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并非网络爱情

作者:水晶

我的初恋故事与网络无关,事实上,那个时候学校和CERNET还没连通,时下
流行的网络爱情在当时根本还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所以我和她也不是通过网
络认识的。网络与我的故事的唯一联系可能就是若干年后,我在学校的BBS看到有
人写了纪念她的文章,而现在我又在网络上追忆我们的往事。我不想用‘她’来
称呼我曾经的最爱,可我又不能直接叫她的名字,毕竟,事情已经过去,我不想
因为我的疏忽而给她带来丝毫的伤害。所以她叫“薇”,因为我觉得她象林心如
演的紫薇那样美丽脱俗、才情四溢,而且也有一双大大的眼睛。

我和薇的相识缘于那一年的冬天。因为是大学的第一个寒假,所以一放假,
大家都急不可耐地想要回家。大一的新生好像总是特别重视同乡的情谊,我们一
大群人决定结伴而行,我自告奋勇担当了定购8张火车票的重任,然而最后却只拿
到了6张,正当我为这额外的两张票忙得团团乱转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了薇。她
是来拿车票的。当时的说了些什么我已经不大记得了,唯一印象清晰的是薇穿了
一件紫色带花点的上衣,头发结了辫子,和学校里其他女生的打扮不太一样,是
种古典而特别的美,还有就是她的眼睛很清很亮,象秋天的湖水。我想没有一个
男孩能抗拒这样纯粹的美丽。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学理工的人看的数
理公式多了,对浪漫的理解往往很多时候就仅限于字面上的意思,可是那一刻,
当我触及薇的眼神,我觉得心中某些僵死已久的东西复苏了。我也不相信什么一
见钟情,可是我必须承认,那一刻我的心动了。我不得不相信,人与人之间必定
存在某种特别的联系,是前世带过来的,不然为什么有些人相识了很久,彼此之
间依然陌生,而我和薇初初相见就有倾盖白首的默契。至少在当时,我是这样以
为。

我把我的车票给了她,能为喜欢的人做点什么,在我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莫
大的幸福。我没有告诉她真实的情况。

几天后,我们在回成都的火车上又相遇了,薇坐在我的对面,是靠窗的座位,
所以我可以假装看窗外的风景而直视薇的眼睛。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我想那
一路我们玩得很开心,我很活跃,我和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女孩一道向薇请教怎么
将魔方翻六面,我认了薇做我的师祖(因为我比旁边的那个女孩要后学会,所以
她是我的师父),我将翻好了六面的魔方变成各面中心不同的新式样,表明我这
个魔方门第三代大弟子不但能继承祖业,还能将师门绝学发扬光大。我让我的薇
师祖再教我点什么,结果遭到师父残酷打击,说我魔方大法尚未纯熟,不得再练
别项武功,哼,其实是怕我学了师祖的绝学超过她。我当然不服,和她争辩起来,
直到薇用一只空雪碧瓶子轻轻敲了一下我的头。这里要说明两点,雪碧瓶子(不
是玻璃瓶)和轻轻地(不是重重地),不然薇的淑女形象不是全被我给破坏了。
我抬起头,看见薇在微笑,知道吗,薇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象一朵花,是小蜜
蜂看了也舍不得采蜜,怕一不小心碰歪了花蕊的那种。

那时候,北京到成都的火车还没有提速,我们坐的也并非特快,这一路整整
花了36个小时,是两夜一天的辰光。奇怪的是我一点都不感觉累,反而希望这旅
途能一直走下去,48小时,72小时,越长越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总是过
得特别快,痛苦和麻烦的事儿好像也比较容易克服。我忘了车厢人太多伸不开腿
的不快,也忘了36小时内只上了两次厕所的不便,只记得我们两夜未曾合眼,热
烈的谈笑、玩笑和争辩。

我是多么快乐啊!

过了这么久以后,回想当时的情景,我还能品味出那种快乐的滋味。客观的
讲,那次的旅程几乎是我大学四年中条件最差的一次(春节、直快、硬座),而
以后的几学期我差不多都是坐飞机回家的。可我忘不掉它,因为有薇在,最平淡
的旅程成了最美好的回忆,是十八岁的甜蜜蓝调。

火车终于还是到站了,时间并不因我的希冀而停止,欢乐的时光走得快些,
忧郁的时光走得慢些,就是这样。

我们终于要分手了,没有依依不舍,游子归故乡的喜悦冲淡了我些许的离愁。
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那时因为搬家的关系,家里电话还没装好,所以我留了
我妈的BP给薇。我和薇的家都在成都,又都是第一次回家,所以我们都有父母来
接。我和薇在站台分了手,互道珍重,我拜托她将同行的一位同学送回家,因为
接薇的车比较顺路,而我则去帮我那位倒霉的师父找找看有没有人来接她。还好
运气不错,我终于可以一个人轻轻松松回家了。

那个寒假,我和薇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除了在回家的当天,薇
给我打了个传呼,告诉我她已经到家了。我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我们有各自的
天地,我们和各自的朋友讲述着我们半年来各自的新奇。象两条小溪,它们在某
个特定的地方交汇了,欢快的流淌,留下一些快乐的水迹,然后又奔向各自的远
方,只是不知道它们是否还有相逢的一刻。我想一定会有吧。

大一的下学期,没有了初到学校时的新鲜,于是乡愁就变得加倍的真切。学
校的各省同乡会也趁着刚开学不久,大家功课比较轻松,不断搞一些户外的联谊
活动。我们四川同乡会不知是谁的主意,组织大家去海淀黄庄的一个露天冰场滑
旱冰。那时候成都街头正流行滚轴溜冰,寒假里我就被初中同学拉出去滑了好几
次,算是有点基础,所以也报名去了。

完全没有料到,我又见到了薇!

那天天气不错,阳光把城市染得金黄金黄的,没什么风,这在春天的北京非
常难得。我和一个高我一届的男生,载了薇还有另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一道骑
车去海淀黄庄。关于这一点,我一直很怀疑:我是怎么和薇同行的。是我约她的
吗?以我的性格,这不可能。事实上,我是一个性格内向而有点害羞的男生,虽
然不至于一见了女孩子就脸红,但要我主动去约一个相识不久而又心仪的女孩,
难度太大。

我载了薇,我们欢笑着在四通桥的荫影里穿行,我们在金色的光线中留下长
长的剪影,然后,我们在冰场上自由的奔行,一圈又一圈,我牵了薇的手,我们
翩翩起舞,象王子和公主,最后我还吻了薇,在太阳公公金颜色的胡须里。

对不起,我发觉我的记忆开始出错了,它欺骗了我(或许我的潜意识里一直
希望这样),事实上那天什么也没有发生。我的单车后座上坐的根本就不是薇,
薇在另一辆单车上,我的溜冰技术也远远谈不上优秀,在冰场我们甚至连并排滑
冰的机会都没有,因此我也绝对没有吻薇。原来一切美好的,都只不过是我的想
象而已。

我们从溜冰场回去的时候,天色还早,于是就去了那个高年级男生的寝室。
因为大家都没吃饭而时间又不凑巧,所以决定煮方便面解决问题。等待电热杯煮
面,是一段静谧的时光,我们都沉默不语。薇拿起了墙上的吉他,随便拨弄起来,
于是,音符开始在空气中弥漫,叮叮咚咚,不知是什么曲子,只觉得平和安宁,
意境悠远,象《笑傲江湖》里的清心普善咒。我看着薇,她纤长的手指在琴弦上
飞舞。我有些痴了,一动不动,生怕一不小心会破坏了这人琴交融的完美。

时间凝滞了,记忆里的画面永远定格在那个下午。如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背景是学四楼二层一间略显破旧的男生宿舍,主角是抱着吉他的薇。阳光斜斜的
从窗外照进来,将薇的发丝映成金色,象芭比娃娃,漂亮极了。

那个学期接下来的时间,我一直忙着学计算机。我用刚刚学的C语言编了很多
在现在看来不值一哂的小程序。因为听薇说过她很佩服那些计算机学得很棒的男
生,我希望我就是这样的人。那个学期,我写了一个反病毒的软件,参加了学校
的比赛,并且拿了一等奖。我很高兴。我想如果薇知道,也会为我高兴的。但我
没有告诉薇,我觉得自己懂的东西还太少,而且这样的成绩应该只是开始。我拼
命看书,抓紧每一分钟上机,我相信绝代之英雄,终有一日会长成。等到那一天
我再告诉薇,我要薇因我的成功而骄傲。

那个学期期末,我的《大学物理》考试不及格,这对我打击很大。从小到大,
我都是父母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我从未想过自己会跟
“不及格”这三个令人羞耻的字眼联系在一起。客观地分析,主要是我考前过于
相信物理老师的话,以为考题不会太难,没怎么看书,但也有一小半是因为我花
在计算机上的时间太多了。我绝对没有半点责怪薇的意思,我不是那种出了事情
就委过于人的人。我只是觉得很灰心,我想让自己完美,却一不小心变成了残缺。
我害怕面对薇,薇是那么完美的一个女孩,而我呢。

七月到了,是放假的时侯,然而我们学校很特别,一年有春、夏、秋三个学
期,别的学校放暑假的时间,正是我们夏季小学期开始的时侯。薇和我不同系,
她所在的系小学期比我们系短,所以我们没有相约一道回家。

那一年的夏天,雨水特别多,我在北京饱受了淋漓之苦。从我住的学二楼到
校计算中心并不算长的水泥路面被一帮不知从哪儿来的民工残忍地切开了两道口
子,浑黄的泥浆溢满路面。我常常在这样的泥浆中踮起脚尖,蹦跃着奔向计算中
心,也常常在蹦跃中思念着薇:她在远方还好吗。

小学期结束后,我终于可以踏上了返乡的归程,那一次回家的路很不顺,仿
佛在预示什么。连日的暴雨引起了山体滑坡,列车行到广安附近就不能前进了,
耗时96个小时之后,列车终于绕道重庆回到了成都。想到马上又可以见到薇,我
很兴奋。

到家的当天,我没有给薇打电话,第二天也没有,说不清是什么原因,也许
是近情情怯。我太过缺乏勇气,我不知道爱要怎么说出口。犹豫了很久,最后我
还是鼓起勇气拨了薇的号码。

那一日天空阴霾,屋里的光线很暗,我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很快。拿起电话,
我就忘了原本的目的,我和薇聊了一些很平常的话题。我们讨论方便面是煮煮好
还是不煮好,我问电视台正放的《希望之鸽》怎么样,她说孙兴挺好,我就说曾华
倩也不错,我还说《妙探Smart》里那个家伙真搞笑,和上司谈话老用一个放下就
讲不了话的隔音罩。我们聊得很开心,忘了时间,这样的话题对我们来说比较轻
松而且容易接受。我们足足聊了有一个多两个小时,直到午饭的时间。在此之前,
我从未试过与一个女孩讲这么长的电话。后来我们又通了若干次话,每次都几乎
在一个小时以上。

然而,我们终于还是没有见面。

关于大二第一学期发生的事情,我的记忆很模糊,但我清楚,必定有些什么
发生了,在我不知道的角落,悄悄的,不然我和薇的故事不会嘎然而止,连一个
完整的句号都没有。

我的大脑拒绝回忆那些日子我和薇之间发生的一切,我的手指敲不出与之相
关的任何句子。我只知道结果是我永远失去了薇,抑或本来我就不曾拥有过。

之后的那段时间我非常落漠,常常在大家最快乐的时候在心底落泪,我想我
的欢乐让薇给带走了。那种刻骨铭心的忧伤,是我不曾体会过的,也是我不堪承
载的,在我十九岁的年纪。我用学习和工作占满了所有的时间,我开始继续疯狂
地写我的程序,强迫自己象喜欢薇一样喜欢电脑。我参加了很多竞赛,拿了这样
那样的奖,我上了电视,我加入各种讨论会,在这座城市和那座城市间游弋。可
是,那又怎样,我失去我的薇了,我的成就变得毫无意义,我的理想不再是做什
么中国的Bill Gates,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如果成功需要付出这样沉重的代价,
我情愿什么都不要。

如今,我已离开了那所曾带给我欢笑和忧伤的学校,还有那座城市,我在陌
生的异地度过了我研究生生涯的第一年,然后又回到我的故乡。我和薇在同一座
城市里生长,呼吸同样的空气,却在不同角落里过着各自想要的生活。我不想打
听薇的情况。或许当时间过了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或者更久,我们都已白发苍
苍,我能在这座城市的街头遇见她,相视一笑,然后平静而真诚地问侯一声:
“Hi,你还好吗?薇”。

于是,回忆就在这一刻无悔了。

后记

当音乐跳动了最后一个音符,当手指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句点,我的故事
结束了。我看了看屏幕右下角的时钟,已经是凌晨三点。窗外一片漆黑,除了远
处楼房窗口里透出的几星微光,我什么也看不见。我相信每一扇窗户里,每一盏
孤灯都有它不眠的理由,只是不知灯下的人是否有与我同样的心情。我关了台灯,
闭目冥想,时光在我的脑海里飞逝。然后,我微笑了,我知道我终于可以和那段
忧伤的岁月说再见了。

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想记录年少岁月的一段心情,毕竟,它曾真切改变了我
的人生态度,它让我变成了现在这样的人而不是别的什么样子。我不敢说要将它
献给谁,即便是薇。我只希望每一个读了这个故事的朋友,能够继而怀想起那些
清涩的日子,想到我们都曾为了某人某事而笑过、哭过、感动过。我也希望通过
它结交一些真诚的朋友,有朋友分享,快乐也会变得容易许多,所以请容许我留
下自己的伊妹儿crystal@263.net。有空了,不妨写封信给我。

最后我要感谢Lover邢育森,虽然他并不认识我。我们曾在同一所大学的同一
个系学习,他拿到博士学位的时候,我也本科毕业离开了学校。我是在看了他的
《至爱情深》以后才萌发了写点什么的念头,所以我写了,虽然我的故事没有他
们完满的结局。我也要感谢同样不认识的yeby网友,我下载了他网站上的迷笛,
没有音乐的陪伴,我断不能完成这篇文章。

而现在,我要睡去了,我的心情很好。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凌晨

水晶写于成都家中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