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迷失在MUD和现实爱情之间

作者:绿漪

绿漪睁开眼时,正是一个清朗的夏夜,满天的繁星挤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初来乍到的小
女孩。微风轻拂,飘来丝丝寒意。绿漪不由地打了个冷颤,揉揉双眼,四下张望起来。
这是一座古朴的庙宇。庙内,隐隐传出僧人门做早课的诵经声。庄严的门外有一棵老槐,巨
大的树冠伸展在夜色中。袅袅香烟萦绕着这方小小的天地,一派宁静祥和的安稳气息充满了
世界。夜,露重霜寒,身着单薄布衣的绿漪觉得阵阵发冷。她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了
看沉沉的天,轻巧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1、咪咪师姐

杨州城不大,可才十四岁的绿漪把自己转得头昏脑涨,找不着北。晕晕乎乎的在一家叫醉仙
楼的小店旁,顺着墙跟儿坐了下来。天边渐渐发白,不觉中已转了大半夜,她饿了,再也迈
不动脚。
清晨的太阳,跳出厚厚云层。踏着晨露,从北大街飘然走来一位白衣少女。少女长得很美,
如花的笑靥上散发着一种青春的朝气。白衣少女走到绿漪身边站住了。
“你是新来的?”
“是的”
“怎么站在这儿不动?”
“我饿了”
“没拜师?”
“我不会”
白衣少女想了想,转身在小二处买了两个酒袋、几个包子,塞给绿漪。
“跟着我,我带你拜师去。”
于是,绿漪紧紧跟着少女清秀的身影,不敢有半点差池,生怕跟丢了。只见那少女先是急走
了两步,便微微皱了皱眉头,伸过一只小手,拉着绿漪飞奔起来。
“哇!你走得好快!”绿漪惊叫。
“嘻嘻,我会轻功。”白衣少女坏坏地笑了,脸上有个小小的笑涡。

三清殿,白衣少女向绿漪介绍:“这是宋师傅,你拜他。”
绿漪略有迟疑,她不太想入正派门道,想做一个 “坏人”。
“怎么了?bai song呀。”白衣少女说。
“你还知道别的门派吗?”绿漪小心地问。
白衣少女把头摇得象拨浪鼓。
绿漪心中轻轻叹了口气,庄重地在宋远桥面前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师父!”
白衣少女开心地拍了拍手,对绿漪说道:“我叫咪咪。跟着我,我教你练功去。”
“咪咪师姐 ……”
“什么事?”
“喔,…… 没什么。……谢谢你!”
“不用谢。”
“为什么要帮我?”
“不为什么,这儿帮带新人是很正常的。”
“哦 …… 可我怎么谢你呢?”
“不用。以后如果有新人进来,你也照样帮助他们吧。就算还我情了。”
绿漪点了点头,觉得这儿并不象传闻中那样可怕。相反,这里的人们都很善良。

武当门下的弟子生活其实挺苦。绿漪跟咪咪学会了去莲台喝水吃饭、去休息室休息、向师傅
要书、下山买东西、找小孩练功等基本技能。并为自己取号“水心”,意在希望自己有一颗
“淡如止水”、“随遇而安”的达观之心。

2、遇“仙”记

绿漪开始独自转悠。 她是个要强的人,不愿意总是依赖老玩家。虽说日子清苦,常常为了省
几个铜板山上山下的跑得不亦乐乎。但她总觉得能赚钱养活自己了。

泥潭里的玩家依然很少,在线最多时也不过五、六个人。绿漪是个新新手,每天进去第一件
事是先和咪咪师姐打招呼。然后便自己默默地练练功、逛逛街市,到也自得其乐。

这天,绿漪正在武当山上逗小猴儿玩。身边突然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绿漪,你好呀。”
“?”
“说你呢”
“???” 绿漪四下张望,不见一个人影。
“哈哈哈,你在找什么?”
“你是谁?在哪儿?快出来,别吓我了。”绿漪小脸吓得白白的。
“你再看看身边。”
look  【巫 师】武当第三代弟子 剑寒(YSH)
绿漪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
“你是谁?怎么会隐身?”
“嘿嘿,我是这儿的巫师。你是新来的?”
绿漪点了点头。
“我观察你很久了!你真是个女孩子?”
“?”
“哈,没什么好奇而已,随便问问。”
绿漪没料到自己还会有这么一段“仙缘”。在跟着咪咪师姐学了不少基本知识后,剑寒成了绿
漪的第二个老师。
天神剑寒是个MUD的“老油条”,也是个网络高手。他总会在傍晚时分,耐心地等待绿漪上线
,然后细细地教她练功、做机器人。闲暇时便开始和绿漪海阔天空的神侃,聊生活、聊情感、
聊得最多得还是汽车。chat* face 绿漪也是个小车迷哦。
不过,天神始终是天神,他们只是高高在上的巫师,冷冰冰的观望着下界尘世中的人们。更
不能参于玩家们的活动。

3、血色黄昏

绿漪一天天长大了,随着对这个世界的熟悉,她也渐渐活跃起来。本着一颗感恩的心,她放弃
了自己最初的志向:“做一个坏人”,而是热心地帮助新进MUD的每一个朋友。因为咪咪师姐
的话始终柔柔的响在耳畔:“以后如果有新人进来,你也照样帮助他们吧。就算还我情了。”
绿漪也这样对新人们说。看着MUD里越来越多的玩家,绿漪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惬意,温情漫漫
、其乐融融。
然而,她高兴得太早了。

在一个初春的黄昏,绿漪独自溜到桃花岛玩耍。刚从梅超风的思过室出来,便和一人撞了个满
怀。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叫霸王丸的师兄。却见霸王丸嘴角微微一动,露出一丝狞笑,手起刀
落,鲜血喷洒了一地!正准备向他问好的绿漪惊呆了!捂着自己流血的伤口,傻傻的望着霸王

丸。又是一道刺眼的刀影闪过,绿漪终于倒在了同门师兄的脚下。透过朦朦泪光,她最后的意
识里是桃花林外,那如血的残阳。

谣言传出,众生一片哗然。
因为,霸王丸昨天还在向绿漪求婚!

绿漪静静的排着队,走在阴间的路上。她迷惑,那个昨天还在向自己求婚的师兄怎么就下手杀
了自己?那个帮自己打跑段延庆的师兄怎么就亲手要了自己的命?那个为了帮自己涨神,不厌
其烦四处找npc的师兄怎么就翻了脸?她心中不禁涌起一片悲凉。而这一切发生时,天神正站
在自己身边。冷冷的、漠然的看着自己被杀,没有说一句话。

白无常没有收她。一回到阳间,绿漪便奔去了桃花岛。吃力地扶起自己尚留余温的尸体,埋葬
在桃花林中。做完这一切,绿漪守在自己的墓旁,望着夕阳出神。桃花片片,飞舞在天地之间
,迷了双眼。
她第一次没有 chat* bye 就下了线。
这是她第一次被人PK。

4、柔风轻拂

绿漪有着不少的追求者。随着她一天天成熟,不少英雄豪杰都希望这个温柔美丽的姑娘能陪伴
自己。可绿漪总是婉尔一笑,含羞谢绝,因为她知道自己一直在等着少年时的那个约定,等着
那个清秀的男孩儿长大了来娶自己。
那是个名叫柔风的男孩,少年绿漪在武当山上碰到的。一碰面,他就告诉绿漪说自己是为她而
转世的。说来也怪,柔风似乎真的很熟悉她,熟知她的生活习惯、武功状态。
柔风年纪虽小,却已深知这个世界的奥妙,常常带着绿漪四处玩耍、寻宝,与绿漪互相拆招。
和柔风在一起,绿漪会生出一种祥和宁馨的安稳。

这天绿漪上线比较晚,并惊讶地发现柔风还在线上等她。
“hi,你终于来了。”
“咦?你还没走?加班?”
“没,等你呢。”
“怎么了?有事?”
“嘻嘻,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练功。”
“哦?好啊。在哪儿?”
“你在哪儿?嘻嘻,先别问!等去到你就知道了。”
“ok,广场等你。”
“ok,我来了。”
柔风拉着绿漪,越过汗水北岸,从海港登上了一艘大船。
一路无语。
柔风傻兮兮地对绿漪笑了笑。
绿漪傻兮兮地对柔风笑了笑。
柔风傻兮兮地对绿漪笑了笑。
绿漪傻兮兮地对柔风笑了笑。
faint
“两个傻子啊?”
laugh

船靠岸了,两人站在沙滩上,一面是茫茫大海、一面是比人还高的灌木丛。
绿漪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想说什么。
“嘻嘻,你等一下。”只见柔风从身后抽出一把寒月宝刀,用力对着灌木砍去。不一会
儿,一条幽幽的小径出见在眼前。
“快走!灌木会长。”柔风擦擦额头的汗水,急急说道。于是,两人携手狂奔冲过灌木
林,气喘嘘嘘。
眼前越来越开阔,原来,这是神龙教所在的神龙岛。小岛四面环海,岛上还有毒蛇躲在
密密的灌木林中,而且,杀神龙教的弟子、长老还可以涨正神。的确是一个练功的极好
场所。
“这些是我给你做的木人,你就用他们练功吧,提升快。”
“……”
“这是吃的喝的,你慢慢吃,应该够一段时间。”
“……”
“我要下线啦,bye”
“……”
柔风坐了下来,运起内功吐出一口於血,脸色看起来红润许多。
“嘻嘻” 柔风傻傻地笑了笑。
“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绿漪忽然觉得心口很疼。
“没事,刚才杀毒蛇时,让那家伙咬了一下。”
“柔风 ……”
“嗯?”
“……”
“哦,对了,铁甲,给你。穿上了再和木人打,小心别受伤了。”
绿漪点了点头。
“……”
绿漪轻轻捧起柔风的脸,给了他一个无限温柔的吻。
shy
柔风惊讶的叫道:“啊              !”
柔风轻轻捧起绿漪的脸,给了她一个无限温柔的吻。
柔风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 绿漪,等着我。”
“……”
“等我练好功夫,长够岁数回来娶你。和你结伴江湖逍遥游。”
绿漪羞涩地点了点头。
绿漪看着柔风“卟哧”一笑,红着脸跑开了。……

从那以后,她每每上线都会看到柔风在线上练功,很少说话。绿漪仍是一个人静静地
玩,不去打挠他。只是每当有人向她求婚时,她便会痴痴地思念起柔风来。

5、疾风铃音

疾风,人如其名,来来去去象一阵疾走的风。绿漪是在神龙岛认识他的。那天,疾风
疾风般地冲上神龙岛、又疾风般地摘下了断肠花、疾风般地中了毒、疾风般地退了网
。正在神龙练功的绿漪在一旁看得好笑,却不给他解毒的翡翠兰。
一会儿,疾风的小搬搬上来了。只见他苦着个脸儿守在神龙,不时过去看生长毒花的
地方是否生出解毒花来。绿漪歪着头,悄悄看他的苦脸儿,觉得这个孩子好可爱。吃
了几次毒花、死了几次的小搬,终于等到了梦寐以求的翡翠兰。只见他高兴得手舞足
蹈,兴冲冲地跑过来向绿漪讨吃的,说是吃饱了好将这花送给主人。绿漪甜甜地笑了
,衷心为他得到翡翠兰开心。
而这一笑,……

有一天,绿漪在嵩山下的小村庄里碰到一件奇怪的事,那是一个临死老头儿最后的遗
言。绿漪弄不懂,求助于疾风。疾风看着绿漪睁大眼睛笑了,在她额头轻轻一吻,说
道:“你等一下,我约个伴儿。”
不一会,走来一位叫随浪的年轻侠客。
疾风和随浪商量了一阵,决定一起去少林探密。
因为大家都很穷,没有金子在托钵僧那儿换令牌。于是,各自带上武器,带足干粮、
水碗,组队,问着路一直杀进少林。
黑松林,带路的疾风不知“刮”到哪儿去了,留下随浪和绿漪着急地在松林里乱窜。
一个不小心,掉进了僧兵挖的陷井。风涌而上的僧兵抓起绿漪和随浪就一是顿乱棍,
年轻的绿漪、随浪何曾见过这等阵势?只觉身上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双双昏死过去
。
待到恢复知觉时,绿漪发现自己身陷地牢,身边躺着仍在昏迷的随浪。她仔细地看了
看随浪的伤,在确信他没有生命危险后开始琢磨出逃的路。没多久,随浪苏醒。先是
牢前牢后一阵乱窜,最后坐在绿漪身边大哭起来。绿漪看着随浪,不由得鼻子一酸,
也悲悲泣泣地掉下珠泪。两人抱头哭了个痛快。
对于少林地牢里的两个小可怜,MUD里的老大们纷纷表示同情、慰问。唯有疾风,不
知躲在何处嘻嘻哈哈笑个不停。绿漪气得口吐白沫,再次晕倒。
有钱能使鬼推磨。绿漪在贿赂了狱卒后,颤颤兢兢地走过五行洞,逃出了地牢。刚
一见天日,便看见随浪站在塔下等着自己。
随浪激动地冲过来紧紧握住绿漪的手,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
绿漪激动地冲过去紧紧握住随浪的手,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
随浪踢了疾风一脚。
绿漪踢了疾风一脚。
三人嘻嘻哈哈捧着肚子笑个不停。
队伍重新会合,又开始了新的探密。

疾风开始关注绿漪。总在绿漪上线时派个小童儿跟着她,不时为她买点吃的、喝的,
找找诗书,跑跑杂活儿。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塞些金银给绿漪用,有意无意地处处关
照着绿漪。她并没有在意,只是从心底感激着这个大不了自己几岁的小哥哥。
终于有一天,疾风死活要见绿漪。绿漪正在武当山上读剑谱。
“hi,下来呀!我有东西给你。”
“什么事?”
“你下来呀!武当我进不去。”
“我正忙呢!”
“就一会儿,好吗?下来啊!下来啊!下来啊!”疾风死缠烂打。
“哎呀呀,好吧,好吧,你等一会儿。”绿漪投降。
“YA!我在广场等你!!!”
“?”
绿漪来到广场,看见疾风脸红红的傻站在中央,甜甜的笑着。
疾风给了绿漪一个麻布口袋。
疾风给绿漪一朵玫瑰花。
疾风给绿漪一朵玫瑰花。
疾风给绿漪一朵玫瑰花。
……
……
二十四朵玫瑰!
“get all from budai”
绿漪从麻布口袋取出一件粉红绸衫。
绿漪从麻布口袋取出一双绣花小鞋。
绿漪从麻布口袋取出一个金戒指。
……
……
“?,你这是干什么?”绿漪感觉不妙。
“嘻嘻,求婚呀……”
“啊?”绿漪吃了一惊。
“嫁给我,绿漪。”疾风在她耳边柔声说道。
“这……这……不要啊……”
“你讨厌我?”疾风脸上露出一丝迷惑。
“不是,不是的……”绿漪觉得自己快要哭了。
“为什么?”
“……”
“是需要时间考虑吗?”
“……”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
“绿漪,说话呀,我惹你生气了吗?”疾风拉住了绿漪的双手。
绿漪轻轻摇了摇头,一颗小小的泪珠滴落下来,掉在他手背上,冰凉、冰凉。
“别哭呀 ……”疾风慌了神。
“疾风,……”
疾风睁大眼睛等着绿漪发话。
“疾风,对不起。…… 绿漪 …… 绿漪早已经定下婚约了。”
疾风张大了嘴,“啊??!”。
“疾风,对不起 …… 我,我,我不知道 ……”
“……”
“对不起,疾风,我,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会 ……”
“……”
绿漪摇了摇疾风,疾风没有任何反映。
绿漪突然很恨自己。她咬了咬牙,回身走到山门口,不动了。夜幕降临,乘黑而来的
蒙面人挥刀砍杀了她。绿漪没有反抗,没有逃跑,平静地去了鬼门关。
她看到,疾风大叫一声,口吐白沫晕倒在地。
一缕香魂悄悄游到疾风身边,轻轻捧起他的脸,给了他一个似有实无的吻。她甜甜的
冲疾风一笑,端起孟婆送过来的迷魂汤一饮而尽。

绿漪回到了武庙,疾风在那儿等着她。
绿漪躬身向疾风作了个揖,“这位小兄弟请了!”
绿漪独自一人向北大街走去。
……
泪,不知何故爬满了绿漪的脸。

一个月后,传来疾风结婚的消息。新娘比疾风大一倍年龄 ……

6、假作真时真亦假

绿漪非常开心地接待了一位新人,这是现实中的她所心怡的男子。她带他去拜师,教
他喝水吃饭,教他在MUD里生存的基本技能。虽说现实中两人相距甚远,可只要一上
线,绿漪觉得他就在自己身边。
但,绿漪早已许给柔风,她不会违背约定。

绿漪如期与柔风成婚。几年不见,柔风长高了、成熟了、也世故了,险恶江湖将他变
成了一个一心只想赚钱的生意人。绿漪问他找那么多钱来干嘛?柔风回答,好玩呀。
柔风仍旧带着绿漪四处游玩,当然,忘不了顺便做做生意。
绿漪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现实中的恋人很少上线了。他说他要练个ID杀了柔风,抢回绿漪。
绿漪无言。
她有点分不清自己是在MUD里爱,还是在现实中爱。

绿漪向柔风介绍了现实中的恋人。
柔风断了线。
绿漪很生气。不是因为柔风,也不是因为那个他。总之,绿漪莫名其妙的非常生气。
她对着柔风下了两道指令:
kiss 柔风
kill 柔风
她知道自己绝对打不过柔风,下kill指令只有被杀的份儿。可她依然这样做了。
绿漪被柔风打晕了,他仍然断线。
这时,跑来一个人,飞快地背起绿漪就逃。绿漪睁开双眼,原来是现实中的他。
“救我干什么?”
“现在我还杀不过柔风,但我不想看到你死,我要救你。”
“喔 ……,谢谢。”
“?”
“嘻嘻,没什么。我去了。”
绿漪亲了亲他的脸,急急回到柔风断线的地方。柔风,还断线在那儿。
kiss 柔风
kill 柔风
她再次发出指令。
【江湖传言】某人:据传,绿漪被柔风杀害了。
MUD沸腾了。因为柔风、绿漪是他们公认的一对恩爱夫妻。他们为柔风对娇妻所
下的毒手百思不解。一时间,劝俩人离婚的、向绿漪求婚的 …… 吵吵闹闹、纷
纷扬扬 ……
柔风终于因断线时间太长退出了MUD。
绿漪深深地叹口气,好象很疲倦。

没几天,柔风被杀了档,说是因他利用bug牟利。临死,连最后一面也没能和绿
漪见上。
绿漪没有哭,只是默默地回绝了前来提亲的英雄们,默默地带上柔风留给她的碧
旖剑离开了武当山。
绿漪决定做自己想做的事。她在一个冬日午后,从金殿一直杀到山门口,从师傅
一直到进香客,通通杀绝。末了,还在武当留言板上留下了血淋淋的印记。绿漪
挥舞着宝剑,泪水莹莹,她断了自己退路。武当山上,血红,雪白 ……
以付出一半的气血和内力为代价,绿漪叛离师门投身到星宿,开始做一个“坏人
”。
她开始杀人,杀npc、杀玩家。她为惨遭杀害的新人们报仇,她也无故害死自己辛
辛苦苦帮带过的朋友。

绿漪有点分不清,自己是在MUD里坏,还是在现实中坏。

7、梦断天涯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绿漪越来越失望。
因为MUD里的pk狂潮,因为朋友们对自己的误会,因为柔风的不告而别,也
因为自己的转变。
她无法接受,网下文质彬彬的网友们,在网上是如此的骄横拔扈、好勇斗狠
;她无法接受,人性一但在某种媒质的遮掩下,充分暴露的尽是丑恶;她无
法接受,昔日互助同乐的朋友们,纷纷反目成仇,无论网上网下……
她心情很糟。
现实中的一切已经让她够伤心的了,她不希望看见自己再受到伤害。
她选择了逃避,决定离开这个世界。

绿漪又回到了武庙,望着相处了半年有余的朋友们,惨惨的笑了。
轻抚着庙前的老槐,绿漪深深地叹了口气,缓缓举起碧旖剑 ……
鲜血溅上苍老的古槐。。。。。。

……
……
“你是新来的?”
“是的”
“怎么站在这儿不动?”
“我饿了”
“没拜师?”
“我不会”
……
“不用谢啊,这儿帮带新人是很正常的。”
……
“以后如果有新人进来,你也照样帮助他们吧。就算还我情了。”
……
……
“这些是我给你做的木人,你就用他们练功吧,提升快。”
……
“这是吃的喝的,你慢慢吃,应该够一段时间。”
……
“哦,对了,铁甲,给你。穿上了再和木人打,小心别受伤了。”
……
“等我练好功夫,长够岁数回来娶你。和你结伴江湖逍遥游。”
……
……
“你这是干什么?”
“嘻嘻,求婚呀……”
……
“怎么了?绿漪,别哭啊?我惹你生气了吗?”
……
……
“救我干什么?”
“我不想看到你死,我要救你。”
……
……
“快回来!绿漪!!别淘气!湖底有噬人鱼呀!!会吃了你的!”

……

“姐姐,绿漪姐姐最好了!”

……

“绿漪,走,抓人去。”

……

“绿漪仙姑,帮我拿件铁甲好吗?”

……

“绿漪!不要自杀啊!!”

……

“姐姐,姐夫怎么死了?!姐夫怎么会死了??”

……

“绿漪 ……”

……

“绿漪 ……

绿漪眼前突然浮现出十多年前那个满天繁星的夏夜,那个天真稚嫩的小女孩。
她想起了咪咪师姐、想起了天神剑寒、想起了疾风、想起了霸王丸 …… 想
起了嘉兴湖畔可口的粽子、暖暖的风。她甚至还想起了现实中生离死别的亲
人、现实中背弃自己的好友、现实中痴情一生的爱人 ……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 水 长 东。

……
绿漪终于知道了,自己在MUD里爱,也在现实中爱;
绿漪也终于知道了,自己在MUD里不坏,在现实中也不坏。
可是,绿漪却再也没有机会去弄清楚,自己是死在了MUD里,还是死在了现实里。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