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舒涛到美国快两年了,两年一眨眼就过去了,容不得人多想。现在回
首,他惊讶地发 现自己虽和刚来时一样想念着大洋彼岸的尹竺,却已不再是
当初那个单纯的大男孩,而是 一个有过复杂感情经历的男人。有人说女子18
岁就成熟了,而男人要到28岁才成熟,舒 涛今年刚好28岁。
  舒涛26岁念完硕士,轻而易举地联系了一所美国的大学念博士。
  舒涛每天给尹竺写信,可孤独还是时不时地袭上来,尤其是晚上,他就
特别地想念尹 竺,想念她娇小的脸上纯纯 的笑,她挽着他的臂靠在他肩上
的感觉。登记十天舒涛就匆匆 踏上了赴美的飞机,连个婚礼也没有。等她来
了一定给她补个婚礼,舒涛曾不只一次对自 己发誓。
  来到西雅图几个月后,舒涛已经熟悉了环境和课程,论文课题也跟原来
修硕士时差得 不远,轻车熟路。每天下了课,除了给尹竺写信,便是坐在计
算机前写程序、调程程序、 跑程序。有时程序跑一趟要十分八分钟,干别的
也干不进去,索性在万维网上滑水,在网 络游戏上玩练功游戏,有时也读读
网上的新闻组里乱七八糟的讨论,偶尔也跟着说两句。
  有一天转进一个台湾B B S,在聊天室结识了阿碧。阿碧正在台大读最后
一年,她很 活跃,常在B B S板上贴文章,而且是最受欢迎的版主之一。舒
涛有空就连进那个聊天室, 每次都能在那儿碰到阿碧。有一回舒涛问:
  “怎么每次进来你都在?聊得开心吗?”
  “在这儿就是等着你来呀,你不在我怎么会开心?”她说。
  舒涛心里禁不住一抖,好在是对着屏幕不用担心失态,便说:“嘴好甜
哪!那我来就是 专门来看你的啦。”
  “真的吗?”她问。
  当然不是真的,他也没把阿碧的话当真。但和阿碧说话舒涛特别开心,
因为是对着屏 幕,平日里在女孩面前的君子风度就免了,从不敢开的玩笑,
从不调的情也脱口而出,隔 了个太平洋,就是恼了也不会一巴掌扇过来的。
阿碧也不存戒心,他们讲话也从来都无拘 无束的。
  2月28日,阿碧在“男孩女孩”版上贴了一篇文章说2月29日在英国是女
孩求爱节, 这一天女孩可以向她的心上人吐露真情,如果那男孩拒绝的话,
他必须付给女孩一便士, 而从古至今真正在这天拿到钱的女孩很少很少云
云。第二天就是2月29日,舒涛一连进聊 天室,阿碧就开口向舒涛要一个便
士,舒涛只觉得浑身躁热,不知如何应付,最后憋出一 句:“我没有英镑,
只有美元。”稍后又见到阿碧的文章说她向一个男孩要英镑,那男孩 说只有
美元,没有英镑,看来又要等4年了。舒涛无法不感动,令他感动过的女孩子
尹竺 是第一个,再就是阿碧了。
  从此舒涛和阿碧在一起聊天的时间越来越长,谈得自然更多了。他们谈
大学生活,谈 台湾谈大陆谈美国,谈看过的小说和电影,无所不谈。舒涛不
再感到寂寞孤独,在美国没 有尹竺的日子里头一回感到由衷的快乐。
  他俩聊得更多的是各自的感情生活,舒涛娓娓地讲她的尹竺,阿碧时不
时插上她一年 前失落的青梅竹马的男友志文。
  舒涛带着阿碧进网络游戏中模拟的世界中漫游,舒涛代号银狐,阿碧代
号鸣鹿。他们 在幻想的世界里周游,学功夫斗恶魔,爬山越岭闯荡江湖,甚
至在大沙漠的绿洲里建了一 个小家。阿碧说这里好浪漫,自志文之后她还从
没和别人讲这么多话,也从没这么开心过。 尽管他们从没见过面,却觉得对
对方非常了解。舒涛说很奇怪,他身边这么多人他从没交 上朋友,却和未谋
面的阿碧这样熟。阿碧说:“你身边的人的外表使你不易深视他们的心 灵,
而当你看不见他们的长相、身材,看不见他们的衣着,就像你和我,如果你
相信你看 到了什么,那你看见的便只有赤裸裸的灵魂。”阿碧在现实的生活
中没有知心的朋友,她 在别人的面前是个活泼开朗洒脱的女孩,她不愿别人
知道她常常流泪,有过自杀倾向。舒 涛的现实生活中只有尹竺,四面八方都
是尹竺,他没有也从没想过有可以交心的朋友。
  舒涛和阿碧约好了,模拟的世界不能与真实的世界混淆,可人的感情却
不总能分清哪 些是幻想中的感受,哪些是真实的心动。一次银狐被闯来的狮
子咬死了,虽然游戏中的银 狐可以复活,可阿碧还是在计算机前哭了。就像
要朋友似的聊天,可阿碧不自觉地总有要 把尹竺比下去的企图,后来舒涛也
动摇了:“你告诉我,你那天向我要一个便士,是真的 爱我吗?”阿碧说:
“如果我不爱你,我会整晚整晚到网上来陪你吗?如果我不爱你我会在 梦里
梦到和你手牵着手吗?”舒涛眼角潮了,自己不也几乎用所有空余的时间来和
阿碧在网 上说话,不再那样想念尹竺了吗?舒涛想: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
么办法呢?尹竺和阿碧他 谁也不愿伤害,谁也不愿辜负,只能走着瞧,该怎
样就怎样吧。阿碧让舒涛答应她,在她 死的时候能去台湾看她,他答应了。
还特地给阿碧打了个电话,不让她有轻生的念头。她 在电话里说为了舒涛,
她会活着,因为她死了,他会伤心。
  后来阿碧又说,她前半生爱的是志文,后半生爱的是舒涛。舒涛说我不
会放弃尹竺的, 我发过誓的。阿碧就说大学毕业后来做他的情人,跟他在一
起一定会很幸福,舒涛说走着 瞧吧。舒涛有种莫名的责任感,对阿碧怎么也
说不出个“No”。但阿碧的情绪总不稳定, 她不想破坏舒涛的家庭,也不想
伤害尹竺,可她又不甘愿只是做个情人,于是经常说要分 手,可说了再见后
却不想离去。直到有一天,她终于忍受不了说:“我宁愿你说你更爱你 的太
太。”这话如一声雷炸在舒涛的耳边,他突然意识到已经好些日子没有想起
尹竺了。 和尹竺在一起的4年虽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却是舒涛一生中最纯
真最美好的时光。本来 到网上来是消愁解闷的,不知不觉陷得那么深。舒涛
突然明白了自己一开始就想让阿碧爱 上自己,一开始就没想放弃尹竺,说走
着瞧的时候他就知道结局是什么,只是他不想离开 阿碧。不愿回到孤独的现
实生活,美国的生活很自由,美国的生活也很寂寞。舒涛没有作 任何解释,
让美好的保持美好吧,他喃喃地对阿碧说:“好吧,我更爱我的妻子。”
  在他们分手的时候,舒涛还是觉得舍不得,向她要张照片看,阿碧也要
看尹竺的照片, 舒涛扫几照片e-mail给她,阿碧没有回他的e-mail。两
周以后舒涛收到阿碧的一封信, 唯一的一封信。 狐儿:
  近来好吗?我好想告诉你我心中的想法,但有太多的话要说,反倒不知道
该怎么说。你 该奇怪为什么只要了你妻子的照片而从来没有问过你的长相,
其实在我的想象中你就是志 文的样子,根本无需问的。要了你妻子的照片也
只不过是不相信你有个妻子。我曾试图把 你从你妻子那儿夺过来,见到她的
照片,看她天真无邪的笑容,看她那副能干的样子,我 觉得愧疚。我们的那
幕还未上演的戏,是命里注定要被砍了的,就像我和志文的爱情。我 是个在
家里被娇惯坏了的孩子,想要的东西总要得到手,对志文的痴情有很多任性
和不肯 接受现实的成份。
我到网上来找寻一个梦,我想我找到了。至于我答应寄给你我的照片,sorry
,我食言了。 珍重!
   梦中的鸣鹿  



回爱情小说首页


网中情 

作者:y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