛若一个巨大的崩弓
枪架,让人幻想着诺大的弹弓会不会把一轮皎洁的明月投 向火红热烈
的太阳的怀抱?于是,伴着童真的企盼,便在无尽的遐想中仰酸了脖
子,遥望那些有节律地抖动着的飞翔的大字,直到那巨大的弹弓悠悠
地飞进渺远的白云里。

是啊,每一年的秋天,风凉露冷的时候,人们都会看到结伴而行的雁
群,在冷秋辽阔的蓝天里执著地飞翔。偶尔, 从云层里洒落下充满寒
意的令人心颤的啼叫,带着对北方的几许眷恋飞 向温暖的南国。

是的,雁是飘泊的鸟,寒季从乍冷的北国起程,飞到温暖的南方;春
暖时,它们又将满怀憧憬地结伴北上,把南国的美丽传说带给北地的
朋友们 。

雁是专情的鸟,一旦选择了伴侣,便相爱着,厮守终生。雁更是合群
的鸟,一群飞雁便是一个亲密的大家族,相互关爱着,祸福与共。

人生如雁,终日飘泊。然而,雁的相爱相守,祸福与共,却让人产生
无尽嫉羡。 怎奈飘泊的人儿多是离群索居的孤雁,既无厮守终生的福
气,亦无相互关爱的执著, 人啊!怎比得上这大雁呢?

狮城的天空苍蓝如水,高远无 际。仰望蓝天观雁南飞时的遥想,早已
残存在儿时的记忆里,何时将不再是离群索居的孤雁呢?

一生飘泊,有亲人、朋友相守,也许,该是一种奢望了吧 。





3 最爱



作 者: 寒塘冷月

跟自己终生厮守的,未必是自己最爱的人。
人每每为了要做得对,便错过了自己最爱的人。
当人要对得起个没做错事却非自己最爱的人时,便总会对不起自己,亦会
对不起自己最爱却怕爱了会错的那个人,到头来,连原先不想对不起那个
人都对不起了。
人当爱不到某个人时,便以为自己其实最爱那个人。
最爱的到底是谁?实在难以说清楚。
从前常以为人总要做得对,现在看法不同了,表面上的对弥补不了毕生的
遗憾,故意要对得起人反而变成了对不起人。为什么不让对方承受一时的
痛楚而假情假意呢?那样是误他一世。
最幸福的人不是不怕错,而是根本不知道哪是错,结果反而一切都对了。
其实,什么叫做最爱呢?人在不同的时期里都有不同的最爱的人,至于哪
一个是最爱最爱的,大概得在日暮西山,孤寒寂寞时回首浮生,最爱那张
脸孔才会映现出来了。



4 痴爱



作者:不详

一位男孩深爱我六年,可我对他实在无情可言,又不
能勉强自己,所以终是冷漠而心痛地拒绝了。他为情所
伤,调到了一个离我很远的地方。

然而不久又写信来,虽不再言爱,字里行间仍蓄漫深情。
为了彻底斩断他的情丝我只字不回,信来了一封又一封,
被我压了厚厚的一叠。

一日,又收到他的信,平淡地告知我他已结婚。妻很贤
惠柔美,遂寄去礼物相贺。

从此不再戒备,书信来往,以友相称,如此半年有余。

一日上街购物,偶遇一友,与之亦为友。兴趣盎然地打
听他的近况,问及其妻,友人诧然到:他还没找对象呢。

归家,一封封读他的信,其信之末尾署名皆为XX同妻上。

视之良久,黯然泪下。




5 末班车



作 者: 涓流


领带是很容易解开的,而系在领带上的情结却一辈子也诠释不了。

  夜幕下的S地铁站少了日间的繁忙与喧哗,幽幽地透着一股清冷
的气息。经历了一阵焦躁的等待,我向匆匆驶来的一列地铁奔去……
车门嘎然划开,一个颀长的身影闪了出来。我呆住了,这分明是一个
我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一个早在八年前的一场毫无理智的争吵中就消
失了的身影。我知道奇迹是不可能出现的,但是我没有办法不让自己
脱口喊出一个八年来曾在心底里呼唤过千百次的名字。

  她蓦然回首,伫立在离我大约两米远的地方。是她!霎时间,我
觉得黯淡了八年的时光变得芬芳透亮。然而我却不敢正视她,不知该
说些什么来打破这尴尬。

  带着一脸的惊讶,她认出我也只用了大约几秒钟。这与分别了八
年的时间相比的确不算太长,这不能不算是一种向时间的挑战。

  一番“世界太小”的感叹之后,月台上我们展开了八年来第
一次艰难而又苦涩的对话。这么多年来生活得好吗?何时来新加坡的
?结婚了吗?孩子多大了……我们都小心翼翼地把话题控制在这些分
散多年的一般朋友见面时可能涉及的事情上,而对八年前那段感情纠
葛只字不提。我们都明白,随着八年时间的水拍浪打,那份情感已瘦
成一根脆弱的琴弦,只要一染指就会弹响一曲追悔莫及的挽歌。

  刚才那趟地铁无疑是错过了。我与她并肩而坐,魂不守舍地等候
最后一趟地铁的到来。她与我挨得很近,空气中有洗发香剂的气息…
…人说女人容易见老,尤其是漂亮女人。是的,她老了,细细长长的
眼睛周围布满了一圈圈细细密密的皱纹,让人联想到标志树木生命的
年轮。从她那游移不定的眼神里,我读到了残存在岁月间隙里某种冥
顽的情愫和无奈。八年了,我们之间罗曼蒂克的一章,已被彻底翻过
了。我们同窗数载,由于欣赏彼此的才华而相互靠近,却终又因缺乏
理解而未能走在一起。我们因自负而相互吸引,又因自负而最终分离
。是机缘?是巧合?分手后我们又都羁旅他乡,今天又在这小站邂逅
相遇!灯光下,她脸上的两圈“年轮”又黑又粗,我知她心里不好受。

  末班地铁在我们仓皇失措中开来,我几乎是在一种难以自控的状
态下朝车门跑去的……但是,她把我喊住了。

  你的领带系歪了!来,让我重新为你系好。她说。接下来出现的
情形是我像个孩子似地老老实实站在月台上让她给我系领带。我们俩
面对面地站着,她双目平视,双手举向我的脖子。我违心地把头扭向
一边,以免彼此看见对方眼里的东西。

  她完成整个动作只用了几秒钟,干净、漂亮,不拖泥带水,俨然
一位贤惠的妻子为即将出远门的丈夫整理衣装。好了,你可以走了。
说话间,她脸上的“年轮”舒展开来,飞扬开来,那双眼睛又展现出
昔日的美丽。

  我们的情感也许永远只能系在领带上。领带是很容易解开的,而
系在领带上的情结却一辈子也诠释不了。

  我很庆幸还有末班车可乘,毕竟在人生和旅途上并不是时时处处
都有末班车可乘的,尤其是情感方面,错过了就意味着永远的失去。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