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镜花水月

作者:秋雨桐花


(一)
第一次上网,面对嘈杂的聊天室内岳灵珊一伙的枪棒打闹声,我不知所措,
看到一个叫黑子的家伙好象在发呆,便上去找他开心,"黑马王子,我是公主",
黑子一见到有"公主",马上与我热络起来。
一个叫"天与地"的人在旁促狭地戏xue起我们,我觉得挺有趣,问起他的方位,
竟也在上海,便兴奋起来,马上敷衍起黑子。"天与地"的眼睛雪亮,提醒我不要
冷落了黑子,我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天与地"大笑:"网络上也有老
乡?"谈话便从真锅的咖啡、雨之林的珍珠奶茶和cashbox的卡拉ok一直到Jacky的
歌,第一次上网,聊得煞是投缘。黑子很不是滋味,留下E-mail后便下线了。"黑
子走了,你要安慰我?!"我对"天与地"说。果然,"天与地"是个出色的网友,我
们互相调侃,幽默至极。"请问先生芳名?""是方名不是芳名" ,"天与地"纠正我。
他只透露了他的姓氏,天哪,五百年前我们竟是一家。问起他的"芳龄",却也与
我一样。"属牛的?"我证实一下。"好厉害", "天与地"很惊讶。"莫非......我
们同年同月同日生?"我笑着说,我们一算,他比我大了四个月。
网络上的我热情似火,邀"天与地"打牌喝咖啡,"天与地"竟婉拒了我,他说
要是我是boy就好了。我很奇怪,这与常人的想法不一致,可他明明是个男生。"
别开玩笑了,我结婚了。""天与地"认真地告诉我。对于这个年龄已成家的男孩,
我不觉得失望,反而感觉他有家庭观念、责任心强,比较优秀,更加要逗他,"早
婚!"我大叫。"我们相恋7年了,还早?""早恋!!"我又大叫。
其实那天,我们都很傻,第一次上网闯到了自建聊天室,我的用户名很简单
"sim"。 "天与地"说他喜欢和有简单名字的不简单的女孩聊天。"你很美丽吧?"
"天与地"问起了一个男生免不了俗套的问题。"我虽不是闭月羞花,貌如天仙,却
也可爱苗条",我又逗他。他说他是名软件工程师,我印象中,来我公司搞软件的
都是五短身材,貌不惊人,模样邋遢。于是我不屑地说,"软件工程师的外表真不
敢恭维",他的回答倒是十分巧妙,"和外表无关,只是有时不修边幅"。他说他可
以喝下20杯珍珠奶茶,我倒吸一口凉气,"你很胖?""1.77米,70公斤"。正合我
意,我暗自窃喜。我报了我的身材范围,"你属纤细型的?"这家伙。
这一天是星期天,雨一直下,雨中的秋天并十分冷,我们都在公司加班。从
上午一直聊到下午,早忘了肚子的存在,外面秋雨绵绵,里面天昏地暗。网络里
有"鸡汤", "天与地"很幽默。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破机器出毛病了,我们都
很着急,我赶紧趁他的机器没罢工之前留下E-M和电话。他再也发不出任何信息了,
我傻傻地坐在电脑前,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电话铃响,一个男性的声音,有点柔,却很低沉,"别傻等了,我去吃点东西,
你也去吃吧。"他说的是国语,带着北方口音,却也不象纯北方的。"是'天与地'?
我真是在傻等。"电话匆匆挂掉了。我记起他说过,他是这个城市的过客,那么他
的起点和归宿在哪呢?


(二)

星期一,我给"天与地"发了mail,问了他这个问题。我们相约下班后在网上
聊天。其实,初次上网的我只是觉得新奇,并不十分在意重逢。
五点过后,我准时上了网易,却找不到上次那个chatroom了,自建聊天室很
容易被刷新,社区经验值告诉我,我是新手上路。我一头撞进"缘分的天空",看
到"天与地"的名字挂在那儿,喜出望外,对着他穷侃,可他就是沉默。我气坏了,
离线回了家。
星期二,刚上班,电话铃响,是"天与地"。他说昨晚怎么没见到我,我说我
看见你了,可你不说话。他说他没在"缘分的天空",原来这个名字有人重复用。
看来,是我认错人了。
上班不能随时chat,也不会正巧遇上他,我们只有鸿雁传E-M。
在mail中,我用的是比较伤感和理智的语调,又给他发了几篇我的拙作。他
说在chat、mail和artical中,竟折射出我三种不同的美。他说你是怎样的一个女
孩?活泼,美丽,还有呢?
我很感动,为网上的真诚交流,还有直白、大胆有时还很暧昧的无忌网言而
激动,这才是幻化的生活,与平常的人生、平淡的生活截然不同,用语言和标点
构筑一个精彩的精神世界,而我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世界。
我给他发了主题为《陷入蓝蓝的深海》的信,告诉他我的感动,我愿做他永
远的网上知己。他称我为他的pretty network girl friend 。.

(三)
在"缘分的天空",我认识了super,一个比我小三岁的男孩。和他聊起缘分时,
我想起了我的过去,一对真心相爱的恋人竟成为互相伤害的敌人,我的过去已过
去了两年。我不免伤感起来,对super说,我相信缘分,但是缘在天意,份在人为。
也许某段缘尽的时候,正是另一段缘开始的时候。Super给我发信,告诉我他的真
实姓名。Super打电话给我,电话中他的声音非常动听,年轻,有磁性。我们相互
很喜欢,很信任对方,留下了一切可以联络的信息。
在电话中,我们倾诉心情和过往,享受友情的光芒和温暖。

(四)
早上,我分别给super和 "天与地"发信。
告诉super,往事并不伤心,伤心的只是自己让自己感动而已。 这个周末我
不得不泡在学校一整天,我会想他的,也许会call他。我对"天与地"说了些关于
心情和感受的唯美的话。
Super对于我,存在见面的可能,直觉告诉我,我们终会见面的,只是时间问
题,因为他执著,因为他自信,因为他要让他的梦中情人从网上走下来。而"天与
地"和我,永远只能在网路上凝视,感受对方心底的感情,现实不可能让它存在。
结果,两封信都飞进了"天与地"的邮箱。
"super是谁?伤心的往事是什么?你在读什么书?在哪个学校?""天与地"的
信中充满了疑问。

(五)
super和我聊天时约我下网打牌,可我心里并不当真,真从网上走下来,我倒
没想过。网络上的人走下来,99%会让你失望,这是网友对我的忠告,我脑子也唰
拉水清,再说,自己也没准会让别人绝望。现在,我只好跟他打哈哈,"今晚吗?
""今晚!"他很肯定,"我还没这个心理准备","怕我很丑?"他发问,我慌忙说,
"不是,我对你很有信心,我是怕我......""怕我们会没有现在的感觉,会无话可
说",他还是坚持,我只好晓之以理,"网络让我们把彼此想象得很美好,但网络
是虚拟的,无奈的。网路只是个人抒发诗情、释放柔情、倾诉心情、激荡豪情、
奔泻激情的地方,与现实有一定差距。我不忍伤害这份美丽,我宁愿把它珍藏在
心里,也不愿轻易破坏它。"super说我的话很温馨,他也不再坚持。"我们在电话
里聊吧,等我们彼此熟悉到见面时已不在乎对方的笑貌,那么我们就成功了!"我
这样建议。
每天晚上,super在下课后会站在冷冷的夜风中给我打电话,我在暖暖的家中
听着话筒那端车字经过的噪音和风的声音,心里被一阵阵地温暖,"这个冬天不会
冷",我对super说。根据super对他自己的形容,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高高瘦瘦,
架着眼镜的斯文的男孩子轮廓,他肯定不会让我失望,我这样想。我们在电话中
如同熟透的旧友,愉快地大笑,"你的笑很甜蜜", super这样形容我的笑,"你的
笑很开怀",我这样感觉他的笑,"我们的笑都很有特点",说完,我们又大笑,听
见他的笑,我会止不住地笑。我已不自觉地把他的电话当成了精神支柱和催眠剂,
只要有他的电话,我会安睡到天亮。每天我们会互报行踪,我与同事出去吃饭、
唱歌时,也会在振耳欲聋的KTV房间中给他打个电话,然后才安心地玩。每天,我
的心充盈着希望和甜蜜,这是一种力量和激情,我已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六)
风和日丽的秋天午后,有着春光般的明媚。阳光暖暖的,风柔柔的,碧空如
洗,花草绽放着深秋的妩媚,整个城市欢天又喜地。
Super和我在电话中无限满足又无限惆怅,感慨空间的距离阻挡了我们成为游
玩的伙伴,我们说起了星座。Super是白羊座,我是天秤座,我随手拿了桌上一本
书《星座与性格》,研究起我们各自的性格。我对super说,我是个满脑子都是童
话世界的人,爱幻想,喜浪漫,有文学和艺术的天赋,性格中庸,持圆满性格。
白羊座和天秤座的人相识容易相处难,很难成为合作伙伴。两人都好出主意,天
秤座的人不为白羊座的人着想,白羊座感到很苦恼,久而久之白羊座会厌烦。"你
相信相生相克吗?"super认真地问我,我大笑,"怎么会呢?我怎么会不为你着想?
我不相信,我信科学。"我们又大笑。
Super说《星球大战》在大光明播映,很想去看电影。"不找你的兄弟陪你吗?
""他们没空,不如你陪我去看吧!"我很犹豫,还是怕相见,我一厢情愿地想把我
们的依恋就以这种方式延续下去,直至永远。"我不喜欢看科幻片",我只好以此
搪塞,"这样吧,这次我请,算你陪我,以后你喜欢看的,你请,我陪你。不就看
一场电影吗,有什么瞻前顾后的?"我下定决心,破釜沉舟,不就一场电影,最坏
的结局也大不了和从前一样,曲终人散,无牵无挂。

(七)
广场的大屏幕下,一个高高瘦瘦、清清爽爽的男孩,蓝色的衬衣领子在阳光
下亮得晃眼,我想起了村上春树的《百分百的男孩》。在平凡的人群中,他显得
挺拔和脱俗。我想一定是他,隔着一条马路,我朝他挥挥手。他看到了,大步地
向我奔来,飞扬的青春在他的健步中呈现。
"很失望吧!"我跟他开玩笑,看着他的反应,"没有啊!"他高了我半个头,
俯下脸看着我,很干净的一张脸,唇红齿白。我们在广场的喷水池前站住,看欢
笑的人们穿过白色的水帘,在喷泉的空隙间嬉戏。天很高,很清新,芳草的气息
可闻,绿树掩映间大剧院的建筑如鸥展翅欲飞。我轻身一跃,和他并肩坐在面向
博物馆的石栏上。一对中年男女和着音乐的节拍练习着快三的舞步,秋日午后的
天空中,放飞着大大小小的风筝,随着微风飘摇、升空。我们闲聊着,我想起了
《纯真年代》和《罗马假日》。
在书城,super帮我找到了我一直在寻觅的陈丹燕都市三步曲中的《心动如水》
和素素的《假装是一次偶然》。每次经过淮海路三联书店,我会去翻看几页《假
装是一次偶然》,但从没有想买的欲望,自从在网上书路下载文章后,我很少买
书。"在电脑中读书和手捧一本书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super说,"一书在手,闻
着墨香,展开想象,惬意无穷"。我当即买下两本书。
我们沿着步行街朝大光明的方向走,虽然是星期天,但人流并不拥挤,观光
车缓缓地驶过街道,两旁的建筑不再给人仄逼的感觉。街面很阔,微风拂面,斜
阳点点,如同人在画中走。我们啃着鸡翅,悠悠地享受都市深秋的风情。
已有两年没看电影了。从前,我们走得最多的就是电影院,看得都是爱情片,
《云中漫步》、《情归巴黎》、《红玫瑰与白玫瑰》、《夜半歌声》、《不了情》......,
那时,我有同学在永乐,每次上映新片,总会给我寄两张电影票,国泰、时代、
大光明、恒山,从初恋一直到热恋,我们不知在影院里消磨了多少青春时光。所
以,我一直这样认为,和一个人一起看电影,是严肃的事,从相识到看电影,那
是情感的转折,感情不到一定的深度,不会出双入对看荧屏。可是,我和super初
次见面,就选择了这个节目,我的原则倾斜了?
Super买的是双人座,《星球大战》强烈的科技动感画面吸引了我,我们看得
很投入,几乎没有说话。
从肯德基出来,我们又沿着步行街朝外滩的方向走,我们说话越来越少,我
不胜后悔,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入夜的步行街有着异国的情调,霓红和彩灯的
光影把整条路拉得层次分明,浓淡适宜,好似立体感强烈的现代画。我们坐在街
道的石凳上休息,我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我们若有所思地走,沉默,我感觉很糟糕。在一个比我小三岁的男孩面前,
我无从适从,我无比拘谨,我找不到话题,这,不是我一贯的作风。和我同事过
的一群男孩子,和super差不多年龄,我在他们中间,俨然"大姐大",我常给他们
指点人生和爱情,与他们疯疯癫癫,他们跟在我后面,服服帖帖,恭恭敬敬。
Super比同龄人成熟、深沉、体贴,虽然脸上还稚气未脱。在他身边,我有一
种依赖感,希望一切都由他来安排,他出主意我应和。可是,Super却让我做选择
题,"南京路还是外滩?"这是个难题。外滩是情侣喁喁而语的地方,我说不出口,
可是,和平饭店已到,我们已在讨论回家的公交路线,外滩将要与我们擦肩而过。
"你不笑我很难过!"我厚着脸皮看着他笑。
我们穿过人行地道到了外滩的石墙边,选择了正对滨江花园的地方,对面的
东方明珠和金贸凯悦尽收眼底,江面平静,鸣笛声声,夜风无限温柔,华灯绚烂
无比。我们倚在石墙上,说着心里的话。"假如有一个简单的人生和一个轰轰烈烈
的人生,你选择哪个?"super扭过头来问我。"简单的人生!"我回答得很干脆。
"名、权、利,都是身外之物,过眼云烟,只要自己满意自己的生活方式,能够体
会平淡中的充实和隽永,才是真实的人生。不必翻山越岭去找寻风景,风景就在
你的身边"。我又想起我的过去,想起追逐物质、名利,一心要出人头地的他。想
着我这个年龄,简单的女孩,早已为人妻人母,而我却在爱情面前无法抬起头。
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只想要个与他人一样传统的人生,我看着江面,一脸的神
圣和迷茫。Super看着我,说我的话很深刻,他也想过一个简单的人生,我的话引
起了他的共鸣。
这个夜晚,如此的美丽和纯粹,不带一丝人间的烟火。我的心灵如秋雨中的
桐花,伤感而纯洁,如飘落湖面的水仙,孤独而清丽。我在心中感谢super给我带
来美好的感觉,和不同的人竟有不同的心境。
Super陪我在车站等车,我们相互凝视,气氛不再尴尬和沉闷,久违的笑声又
轻松地响起。

(八)
与"天与地"再次相逢,我已改名"秋雨桐花",活跃在"缘分的天空"。许多人
为了我美丽的名字而来搭讪。
"天与地"冷冷地提起那封信,愤愤地说现在来聊天室的动机不同了,以前是
为了找网友,后来是为了找一个叫"sim"的人,现在,也许他错了。我说以前我也
是找网友,现在是为了等一个叫""天与地""的人。我向他表白,在网上他是我的
唯一。我们算是和解了。
"天与地"寄来一首诗,叫《思念》,写得很热烈:
思念
是一支
幽幽的蓝火
不绚丽
却肆意的灼热

思念
是一杯
等待升华的白水
热烈过
才开始纯洁
开始清澈

思念
是一根最敏感的神经
轻轻一触
就由冰点至沸腾

思念

思念是你
烧灼着我

我为他的诗燃烧,为他的情沉醉。他说,"车经过长乐路时,看着一幢幢楼,
想你会在哪扇窗口出现?如果有一天,我们在大街上偶遇,我是否会认出你?"我
说,"为什么想我们会相遇呢?网络是虚拟的,我们会把一切美丽都珍藏在心里,
不去轻易破坏他。我愿意为你,愿意为你放弃我所有,只要多一点停留在你心里,
只为多一点享受你爱意",我们热切地倾诉。
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出色、优秀、聪明、感情丰富、内心细腻,还有呢?我
这样问他。
v我们的网络爱情到了沸点。

(九)
我和"天与地"相约晚上6:30在"缘分的天空"聊个痛快。
下班后,我花了半个小时工作,半个小时读下载文章--张爱玲的《第二香炉
--铜香屑》,读得心不在焉,又到楼下吃了碗面,食不知味。我是怎么了?
我提早五分钟进了聊天室,他已在上面了。"等你等到我心痛",我言辞一向
大胆无忌。"放我的煎饼在你的手心",他表明他还没吃饭。这几天我迷上了Jack
y的歌,我用他的歌词来表达我的感情,"只想一生跟你走",但又怕太过露骨,在
后面又转折了一下"可你不带我走", "天与地"没有接我领子,故作轻松地说,"
我怎么带你,我自行车只有一个座架。"我偏哪壶不开提哪壶,"要带夫人?"他沉
默了。我依然不依不饶,"我吃醋!""天与地"怒了,"错!"我紧追不舍,言辞相
当犀利,"别假正经了,你真在意老婆,就不会下班后还来聊天"。
"天与地"沉默了,我觉得太过分,忙问他"生气了?""真的有点生气了。"他
幽幽地说。
"好不容易聊聊,又吵",他象个孩子。我突发柔情,无限向往地说,"真想靠
在你1.77米的胸怀,让冷风吹你,把你的体温给我"。外面黑漆漆的,只有风尖利
的声音,我的柔情中带着恶作剧,果然让"天与地"钻了空子,"为什么要让冷风吹
我?""我还想让雨打你呢!这样才浪漫啊!"我一会儿狠毒,一会儿妩媚。"其实
应该这样说,'想和你一起吹吹风,虽然已是不同时空...'" "天与地" 也用起了
Jacky 的歌词,"真想和你迎着风,与你说说心里的话"我对上了。"你真可人",
"天与地"一向欣赏我的语调。
我建议他帮我自建一个chatroom。他出去了,我好奇地跑到自建聊天室,看
到"仙敏奇缘"赫然眼前,心里一动。"仙敏"和"sim"正好谐音,况且我的名字中确
有"敏",我为他的创意叫绝。他曾说过他父亲是新中国第一代中文大学生,他虽
读了理工科,但从小爱好文学,看来有点功底。
"这里真安静,太好了",我由衷赞道,"我的脸笑得象一朵玫瑰花"。"真拿你
没办法,你平庸点好不好!"我就是喜欢"天与地"用这样的语气夸我,比直截了当
效果不知好了多少。"我够平庸的了,一枝玫瑰而已"。"带刺的玫瑰有一种伤害的
美", "天与地"这样说。
我突然之间觉得很脆弱,很无助,"其实,我现在真的很想和你靠在外滩的石
墙上,看对面的星星点灯",我打上这段话的时候心里很温柔,很真心,很纯净,
我想到这样一句诗"一片冰心在玉壶"。
"天与地"这家伙竟然又泼了我一盆冷水,"我记得好象《诗经》里说过,看什
么'劳什子星星点灯'...."我气得要命,嘟着嘴对他说,"你真煞风景,老是破坏
我的诗情画意。"这家伙有时脑筋急转弯,有时大智若愚,有时装疯卖傻,他总能
在关键时刻化险为夷,我总算是遇到对手了。"你真可人,如果能够,我愿意爱你
",这家伙言语相当谨慎,还给我留了一丝希望的曙光,我偏不领情,"你又不爱
我!""我怎么不爱你?""你怎么爱我?"我和他饶起了口令,我要逼死他。"我爱
--和你聊天!"这家伙又玩起了脑筋急转弯,我差点厥倒。
"怎么越说越沉重了!""天与地"和我都感到我们的聊天正往一个死胡同里去,
我们尽量刻意回避,可却不是"打情骂俏,没心没肺"的味道。反正网言无忌,我
孤注一掷,"你可以吻我吗?"看你还玩什么花样,"好啊!一个飞吻,随着电波悄
悄传送到另一端.....""我心花怒放","......悄无声息地,滑落......"哇,他
的标点用得多么聪明,多么有涵义,我也大智若愚,"啊?传.....过来了?"我退
敌进,我守敌攻,停顿了一会,"天与地"认真地对我说,"我真的好想吻你!"我
的心跳了起来,觉得脸好烫,我感觉到了,那一丝温柔的甜蜜,比真实的来得更
加激荡缠绵。
我老掉线,8:30准备要回家,可我进不去"仙敏奇缘"和"天与地"说再见了,
可把我急坏了。赶紧拨了个电话过去,可他的总机没人接。我只好重新申请了用
户名,再进去。电话响了,我对着"天与地"解释了一通,并说我要回家了,"天与
地"的声音很轻,很含糊,给我一种他在喘息的感觉,我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叫他
重复一遍,他一字一句地拉长了说"我-们-以-后-再-聊!"我感觉怪怪的,不如聊
天时那么美好。
我还是打上了"再见", "天与地"竟说,"也许网络与现实确实有距离",我一
怔,"什么意思?""我不能爱你,我不会再上网。""不会的,我会等你!"我飞快
地打了这行字,离线,关机,回家。

(十)
我有预感,"天与地"和我已过了沸点,而这种降温是人为的压抑,他不想让
网络的种子在现实中发芽。
"天与地"的来信比我预料得还要坏。
"在网络上可以一万次地说爱你,而在现实中从不想你,这点我做不到,你也
不能。所以我不会再上网",接下来是他的一首诗《从沸点到冰点》:

冰点的美,
可以让人心动,也可以让人心痛
网络是一种风景,远远的望过去,那么的美,美的让人砰然心动
可网络是种负累,轻轻的一触,就从沸点转为冰点,从心醉转为心碎
有一种美,幻化为一座冰雕,可以让人心动,也可以让人心痛

我不曾想到,我的言语已成为了他的负累,我可以漫天胡说,可他却有一份
沉沉的责任在身;我可以爱他,他却无法接受,他说过,他怕伤害我,他已没有
了爱的权利。
他的诗好美,美得让我心痛。可是,我不能让他就这样从我的网络世界中消
失。
我在《怎样面对》中写道,"让我们以轻松、平和的心情面对生活中一切美好
的缘分!我并不要求你怎样对我,我只是想寻求情感的交流和思想的共鸣,让我
们卸下沉重,让心灵轻盈飘飞,让希望独自狂舞!"

(十一)
"天与地"终于来信了,他的信让我欣喜万分。
"本打算一个星期不见你,现在,让它见鬼去吧!有空就来约我,网上见。"
我们相约在"仙敏奇缘"见面。
这次,我改名为"波上寒烟翠", "天与地"说这名字好,"碧云天,黄叶地......
波上寒烟翠",这是新鸳鸯蝴蝶派作家张恨水小说中的词,他的文学功底不赖,可
我却惭愧得很,自以为最初出自琼瑶小说,我说我真没文化,还以为...... "天
与地"调侃道,"没'文化'的才女,你以为什么?""我比较浅薄,不敢说",我故作
忸怩,他大笑,"小姐你还有不敢的事?"你瞧,他把我形容得无限泼辣,"磨刀霍
霍"我咬牙切齿,"你又不是小李飞刀?"他又装疯卖傻起来,"我不是李寻欢,你
可是柳下惠!"我故意刺激他,关于柳下惠的问题,我们也辩论过好几回,他总说,
"我为什么要做柳下惠!""你敢不做柳下惠?"这次,他被刺激成功,"你总是要让
我做点出格的事,你才开心!"他愤怒地说,"是啊,快点想!"过了片刻,屏幕上
跳出一行字""天与地"'啵'悄悄亲了波上寒烟翠一口"。我楞住了,半天没回过神
来,这可是我们在网上相处几个星期来最亲昵的网络动作了,也真难为他了,这
个谨小慎微的家伙。

(十二)
生活中,我不是个善于主动表白的人,而在网上,我敢于直言。
给Super的信中,我说希望我们一如既往。说Super你是个出色的男孩,聪明
、优秀、温柔。第一次从网上走下来,我没有后悔。
Super的回信一如他的性格,含蓄而沉稳,"可以把你对我的评价用在你身上
吗?想再次下网吗?"
"看广场的音乐喷泉,溶入步行街的人流,看霓红披挂的南京路,靠在外滩的
石墙上,看对面的繁星闪烁......我的心轻盈地飘飞。我感觉这就是世界上最美
好的事物,是任何东西也换不来的心境"。我对Super无限深情地说。
"什么时候你有心飞的感觉?"
"买冰红茶给我喝的时候,一定要我啃鸡翅的时候,在外滩说着心里话的时候,
在站头陪我等车的时候......."我在《心飞的感觉》中写道。
"我和你有一样的感觉", Super从来不会长篇大论。

(十三)
我和Super再次相约下网,和他的两个哥们兄弟一起打牌。
"沈姐",他的一个兄弟必恭必敬和我打招呼,我忍俊不禁,"小弟好"。气氛
还算融洽,年轻人志趣相投,挥牌战斗间我们如同旧雨新知。
他的另一个兄弟不时问起我和Super联络的暗号,我笑着回答他,"一碟花生
米,二两老白干"。他还狡猾地问我《星球大战》好不好看,都被我装傻糊弄过去。
我和Super很少对话。
天天旺涮火锅,Super的兄弟饶有兴趣地讲他们大学里七君子的故事,我听得
津津有味,而Super却很少插话,他坐在我身旁,不时为我夹着菜。
我们在钱柜一展歌喉,Super的两个兄弟唱许志安、张学友、黄磊的歌,唱得
深情款款,令我动容,令我叫绝,而Super的嗓音比较阴柔,适合唱熊天平和阿哲
这类的歌。我们坐得很开,自顾自投入地发挥。
从钱柜出来,将近深夜11点了,我匆忙间叫了一辆出租,挥手而去。如同"今
朝相逢,不问明天",青春的时光,欢笑的时光随黑夜而逝。黎明将临,我们却已
不记得昨天。

(十四)
Super很少给我打电话,也很少给我写信,我们淡淡地来,又淡淡地去。也许
网络中的我们不适合在现实生存,网络如同镜花水月,现实却让镜碎月缺。
我还是怀着最初相逢的心境,给Super写信,"不管时空怎样转变,人怎样改
变,我对你一如最初的相逢,直至最终收藏在心底,不再翻念"。
Super只是对我简单地说,"喜欢看你的信,爱看你的信,见信如见人"。
他说记得我说过,希望我的友情不成为他的负担,他说,"我的友情成为你的
负担了吗?"他太敏感了。
"我相信,我们彼此都不会成为对方的负担。"我用生活中不肯妥协的口吻对
他说。
我们的性格太相近了,我们总把感受藏在心里,不愿让对方知道或分担,"我
有预感,我们最终将不告而别地走",我曾在电话中半真半假地对他说,他竟也同
意我的说法。因为我们的性格,造成我们过去的错误,也造成我们现在的隔阂。
"突然觉得,你的笑离我很遥远,很陌生",曾经我们说过,我们之间的话一
万年也说不完,现在想来,是当初太自信,太沉醉,我伤感而无奈。
"再见亦是朋友",这句话不幸言中,我们就这样成为淡淡如水的君子之交,
曾经的甜如蜜随距离的改变而改变了。
从网上走下来,是一个致命的错误,覆水难收。

(十五)
"寂寞梧桐花秋月,恰是斜风暮雨时", "天与地"为我的"秋雨桐花"作了一首
如此凄美动人的诗,我感动万分。当我把这份感动和欣赏带给他时,他却淡淡地
说诗和感情是不能等同的。我知道,在网络上,我们把潜藏在内心的一部分空间
用美丽的诗句和美好的想象把它填满,我们的心灵惬意地得到休憩和调整,也许,
我们不曾用心相爱过,我们爱的是我们自己。我记得一位网友对我说过一句话,
"我宁可珍惜身边的人,也不会去期待网路上的感情",他一语道破现实和理想的
差距,现在想来,是网络的真谛。
我对"天与地"说,诗和感情的确不能等同,但的而确之是poems带动了affec
tion,affection美化了poems。这就是网络与现实不同的地方,网络的感情是以
语言和标点构筑的,但也不全是,她还牵涉了心灵深处的某种悸动,引发出共鸣,
她还是思维和观点的反应,让人有假想的空间,有时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而
现实,是具体的,有表情,有肢体语言,替代了更多的精神交流和心灵畅想。有
时,在网络上的语言是如此美好,表达得近乎完美,而在现实中,却苍白得毫无
美感。我想,是网络让我们如此美丽,离开了她,我们将不能面对和生存。

(十六)
当我化名"童话仙子"、"蕙质兰心"、"好风长吟"在聊天室与"越海扬波"、"清
而不玄"等人周旋时,我不能再找到最初与"天与地"对话、与Super相逢的那种感
觉,我麻木地在chatroom进出,心中涌起的是青涩,那初恋般美好的记忆随风飘
荡,久久萦绕在网路的天空下。

如果那天我们不曾相恋
你会忘记么
温柔的漫天飘洒的雨
和所有相拥的浪漫与回忆

如果还没有忘记那天
你会回首么
一起数着有星光的日子
一起数着爱或被爱的故事


秋雨桐花
1999.11.23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