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如果这是缘

作者:猛小虫

一、
和往常一样,我吃过饭后上了线。
喜欢进迷情酒吧。
在线12人,同几个熟人打过招乎后,竟感到没什么话了.我想在同一个地方呆
久了,可能都有这种感觉.也正因为这样,每天都有人消失,每天也都有新人加入.
在BBS上逛了逛,没看到感兴趣的帖子,于其这样还不如下了线省几个钱吧!
一层层的将窗口关闭.关到迷情时,只觉得跟前一片红色.
哦...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个南月儿,看名字应是个MM.惹得线上几个跟我有
相同嗜好的GG,DD大呼小叫,争相问好.
那南月儿也不含糊,回应迅速且不时透出点油腔滑调,使得一屏中她使用的红
色占了一大半.
网上本来MM就少,能说会道的MM更是少之又少.
我决定先看看他们的对话.这个南月儿话题还真广泛,她可以同这个大侃真爱
难求,人情淡漠.同时又跟那个合演电影,台词不断.还不时在间隙中说些自言自语
不知所云的话.
喜欢自言自语的人不多.但每个聊天室好象总有几个.
我随手打上一句:又是一个姜太公
我把这种人总比成姜太公,他们自言自语的话就象是钓鱼的钩子,而我是最喜
欢当鱼的.
她马上发现了我并做出回应:这条鱼有点拽
猛小虫:人是否都喜欢当主角?
南月儿:谁的话多,谁就是主角
虽然都没点对方的名字,但却都在回应着对方.
猛小虫:别人说:"你不讲话,没人以为你是哑巴"
南月儿:阿甘的妈妈说:"你不讲话,没人知道你傻"
这个南月儿,居然....我一时竟不知怎么讲啦.
南月儿:都知道你傻了,不用耍酷啦
哈,看来在对话上我占了不上风.那就卖卖老吧!
你好呀!刚上网的吗? (我硬着头皮主动上前搭讪)
说不定比你还早呢!
那我以前怎么没见你呀?
上网就非要上武聊吗? (她的语言好象总带点攻击性)
年青人说话好冲呀!但很有朝气,不错
别老气横秋的,你还嫩着呢!
那你以前叫什么?看我见过没
没见过,如果我告诉你以前叫什么,那你说我改名字干嘛? (她好象自有一套理
论)
她接着问:你是否感到,每改一次名字就是一次成长?
我可不想老顺着她的话讲:完全可以当作一次诞生
是呀!可以接触另一批人,引发另一些话题.
我问:你好象聊过很长时间嘛?(看她架势,她聊天有一段火候啦,也许以前就在
这儿,如今换了个名字)
呵呵,没啦.我只是四处乱跑,从没在一个地方呆久
哦?这么跳呀!是一种习惯?
(好象感到一阵短暂的沉默)不是,是在找一个人
谁?
我以前的男朋友
找到了吗?
找得到吗?我什么也没有,在网上我跟他根本就不认识.(红色的字透出一点点
激动)
他长什么样?
和每个伤心女子的回忆一个样(我隐隐触到她的痛处)
你这样找,那找到何年何月?为什么不打电话或直接去找他呢?
看来又是一段伤心的故事.是不是所有现实中被抛弃的女孩子都会跑到网上寻
求安慰?难怪说网上无美女的.
南月儿!
南月儿?
还在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原因,她就这样走了.剩下我干叫她的名字,惹得其他人
拿我当笑料.
我干咳几声,回了几句便也跟着下了线.


二
第二天,仍旧吃过饭,上线.
但没有看见南月儿,与几个熟人神侃胡吹一番.可心中总感到似乎少了点什么.
也许是我太好奇吧,好奇南月儿为什么会用那么愚蠢得近乎不可能的方式来找她的
前男友,好奇她与她前男友所发生的那段故事.
每个人上网的初衷都不同.许多人都说是为了学习呀,工作呀,把握时代脉搏紧
跟社会潮流呀!呵呵,可她却找出这么个理由.不论是真是假,这让我想起了我以前
的女友,红.
失去了红,我的生活变得空荡荡的.为了打发时间,为了填补心中的空虚,我
选择了上网聊天这个更空虚的方式.在这一点上,我与南月儿有些相似.哈,我努力
把自己与她套点近乎.
一连几天,都没再见到南月儿.可能正如她所说的.不会在一个地方呆久.她还
要找人嘛!我也渐渐把那份好奇心淡下来.说得酸一点,她可能就是我网上生活中众
多过客之一吧!
嘿.网络就象是现实的浓缩,你可以在一分钟内与别人(准确说是一个名字)称
兄道弟,打情骂俏,也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忘记那个人.
一切都是那么快.
10:45,我正在照例倒数三下话别.
迷情酒吧  欢迎 南月儿 加入  SID=4716
南月儿:你要走了吗?
猛小虫:谁叫你来这晚
南月儿:能不走吗?
猛小虫:放了我吧!明天还要干活的
(每天挣的钱,全拱手交给中国电信了,我实在是想给自己留点)
南月儿:就一会,行吗?
(红色透出一点哀求,好象藏着心事)
猛小虫:好吧!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谁让我心软呢!也许那些只是她的客套话,但我更希望是她有心事对我讲)
南月儿:算了,你走吧!
(切...要我留就留,要我走就走,MM了不起呀!)
猛小虫:明天你来吗?我等你 :)
(再怎么生气,还是得陪笑脸,谁让她是MM呢)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屏幕上也看不见她的名字.又走了!这不是耍我玩吗?
难怪她男朋友甩了她,这么任性还不懂礼貌,连再见都不说,赶着投胎呀!
不过,不知道长得漂不漂亮.如果长得象轻舞飞扬,那点小脾气我还是可以将就
的.不会不会,长得漂亮她男友甩她干嘛?哪还轮得到我?
我自认不是一个幸运的人.


三

也不知道她看没看见那句话,如果看见她会来吗?
一天,在焦急的等待中度过,好不容易熬到下班.
跳下公汽,也没走那需绕道125米而我还天天光顾的过街天桥,直接就穿了马路.
(朋友说我这是胆小与怕事的表现,我说他们没有秩序与稳重的体验)
冲进门,迎接我的却是一张话费单.没办法,老妈絮絮叨叨的批,我装聋作哑的
听.虽然离开她,我一样活得下来,但一定没现在这么鲜艳.那就忍一时退一步吧,让
她继续监护我几年.
约摸九点.我锁上房门,调暗台灯,关掉PC上那对廉价的小喇叭悄悄上了线.南
月儿正在那儿高谈阔论.还不时引经据典,旁证博引.看得出几个GGDD已让她嘴得神
魂颠倒啦.
猛小虫:口干了吧?你这样讲下去,想把大家淹死吗?
南月儿:呵呵,趁能讲时就要多讲呀!快看BBS,我发了个帖子.
虽然我很想聊聊,不愿这好不容易偷偷上的线却只看个帖子.但人家都这样说
了,这点味口还是得讲的.
猛小虫:这就去看
帖子前半部是一首席慕蓉的<生别离>,免免强强,连猜带蒙还自以为懂个十之
八九.看到后半部她所写的感想时,那真是让人一头雾水.我来回看了几遍,也没弄
清他俩谁把谁给甩了,反正里面带伤,带泪,带悔的词用了不少.
这种帖子,还真不好回.
南月儿:看完了没?这么慢,写得不错吧!
哼,小丫头,以为写得让人看不懂就叫好啦
猛小虫:很好很好,但一段缘就此了结,多可惜呀!
我跟你来个模菱两可的话,哈.
南月儿:你有女朋友吗?一定很漂亮吧?
猛小虫:曾经有过,她有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
乌黑靓丽的长发.那是比黑更黑的黑,黑色在那面前显得灰暗.那是拥有阳光七
彩的色泽,是让任何美丽的鸟羽都黯然失色的色彩.(为了给自己一个满意的解释,
这句话我找了很久)
南月儿: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猛小虫:呵呵,一次巧合
其实也没什么巧的,红是我夜大时一位同学,听别人说她是扬州人,而我总对江
南女子有种特殊的好感,尤其是扬州.这可能跟韦小宝有一定关系吧!
随即,不知不觉我们谈到江南,她对江南似乎很熟悉,而且还有自己的一番解释.
她认为于其说江南是个地理概念,还不如说成是种人文概念.我们你一言,我一语,
忘了网络外任何事物,甚至时间.
为了生命安全,还有不被老板骂,我强迫自己说"拜拜"
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脑子里一会是南月儿,一会又是红.对于南
月儿,我充满好奇.她时而深沉时而幽默,似乎又透出一点点伤感.以前有位老虫子
对我说:好奇常常是网恋的开始.我有点信啦.而对于红,我只有迷惑,我想不通她为
什么要跟我分手.那段时间,她常常无理取闹,无中生有.我对红的评价是四个字:不
可理喻.甚至有点恨她.以为我会忘了红,然而这几天又不时想起她.
如果一切不开心的事真能象美宝莲唇膏那样"不留痕迹"那该多好.



四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几乎天天都会到迷情酒吧.
在聊天室,BBS,OICQ...处处充满着我们的欢歌笑语.我们每次都会聊到很晚,
搞得我养成了夜里挑灯看键的好习惯.有时都分不清自己是在ONLINE状态还是OFF
LINE状态,当真是亦真亦幻.
我甚至怀疑南月儿是否还在寻找着她的前男友.但我没有问她.女人不希望男
人当她的面谈论另一个女人,而我也不希望一个女人当着我的面谈论另一个男人.
(这也叫当着面?)
我开始想象南月儿的样子,想她的脸,想她的眼,想她的长发(她说她也有一头
过肩长发)以及她端坐PC前十指飞扬的神态.但我隐隐发现,我所想象出来的都有着
一个似曾相识的影子.红的影子.
不可能,当初完全是红忍心抛弃了我.我找不出半条理由使红会再来找我.也许
男人天生就不是想象的动物.
猛小虫:我们见面吧!
当我以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时候.我向南月儿发出了见面的邀请.
南月儿:知道蝴蝶与纸片的故事吗?
在一本杂志上我读过这个故事.讲的是有个人在海边.远方有蓝天,白云,海水,
黄沙,枯木,船骸.这人被这种静态的美震撼了.突然,在这几乎定格的画面上出现一
群飞扬的蝴蝶,给这幅画猛的注入一股灵气.这人不敢相信,不信世上有如此景色,
不相自己的眼睛.他向着蝴蝶跑过去.近了,他已伸手可及了.原来蝴蝶只是被一阵
风吹起的纸片,转眼就落到地上.
我不知道她是把自己当成那纸片,还是把我当成纸片.反正事实已多次证明,我
是最适合扮纸片的.
猛小虫:知道.我无言以对
南月儿:这又好比堆积木,堆到一定高度时,再往上堆很可能会毁了本来的高度.
现在的高度我很满足,请原谅我的自私,我有苦衷的.
苦衷?是忘不了她的前男友,还是她长得太...太尴尬?相比之下,我宁愿她的苦
衷是后者.
猛小虫:我不在乎外表,真的!也许我们会堆得更高!!!
我已感到她的意志在动摇,相信这一个多月的网费不会白缴.只要再加强一下
火力,敌人终会弃械投降.
猛小虫:如果这一个多月以来,你我之间还不能称为爱,那至少也是爱的一部分.
多看看网络文学,你会找到不少攻城拔寨的利器.比如刚才那句话,我就用它骗
了不少MM.
南月儿:我现在很乱,让我想想吧!你也该去睡啦.
梦里,我看见红色的字正向我招手.


五

啊哦...啊哦...
刚刚连上线,我的OICQ就叫起来了.一看,竟然是南月儿.
"明晚六点,三阳路那个特康总店,我想我会认出你的!"
看看时间,是今早四点发给我的.这丫头,网瘾比我还大呀!等了她一个多小时
也没出现,看来今晚她是不会来了.
好吧!下线,反正明天要看见真人啦.
三阳路,特康
迎面扑来的暖气让我有点受不了.环顾四周,右边靠墙有人起身向我招手,那人
有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我在她对面坐下.
南月儿:我早想到会是你啦.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南月儿就是红?就是红?
红:你对长发的形容还有对江南的向往都没有变.
而红好象比一年前更漂亮啦.不不不,现在我的脑子很乱啦.
"为什么知道是我,还答应见面?"我努力让自己使用平和的语气.
"我就是在找你!"
"为什么还要找我?"这句话能缓缓说出,连我自己也有点惊讶.
"以前是我的错.我以为你会象往常一样,再来找我.但我错了,我知道我是真的
失去了你."她的眼睛好象也会说话
我点燃一支香烟,本想看看青烟升起的样子,哪知拿烟的手却抖了抖.
"我伤害了你, 我不能原谅自己.后来得知你在上网,我想如果你我还有缘,就
让我在网上遇见你吧!那天我想了一夜,我并不奢求能再次拥有你,能再见你我已很
满足啦."
咖啡的味道苦苦的,我的面前尽是烟雾.
当我感到再这样沉默下去只是浪费时间时,红与我很有默契的同时起身.
向车站走时,我们没有说话.我低着头,看到鞋子上溅满了化雪的泥水.
车来了,红的长发被满是雾气的车窗挡住.
汽车缓缓起动.
售票员探出半个身子,对我大声喊着"过二桥底,过二桥底".并用右手使劲的拍
着车身.车身满是灰尘和泥水,但"今生有缘,今世无悔"这句广告词却清晰可见.
当车后门划过面前的那一刹那,分明有股力量把我推了上去.


完



猛小虫/武汉
2000.01.22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