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永失我爱
——致Kathleen

作者:bingo

千里的路,若是只能
陪你风雪一程
握你的手,前尘后路
我都不问
荒凉人世,聚散离分
谁管情有多真
茫茫人海,只求拥有真心一份

就值得了爱,就值得了等
就算从此你我红尘两分
我不怨缘份,我只愿你能
记住陪了你天涯的人

就不枉青春,就不枉此生
哪怕水里火里一场爱恨
爱过了一生,梦不能成真
也要让痴心随你飞奔


斑马萧萧,那场雨是下在初夏,仿佛隔着很远的距离。
“别走!”我的声音开始摇晃。雨点闷闷的飘下来,无声地浸湿了脸庞,凄
冷如泪。冰冷的声音注释着你的疲累,透过淡淡的雾气我沉重地盯视每一个涟漪。
细雨纷飞,我却分明看见你眼里的泪光。知道你也不得已,知道我还在你心
里,我想,这就够了。时光会带走许多,但有些东西,始终会沉淀下来,会的。
我相信,会的!
“别走?”我生涩地坚持着。可你的脸上分明写着憔悴,无名地刺到我心痛。
知你是挽不住的,松松的发辫随风飘散。也从此,你飘飘的身影占据我的记
忆成一大片空白。忧心着你每一个白天黑夜孑孑而行,忧心着你迷失在寂寥里逃
不出来,忧心着你找不到钥匙独自泪流……
如果说:三生修来同船渡,那么和你牵手走过的,究竟是修了几生几世?就
这么交臂,就这么默默地摇摇头,从此天各一方,平行线再不相交吗?深深深呼
吸,淡淡的遗憾全堆积在遥望里。
别时,我嚅动的嘴唇说不出什么,天地在放纵地发泄着,我却早已不习惯表
白了,只茫然地看着你的背影从视线消失。我的胸口很轻易地被撕裂,再也抵挡
不住满脸的泪水。整个时空,只听到我心跳的频率。
跳上回去的班车,真的就这么走了吗?真的就这么把这个未完的故事结束在
这个伤心的城市?真的就这么把所有曾经心爱的、心痛的都留给凄凄的回忆吗?
摒住了呼吸,象沉入深海,让泪肆意的流着,也许过了这一晚连泪水都不能再为
你而流。城市的灯光渐渐模糊,我的心也飞了起来,亲爱的,让我在还能感受得
到你的气息的地方,再细细的想你一遍,从你的发梢到你的嘴角,从你的每一丝
微笑到每一个眼神……最后一次这么恣意的想你。寂寞的夜行车一路洒下无声的
叹息,满天的星光,你在哪里?
那天是公元一九九九年五月八日,北约空袭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的第二天。
世纪末的五月下起雪来,满天飞舞,凝固在空中的一片空白,这么冷。
两天两夜,我没去上班。我呆坐在网络前,从早上七点半,看着聊天室的人
越来越多,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人来人往,网上讨论的全是空袭的事。我一直呆
在聊天室,不断地号召大家去炸白宫的信箱,拼命地给女孩子贴笑话。来往于各
个WEB的BBS站,贴贴子发泄心中的悲愤。我一次一次地敲打着Kathleen ,因为网
上的每一个密码都是你的名字,而你也是我生命的密码。舍不得你走,却想不到,
我们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感情,到了今天,只剩下这个名字和一份想你的孤寂。
沉沉地睡去,仿佛一切都已平静,紧紧地抱着你,生怕你又离去,可你是终
究要走。“我们一起死,才能在一起。”我绝望的说着,泪流满面。第一次从梦
中哭醒,我终于知道这一次你是真的走了,而你的离开是我生命中不能承受的重。
没有你的日子,没有心跳。
紧紧地握着胸口濡透体温的碧玉,轻轻地吻着,仿佛执著着一个恒古以来的
期待。也许有些问题是我们所无法也无需回答的,因为害怕,害怕沧海桑田的无
情变幻,害怕远方的路太长,害怕未来的夜太黑……所以你把过去的日子都凝固
起来,让一瞬的心情定格成永恒。所以从此的每个白天黑夜,我都把你送我的碧
玉挂在胸口,贴近我的心跳,贴近我生命最真实的本质。
以后的每一天,我背着包,带着耳机,骑着车穿梭在这城市的大街小巷,寻
找着你留下的点点滴滴。阳光烈日下,风雨交加里,我也许会在人潮涌动的街角,
茫然驻足,不知去向何处;也许会默默地坐在并不熟悉的街沿边,傻傻的问自己:
我们有没有可能回到从前?你给了我很多快乐,我想为你做些事,在深夜的时候
和你在一起,分享一杯清水和一种声音。
偶尔,蓦然回首间,竟有女孩和你相像,刹那间时空交错,仿佛又回到从前,
你离我那么得近,听得到你熟悉的呼吸。多久了?我象一个丢了钥匙的孩子,竟
有一些忘形,微笑着想说些什么,一下子又黯然了,心也从悬崖坠落。可这一瞬
的感觉竟是如此的镂骨铭心,我的心被揪痛了。突然明白了:岁月中,有一种伤
是永远不会好的,那就是爱的伤痕,随着青春的渐老,变得一触就痛。
所以,我一直没有整理放我们照片的那个抽屉,那里藏着的绵延而去的是我
们往昔的时光,或美丽、或黯淡、或者同世上所有平凡的人一样极其平淡。但那
毕竟是归属我们两个人的,是我们极为珍贵的财富。每个平淡的日子 ,都是我们
爱的故事。可我却没有勇气去翻动她。看着那只锁满回忆的抽屉,那份感觉就如
秋天深夜落下的第一片叶子,在淡淡的月光下,一片落寞。
突然,什么都不想写了,慵懒地坐在沙发里,静静的听许美静唱着:“一生
把你放在心里头,尽管未必能够长相守,只要偶尔深夜想起有你,会有一丝微微
的酒意;一生把你放在梦里头,尽管就要和你从此分手,让我能够感觉一些暖意,
让我以为还在你怀里。”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听许美静的歌,尤其是这首
《放你在心里》,吉他响起,仿佛是拨起了一种清晰的伤感,无需华丽、无需修
饰,简单地笑、简单地唱,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打动,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爱上了
寂寞,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把你想起。你的身影,刚在身后,又到前头。
还记得那个停电的夜里,你依在我怀里,手里捏着那火红火红的烛泪凝成的
心,切切地说:“藏好,藏好,这是我的心,你一定要藏好。”后来,那次旅行
回来,你给我两颗小石子,殷殷地说:“记得藏好这两块小石子,若哪一天不见
了,我也会走了。”我认真地珍藏着,害怕丢失了信物,也就丢失了你。如今,
所有的一切都还在,而这个思忆却已经泪水模糊……这就是轨迹,人说:太阳、
月亮与星星,相互厮守,同距天穹,却总相隔遥远,转不拢一处。我深深认同这
种宇宙的悲哀。
你走后,江南进入梅雨季节,又是一个听雨吃梅的好季节。而这次的梅雨特
别的长,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这个城市在雨中显出一种宁静和安详,就象第
一次我和你在那个黄昏散步。还记得那天也是飘着一点点的雨,空气中弥漫着淡
淡的烤红薯的味道,路上有一个小男孩冲着我们大叫:“谈恋爱。”那天你穿的
是一件粉红格子的外套,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一件。还记得毕业的那阵也是不停地
下着雨,闷闷的,空气中到处都是离别的味道,我计算得出我们不多的日子,最
后那天,你去一家单位面试,雨还是这样的下着,我给你送了把伞,匆匆的见了
一面,连声再见也来不及说,而当你急着赶回来,我却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那
时,我以为我们只有分别没有分离。我就这样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一季的好雨,
喜欢听着雨声入睡,喜欢淋着雨想你。有老朋友说起你我,笑说我们最好。只有
我知道,你已走出我的生命,若有一天你会回到我身边,我知道这除非我们再次回
到从前。只有那位旧日的老伙计还在回忆中深陷,还以为我们依然那么相称。记忆
里的这一季永远都有飘也飘不完的雨,结成了冰。
佛云:一刹便是永恒。那么,永远有多远?如果,永远真的有时空的距离,
那么到底是潮起到潮落?日出到日落?月圆到月缺?缘起到缘灭?心动到心冷?……
或许,当我第一次牵你的手的时候,那便是永远。而当你终于决定松开这只颤抖
的手,永远也成了那只断翅的蝴蝶。
记得最后一封信中,你写到:“解脱,找个新方向往前走,这世界辽阔,我
总会实现一个梦。”可是,可是,当我们终于学会放弃原本难以放弃的东西,这
究竟是一种解脱,还是遗憾?

如果,如果,如果……
我的忧郁却打扰了你,
就当它是,就当它是,就当它是……
风的叹息

很多天了,我就这样的存在,等待着时间和空间一点一点、温柔而残酷把所
有都变成平淡。就这样麻木着,感觉不到快乐,但也没有痛苦,这样的生活似乎
平静,却不知道是好是坏。我痛得想哭,却傻傻的笑着。想痛痛快快的醉一次,
可酒醒了,我还是得面对生活。写了这一些只为纪念那一段无奈地消逝在风中的
爱情和这世界上我最爱的女孩。“我收获快乐,也收获折磨,我所做的一切,你
都值得。要笑得灿烂,令世界黯然,就算忧伤也要无比鲜艳。”原谅我,依然爱
你。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