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风逝
作者:一阵风 时代书城
引子:

日子总是在指间悄然溜走,正如花开花谢般让你默默拥有, 然后
失去

岁月被启封后,随着时光的飞快流逝,我知道,我的日期--------
爱你一万年的日期已经失效

后来我才知道我也曾经真正拥有过你



第一篇:认识我,是美丽的开始


(一)


那一段时间我几乎成为一部相亲机器,三叔,二婶,妈,同事,朋友
们几乎天天让我去见每一个我从未见面的在他们眼里是世界上最好
的女孩们

每当想到我就要和一个个从未见过面的姑娘相识,相恋, 甚至结
婚,我全身就不寒而栗

我并非独身主义者,也不是那种特别的想先有事业再有家庭的人,
走在街上望着成双成对的恋人,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但一想到
要与对方的亲戚或朋友周旋一番,固定的回答一些例如:"你的父母在
什么地方上班啊?","有什么业余爱好啊?","上班好还是上学好啊? "
之类的问题,我就有一种肉的感觉,我就是一块放在商店面板里的肉,
待价而估

"德性!", 每次相过亲后媒人看着女方的背影总是略带攻击性的
安慰我,好象这世界上除了我就没有什么好人了, 碍于脸面和情面我
不得不装出一付笑脸,"谢谢你了,XXX姨,真是让你太费心了"

可GIGI成天逼着我去见那些她认识一天或认识一年的朋友们

我认识GIGI的时候,她只有十六岁

那时我是初三刚毕业,因为努力想再证明一次自己的原因, 我主
动要求继续留在初三里辅助那些低我一届的孩子们,老师和家长们被
我的毫不利已专门利人的精神所感动,不犹豫地在我的档案里盖了章,
坦白点说,我留了级

在初三那年,我很快就在学校里出了名,学习好,又能玩能闹, 甚
至有好几次聚众打架,我相信学校领导手里的好学生名单上有我的名
字,我同时相信学校领导手里的坏学生名单上也一定有我的名字

后来我才知道在GIGI心里那时的我象个英雄

我们是在网络上重新联系上的,MUD,<<江湖风雪情>>


---**********
我披上全身的装备,把黄金重剑放到右手,望望远方的启航镇,
"穿过这个地带,我们就能到达启航镇了"

指南镇到启航镇就这一段路途最为危险,不在于令人难以明辨的
道路,而在于膘悍的敌人和令人齿冷的PK, 看看屏幕下方的体力值和
战斗力,我忍不住舔舔嘴唇,仿佛也感到恐慌难当

就在这时GIGI出现了,她领着一帮极威猛的强盗, 骑着矮小的蒙
古马,扬着手中的圆月弯刀出现了

我已在机器前坐了一天,我不知道在我周围和我同样坐了一天的
网迷中哪些人是我这次任务中护送的商人,同样的遭遇对我来说是司
空见惯,由于我的哥们是<<江湖风雪情>>的网管, 所以我的级别从来
没低下过三十级,在大小数十场阵仗中我除了受伤还未失败过

"把所有的重物丢下,黄金也一样,只带上两天路程的干粮和清水,
我一出手你们就跑,越快越好",我一气敲入这些话, 心中有些失败的
惭愧,却也满布一种大战当前的快意
---**********


那次遭遇后我和GIGI重逢了,由于我在游戏中使用的也是真名,
所以在她的发问下我很快认出了她,其实最得益的要算是她的那帮属
下,如果我和GIGI互不相识, 恐怕他们现在已经在科大镇排队等待重
生的机会了

她是在CHINANET网吧上的网,我是在科技中心上的网, 我看着她
走进科技中心大门的时候,差点认不出她,她长大了

之后我们经常一起上网,在网上她是个侠女,侠盗,而我, 除了做
杀手之外还做雇佣兵团的老大,我们经常合作打劫富户, 但我们从不
惊扰贫民和新手

每次星期天她总要打电话问我是否有时间陪她出去,每一次的理
由都不同,但有一点相同,她非要给我找个GF,有些时候, 躺在被窝里
的我真觉得女生真烦,她总能找到原因为自己辨解, 看到她一副委屈
的样子,我真恨不得她快点嫁出去

在我的心中她始终象个妹妹


(二)


---********
风声在身边穿过,我站在国脉山上,注视着我的对手,他的全身包
在一片亮银色的甲片下,脸上的护甲反射的阳光遮盖不住眼里放出的
丝丝杀气,他的手里握着一把纯玉长剑,剑尖斜指下方

我披上圣甲,抬起持剑的右手,剑尖遥指天际,这是勇士们决斗之
前的礼仪

没有任何声音,我和他急速奔袭, 剑与剑相激的声音久久回荡在
山谷之中,迸出的火花似要飞出屏幕,夺人双目,燎乱的剑光包围着我
们好象两支相互交错的火球

五十回合之后,我的左肩受了重创,屏幕上的体力值明显下降,对
手的全身护甲帮了他的大忙,其实他真的很历害,至少高我三个等级

当我只能使用右手的时候剑力已明显不足了,回身的速度和空中
的流畅性已大打折扣,对手又在我身上留下三条血痕

好在时间帮了我的大忙,每个阵仗都有时间限制的, 我终于能够
停下来,血液滴在地上分外鲜明,对手轻笑了一下,"一阵风,久闻大名,
不过如此"

我也轻笑,只有轻笑了,"不敢当,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我打开了<<风雪天下>>---一个在网管间密传的工具, 这个工具
经过历届骨灰级玩家们的精心淬炼,已经成为高级人员中最为实用的
跟踪工具和修改工具
---**********


"风,你的电话",科技中心的紫儿向我喊到

"谁的?我正忙呢!",我头不回的答到,由于我和网管的关系,所以
这个科技中心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我的兄弟姐妹

"小妖的,你接吗?"

这家伙,总在我最脱不开身的时候打扰我, 上次因为看他打来的
传呼,我险些命丧丹东城,还好的我另一个朋友及时接管了我的机器

"风,晚上有个聚会,你过来吧,我到时传你", 小妖的声音总是不
紧不慢

"知道了,没事别总烦我,我挂了!",我急急的回到了座位旁


---**********
回到机子前,我的<<风雪天下>>已经显示了IP,但这个IP是我的!
对方一定利用PING中的BUG,通过代理把我的IP反馈回来,这个家伙,
我遇到了对手

我施放了一段"蠕虫"程序,它会顺着与我联系的信号进入对方的
机器,但是全然无用,对方好象不在线了,一点信息也没有

屏幕上的我依旧流血不止,望着变红的体力值,我键入测试程序,
"WARNING"闪烁不止的屏幕提示我可能无法正常回到医药站

时间一分一秒在过去,我的体力已达到崩溃状态, 天色早已昏暗
下来,远处时时传来野狼独有的长啸声,我知道,如果我再不采取行动
的话,我就将成为这个游戏开通以来第一个四十级以上的喂狼的高手
---**********

"小东,快点帮我弄好!",我在科技中心里大声喊到, 小东是这个
科技中心的网管,我的哥们,我能在<<江湖风雪情>>里一直活到今天,
而且成为高手中的高手,和他的帮助是分不开的,每次我受伤后,体力
被他再次弄好后,我总有一种凤凰重生的感觉, 每次恢复都能使我的
等级飞跃

"CRACK还这么大声,小声点",小东总是非常谨慎, 但他的技术一
流,长期的网管生活使他养成了沉默,稳健的性格

"咦?有人救了你!我查一下",他在一通狂敲键盘之后眉头微皱了
一下,其实最吃惊的还是我,我在<<江湖风雪情>>中从没有一个朋友,
GIGI算是朋友?我常把自己比喻成"孤独的狼",小妖他们则称我为"孤
独的色狼"

"没有痕迹,高手,路被扫得很干净,日期文件也没有,后门被关闭
了",随着小东键盘速度的加快,他的嘴里冒出一些很专业的术语

"截断数据流,反馈,成了!是CHINANET网吧!",小东最后提供了救
我的人上网的地点,但是没有时间,没有IP,没有访问记录, 等于空欢
喜一场,其实我最关心的倒不是救我的人是谁, 我更想知道的是倒底
银甲人是谁?对于这点,经过了一阵努力之后,小东一无所获


(三)


当我赶到肥牛城时,我的哥们已经围坐在桌子旁了,小妖 ,老妖,
龙卷风,枫之舞这几头烂蒜无一缺席, 我们是从小时候就在一起瞎混
的朋友,一直到上学,上班都没能把我们这帮臭味相投的朋友分开

朦胧的烟气很快笼罩在我们桌子的上空,在大家七嘴八舌议论小
妖的桃色新闻的时候,龙卷风轻车熟路的点了七八个带肉字或带反犬
旁名字的菜,顺手要了十盘肥牛和一盘对虾,接下来是一吨胡吃海塞

在干了十几坏啤酒后大家的神色变得轻松,散漫,不着边际的话
题一个接一个冒了出来,除了网络之外,女人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一个

"前天我见到一个初中的同学,变样了!真是, 我初中时就没看出
来,鸡窝里飞出一支凤凰!",龙卷风挟了一只大虾后大声说到

"岂只一支凤凰?记不记得亚亚?那个上课总爱睡觉的妞?现在穿
了一身条子绿,那天我一见,差点不敢认!"枫之舞满嘴的肥牛咕哝着说

"你说上学时我怎么就没注意她们?失误失误",老妖跟着瞎起哄

"风,你怎么不说话?听说你见到了GIGI?",见我光顾喝酒,小妖挟
了一个鸡翅斜眼问我

"得了吧,那跟那啊?那个丫头,烦!说你说你,听说你泡上了个俄
罗斯的姑娘?是不是真的,哪天领来让咱哥们开开眼!",带着些许的酒
意我的说话开始有点语无伦次起来

"还用哪天?今天,走,我领你们见识见识",小妖也明显的喝多了,
拿起衣服起身就走

我算了帐后出门拦了两辆捷达,在车子开动后我明显感到胃里有
东西在蠢蠢欲动,有一种向上返的感觉,我关了车窗,枫之舞在我的后
座递过来一只烟

小妖他们坐的车与我们坐的车并列而行,从车窗户望过去, 小妖
的脸忽隐忽现,路上的斑马线在我们的车下飞驰而过, 我们象两只线
上的蚂蚱,相互挣扎却无法摆脱

夜晚的霓虹灯光使这个城市越发显得糜乱, 我们最终到了一家
"小街歌厅",昏暗的灯光投射在歌厅里疯狂乱舞的人的身上, 象一群
兽在摆尾摇动

找了一个吧台,我们几个又要了十瓶啤酒,酒入英雄肚,不服天朝
管,小妖和老妖明显的喝多了,跳起舞来象两只笨猪摇来摇去,在酒精
的麻醉下,小妖打了几个传呼叫了几个小姐

当二个花枝招展的小姐依偎在小妖和龙卷风身上时,我忽然有一
种家的感觉,我想回家,我摇晃着想走出疯狂的人群,想走出疯狂的音
乐,在我经过小妖身边的时候,他伸手拉住了我

"来,陪她跳个舞",小妖的舌头已经明显说不清十和四的区别

"我不,我要走",我的舌头也已经明显说不清四和十的区别

"给我面子,要不就不是哥们!",小妖拉我胳膊的手开始加劲

小姐向我身上贴来,我突然有一种极其强烈的厌恶感, 我推了推
她,"对不起,小姐,我不会跳",然后一把拉开小妖的手,"去你妈的,谁
和你是哥们"

小姐吃了一惊,但风尘中的经验使她的脸色马上恢复了甜甜的笑
容,"哎哟,哥,干嘛发火啊,不会跳我教你啊,来"

小妖一把拉开她,大声向她喊到"去你妈的,滚!", 脸上的青筋尽
露,狰狞的模样象一只负伤的狼

全场的声音一下静了下来,人群四散分开, 舞池中只留下我们五
个和一个小姐,几个保安走了过来,嘴里骂骂咧咧"要闹事给我出去!"

分不清小妖和龙卷风谁先动的手,一个保安的脸上开了花, 当血
从他的脸上流下时,人群开始混乱,我们五个从小一直在一起,彼此的
信任和了解使我们在大小几十次聚众打架中毫发无伤,每一次打架后
的空虚都不断袭击我,但动手时的残酷的快意总是令我无法抵挡, 我
和枫之舞放倒一个保安开始踢他,女人的尖叫声和舞厅里的音乐声交
织在一起,嘈杂的声音使我无法听清倒在地上的保安在每一脚落在他
身上时他发出的音阶,枫之舞的眼睛通红,每一下动作具有机械感

全身而退后我们沿着市区的胡同乱窜,在跑过十几个偏僻的胡同
后我们停下来面面相视,嘿嘿的笑声很快变成了哈哈大笑,这时,我的
胃开始动了,我有点虚脱,我趴在墙边大口呕吐,小妖扶着我的肩膀的
手使我感到他依然有力


(飘过的流星,是否记得托给你的信?
寒冷的风对我说,等不到回音,
飘过的云,何时让我乘着你去旅行?
航向没有终点的梦,飞离命运
遥远的你,是否真心?
别让脆弱的泪水,流不停,
流浪的歌手,唱着最真情的温柔,
漂泊的心,象无尽的河流,
老吉它的岁月,是琴弦抹不去的锈
眼里忧郁,多少无情的折磨?)


第二篇:了解我,是感情的停止


(一)


"风,这个女孩决对是独一无二的,信我",躺在被窝里我的怒火依
然无法消除,倒不是因为星期天一大早GIGI就不让我睡个安稳觉, 我
烦的是每周一次或二次的,大于等于一必不可少的介绍女朋友仪式

"我求你了,GIGI,你能不能让我睡会觉",即使她是女生也无法挡
住我不耐烦的语气

"看完后我请你,看电影,吃饭还不成,真的,这个女孩没的挑, 错
过了别怪我!",女生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什么话一到了她的嘴里立
马变了样,天安门城楼都能说成农贸市场

起床,洗了洗头, 对着镜子刮胡子的时候镜子里突然出现了GIGI
的影子,"这个傻丫头,挺有意思的"

见面时我缅腆得象个初中生,一付正了八经的样子, 始终不拿正
眼看那个女生一眼,成心的我最后终于等来了女生的一句话,"你今年
到底多大?18?"

"不是不是,我实在不是成心和你过不去,你还不知道我? 一见女
生就面嫩,生怕自己骨子里的坏形象露在脸上",看着渐渐远去的女生,
我嘻皮笑脸的和面带怒容的GIGI解释

"省省吧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刚才你的灵气劲那去了?",
GIGI依然不依不饶追问我

"唉,谁让咱不挣气呢,其实我整个一个自卑,你还看不出来?",说
这话的时候我心里这个委屈啊,谁自卑啊?

GIGI最后终于被我的胡言乱语说得不生气了,我们开始在马路上
漫无目的的乱逛,我们在大大小小的商场里钻进钻出, 每个试衣间里
都留下了GIGI的身影,在我极具挖苦的评论之后是营业员的冷面相对,
再后是我们飞逃出该商场

最富刺激的是闯红灯,在呼啸而过的车流中猛然窜过, 提到嗓子
眼的心怦然落地,看着警察叔叔在身后嘴巴乱动拔脚追来, 我紧紧拉
着GIGI的手在马路上飞奔

在走过市内最大的一间商场时GIGI停住了,拉住我的手把我拽到
了一个柜台边,柜台里一个晶莹的水晶球边转边闪现出迷人的光芒,
它的价格决对与质量成正比,二千四百元!

GIGI盯着看了半天后,对我微微一笑,"好漂亮的水晶球"

吃过麦德士后我和GIGI来到科技中心上网,星期天总是有很多的
人,我打开惯用的电脑,在系统的询问名字下我键入了我的名字----
----"一阵风"

---**********
在经历过数次银甲人的挑战和偷袭后,我的等级猛升至四十九级,
在我所有认识的人中还没有达到这个级别的,小妖四十四级, 枫之舞
四十二级,老妖四十三级,龙卷风也才四十七级而已

但我数次上网后发现银甲人的等级也在狂升,每一次他的进攻都
能得手,这使我非常烦火,有几次我找不到小东就要重生时,神秘的人
物总能出现救我,在小东的帮助下, 我查到了救我的人和银甲人都是
在CHINANET网吧上的网,两人同时上同时下, 有一次小东甚至查到了
其中一个的IP,但数据流很快被截回,只差最后一位数没看清

我今天护送了七支队伍走过<<江湖网雪情>>中最黑暗的角落--
---寻雪坡,坡上的PK们无一不被我击败,如果再经过一两次战争的磨
练下,我想我的等级会达到五十级, 我想在佳市来说达到五十级的高
手超不过五个!

异常的平静,我期望中的银甲人没有出现, 近段时间我每次上网
都能遇见的银甲人没有出现,这多少给了我一点安慰, 他终于害怕了
吧?找我买卖的任务越来越多,价钱也越来越高,但我没有接受任何一
个,心满意足地下了线
---**********

站在科技中心里我四下张望,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GIGI, 她
守着一台老爷机(MMX型的)在打大富翁,带着游戏时的兴奋,我把她拉
到了一个我常喝酒的饭店

我们点了几个菜,要了六瓶啤酒,我的原意是我四瓶 ,她一瓶半,
但我喝了两瓶后发现我有点迷晕,脑门直转

点了根烟后我睁开迷蒙的眼睛看过去,GIGI的姿势竟然如此高贵,
她喝酒时一昂头,雪白的颈脖在我的眼里形成了一道美丽的弧线

"干什么这样盯着我看",她略带嗔意的笑斥我, 一会功夫就喝下
去三瓶酒

最后一瓶酒在我俩的争吵中平均分配,GIGI又哭又闹又叫, 我没
想到女生喝醉酒这么麻烦

她一路上挣扎着不让我扶她,我只得一面控制自己走路的步伐一
面紧紧扶着她,她的嘴里时时咕哝着一些"别离开我""别靠近我"之类
的在平常温柔时看不出来的醉话,说到狠时她的面目表情呲牙咧嘴

我最后扶着她回到了科技中心,小东最后把中心的钥匙交到我的
手里时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扶着毫无知觉的GIGI在科技中心里唯一的一张床上倒下,我帮
她脱掉鞋,我考虑要不要帮她脱掉外衣,犹豫半天我没敢,随后帮她拉
上被子

她的头发完全散开了,脑前的留海一丝丝披在前额, 眼睫毛长长
的,轻轻颤动,她的嘴微张,白净的脸如同月光洒在水面般清晰,明亮

我关上里屋的门走到大厅,数十台机器整齐的排列着, 我随手开
了一台,我调出了<<奇异世界之阿比逃忙记>>

黑暗的大厅里我的机器散现出幽兰的光芒,我感觉自己象是一个
姆多贡人,生活在格鲁贡人的包围之下,左跑右跑,怎么也跑不出这个
奇异的世界,我有些害怕


(二)


周一上班后我找到所长郑重其事的长谈了一回 ,要么给我加薪,
要么给我长假,我给出一条只有两个选择的道路, 所长毫不迟疑地选
择了第三个,"我既不能给你加薪,也不能放你的长假, 我当你没来找
过我,请你回去工作"

我对一切开始厌烦,我自己想着我以前是怎么过来的, 我就这么
平凡的过下去?

午休时我对同事们那种皮笑肉不笑终于感到忍无可忍,冲着一个
我平时也皮笑肉不笑对他的同事大骂了一句,"你装什么装?! 你他妈
累不累?!"

轮到所长找我了,他依然平静的说,你有才,所以我爱惜你, 希望
你自己爱惜自己,临了我出门时他补了一句,别让我失望

下班后我坐上公交车,不知是这个城市真的很小, 还是我心里想
着GIGI的念头把老天感动,在路口转弯时我看见了GIGI,她骑一辆紫
色的单车,在众多的汽车中穿行而过,青春飞扬

我不顾售票员的阻拦,把头伸到车外大喊了她一下, 她回过头看
见了我,扬了扬手,似乎说了句什么,我没听到


(三)


我一直在考虑GIGI到底对我说了一句什么?我沉浸在一种无边的
幸福之中,所以做起任何事来我都分外有劲,其实我只要找到GIGI 或
是给她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但我不,我愿这种感觉持续的更长些

我见到被我骂的同事毫不理睬,尽管他有意和我说几句, 但我对
他根本不屑一顾,我工作的热情猛增, 所有大家不愿管的企业我全揽
过来,没日没夜的加班,我想我就是这个干活的命吧,我他妈认了

所有的成绩终于在开资那天显现出来,我喜欢开资的日子, 这是
除了所长之外这个单位让我留恋的另一样东东

我一个月内开了四千多, 有半个多月没见到GIGI了,在星期日她
不再找我,我想她大概是害羞吧,女孩的心真是没法捉摸


---**********
走向科技中心的路上我买了好多零食,真该好好谢谢小东哥, 看
看今天我能不能升级到五十级?

键入我的名字"一阵风"后,我突然发现武林中满是关于我的传言,
看来这半个多月我没上网真是江湖中的一大遗憾

我发下英雄贴,"一阵风闭关半月,重出江湖!",不到三分钟,我就
接到一担护送商人的任务

尽管我不喜欢在护送途中与人聊天,但今天是个例外, 这个商人
打字的速度很快,我说一句他能说两句半

快接近目的的时候,我期望出现却又害怕出现的事情终于出现了,
银衣人来袭

我握着黄金重剑的手异常凝重,屏幕外的我更加凝重, 我不知道
这回怎么过去,我要和他做个了断,就在今天!

在阳光的映照下,银甲人的全身依然泛着雪亮的光, 他的纯玉剑
象白金剑,但我敢肯定不是, 等级在五十五级以下的人不能使用白金
剑,尽管在我的装备中有,但我不敢用,会伤及自身的一切数值

他毫无声息逼过来,一柄剑在太阳的强烈光线中完全隐没, 也许
他本人更象一道光,直射过来!

我们毫无机会打字,至少我毫无机会打字,全力以赴应付战局,我
的剑气大开大阔,威猛强大,但我知道,我不能超过五十回合, 超过五
十回合后移动力大大下降,尽管我在其余的阵仗中从未超过五十回合,
但这是武士的弱点

四十五个回合过去,我和他都受了伤, 我的剑在他的后背重重砸
下,他的剑在我的前胸深深划过

我拼了,我装备上白金剑,在我装备的过程中,对手没有进击, 他
只是笑了笑:"不想活了?"

这行字彻底激怒了我!我施出白金剑的超必杀技---极度魔界!

屏幕上的亮眼的光茫完全挡住了我们的动作,我想他在那一刹间
一定使出了他折决技,但在白金剑的攻击下,不知结果怎么样?

当一切暗下来后,我在空中慢慢落下,剑气依然在剑尖回荡,银甲
人已不复存在,被<<江湖风雪情>>有史以来最强的一击所吞没!

落到地上后,我查看了一下,我的各项指数均为0, 如果我不在太
阳落下之前回到城市,我将变成<<江湖风雪情>>上的游魂, 再也不能
做回英雄

我懒懒地坐在机器前,感到无比的失落和空虚, 也许我希望的只
是与银甲人的决战,而不是杀了他!

还是那个救我的人及时出现把我带到了城市,小东兴奋地告诉我
这次他成功的追查到了对方的IP,我没问, 这些好象已经没有什么意
义了,但我兴奋,我成了<<江湖风雪情>>的最高手!
---**********


走在街上外表的冷静决对掩藏住了我内心的兴奋,每个人都是那
么亲切,看着路旁要饭的人,我油然而生一股侠义,给了她五块钱, 转
身就走,要饭人感激的话传出了好远

我走在这个城市最大的百货商场里,盘算着给自己买点什么, 突
然想起那个水晶球,GIGI喜欢的水晶球!

世界的事总是发生的很突然,直到它把你打倒前的一刹那你还不
相信它会发生

在柜台边,我看到了小妖揽着GIGI的腰,正在看那个水晶球,微风
吹过,GIGI的头发轻轻的飘扬起来,她的侧面依然是我记忆中的亮丽

小妖很快看到了我,他对着我嘿嘿一笑,"是你,来买什么?"

我走到GIGI面前,她看到我时没有任何的不自然, 嘴角还是那种
微笑,令我时时想起的微笑

"我想问你,那天你对我说了句什么?",我面无表情,盯着GIGI 的
眼睛问她

"哪天?什么时候?我对你说什么了?",GIGI有些慌张,她好似全不
知情

我看看小妖,看看GIGI,瞢地发出一阵大笑,"哈哈,我开个玩笑",
说完,我转过身,快步走向出口,我感觉他们的目光象把铁锤, 狠狠地
砸在我的背上,我没有回头,任凭小妖在我的身后大声喊我


(为什么你总是如此的冷漠?
你的心实在难以捉摸,
到底你有那一点在吸引我?
我也想不出正确的理由,
你曾说过希望两个人生活,
为什么还是不愿接受我?
是不是我那里做错了什么?
还是我没有好好的掌握?
我该用什么样的心来对你,
才能拥有明天的你?
我该用什么样的心来对你?
才能让你不再逃避?)


第三篇:离开我,是结束的故事

(一)


周末的气氛总是很叫人懒散,吃过晚饭打过台球唱过歌后, 我和
小妖走到了俗屋酒吧,里面空无一人,老板娘露出带着睡意的脸,强装
一付笑脸给我们打酒

小妖终于开了口,"风,你听我说.."

我喝了一大口啤酒,"不用说了,我全知道了"

小妖一口干了杯里的酒,"你知道什么?GIGI和我...."

"不用说了,我不想听行吧?",我重重的把酒杯放在桌上, 啪的一
声,杯里的余酒飞溅出来,洒在我的手上,洒在桌上, 桌布洇湿的图案
很象我惯用的黄金重剑

小妖又一口干了杯里的酒,"在<<江湖风雪情>>里,我和GIGI..."

我点了一根烟,打断了小妖的话,"在<<江湖风雪情>>里, 我现在
是第一高手了!用不着你告诉我!"

小妖大声叫道:"你他妈知道什么?你什么也不知道"

我强力支撑:"是!我什么也不知道!就你知道!行了吧?",

小妖死死盯着我的眼睛,最后说了一句:"银甲人是GIGI, 救你的
人是我"


(二)


计算机的屏幕依然雪亮一片,屏幕上的我傲然而立, 一如屏幕外
的我一样

窗户外面的风声呼啸而过,明天会下雪吗?


---**********
我看着屏幕上的我,他也在看着屏幕外的我, 往事如同电影般在
脑海里一一闪过,回忆在此时变得分外清晰

我慢慢抬起手,按向自杀键,屏幕上的我依然傲立,黄金重剑缓缓
地移到我的颈上,他的目光依然坚毅,他的眉梢依然飞扬

"是否确认?所有资料完全消失,此操作为不可恢复性操作, 请再
次确认,(Y/N)",系统一如既往的询问

我毫不迟疑,重重的按下Y键

血红的光芒照亮了我的双眼,看着屏幕上最后一抹残阳淡淡退去,
室里的光线也渐渐隐没,我再次陷入了黑暗的包裹之中, 我长出一口
气,仿佛解开了冰冻长久的心结
---*******


我找到了被我骂过的同事,和他虚情假意的喝了一顿酒, 借着些
许的酒劲,我们互相说了很多毫无价值的话,最后相拥而哭,在旁人眼
里我们成了生死之交

晚上,我不停的做恶梦,被人追杀,从高山上掉下,撞车,我终于忍
受不住,起床冲了杯咖啡,加了半勺咖啡,五勺糖, 在热水还未冷却下
来时就把它灌进了肚子

在凌晨三点左右时候,我重新进入梦境,梦中我飘到了GIGI 的身
边,看她吃饭,看她说话,看她低头,看她昂首,看她走路,看她喝酒,看
她轻笑,看她悲泣,看她风情万种,看她纯洁无邪

就在我要吻她的唇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了

我的意愿还停留在梦中,不愿清醒,在它响过八声后,我懒懒的抬
起手,拿起话筒,"喂,你好"
"小峰在吗?"
"你找那位"
"你叫小峰接电话"
"你打错了,没这个人"
"快叫小峰接电话"
我毫不留情的说出了压抑已久的一句,"去你妈的!"

我沉迷在网络的感情之中了,我无法自拔, 我分不清何时是现实
何时是虚幻,我不知道是我给了一阵风灵魂还是一阵风给了我灵魂

起床刷过牙后,我做出了到现在为止最重大的一个决定,忘记GIGI


(三)


雪停后的街头异常的美丽,走在洁白纯净的雪上, 我象一支刚经
过冬天的兔子,好奇,慌张

我随人流涌进一家最大的百货商场,柜台里零乱的货物让人目不
暇给,我买了两块巧力,漫步走在商场里,旁若无人

走过礼品柜台时,我看到了那天看到GIGI拿在手里的水晶球, 我
没有还价买下了它

那一个白天我走过了很多地方,我的思绪混乱, 我记不清我倒底
做了些什么,唯一令我清醒的是,我的手紧紧握住了裤袋里的水晶球,
它的棱角在我的手心里开满了花,疼痛的感觉让我保持清醒

晚上回家后我的传呼上闪着一排没看过的信息,我没看, 全部删
除,习惯性的坐在电脑前,连电,开机,点开拨号网络后,我发现我的猫
没开,开关就在我眼前,但我的手已无力去打开它,仿佛中间隔了厚厚
一个世纪,我该用什么名字上网?

我关了所有的灯,关了显示器,让CD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耳膜,火机
的光映在水晶球上闪闪莹动,我点了一根烟,坐在角落里,漂洒的歌声
漫浸在整个空间里,忽明忽暗的烟头在我的眼中忽长忽短

我紧紧捏着水晶球,水晶球的表面光滑异常, 每一个晶面反映的
光都是七色的,美丽,醒目,迷惑

我的心里突然升起一种疑问,它里面倒底有什么?


(雨停的天空有种凄美,仿佛劝着伤心人别流泪,
看著你和他在窗外默默相对,是我走不进的世界,
不要再等着一去不回的人,就让往事变成最美的伤痕,
能去为爱的人心碎而不感到悔恨,所有付出才不觉得冷,
我最爱的人,心痛象被爱浸湿的鞋,
我在你们身后慢慢跟随看着你和他,
像我们从前的依偎, 闭上眼也闭不住泪,
不要再爱着一去不回的人,再没有人能让我奋不顾身,
冷雨冷风的街头并非是明天的世界,
是否我也该一去不回,你最爱的人?)


------THE END-----
[一阵风 于3月24日]


后记:

写过几篇文章后,我的思路变得狭隘, 我不再容易把握我心里时
时涌起的所谓的灵感

我是个重感情的人,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一样, 所
以我的哥们很多,我在网上的朋友也不少, 我的人生观之一就是真心
对待别人,会换来别人的真心

这篇文章原本是想献给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女生的,但是发生了
很多事,我原先创作的大部分内容都被我无情的DEL了,一切重写,变
成了现在这样

那一段时间我不敢上网,怕见到熟悉的网友不知如何面对, 我有
时象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敢面对,只想逃避

其实我有时真的沉迷于网络于现实之中,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我
想写完这篇故事后,我不再是那个冲动,执着的一阵风了,

这篇文章的题目叫<<风逝>>,其实是我自己希望过去的我已经死
去,自己要坚强些,但我真的会变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

孤独的时候人总容易乱想些事情,其实看开些一切总会过去

有时我宁愿自己是个感情上的无赖,但如果严格划分的话,我想我
是一个好人,即使是一个很普通的很不起眼的好人

往事已过,我很开心的是认识了一个叫"阿彤"的女孩, 在网上她
时时鼓励我,给我信心,教我重新坚强,我感到欠朋友的太多

感谢"月亮"和"紫儿",叫我懂得了网上的友情是无孔不入的,关
心不一定要面对面,有时它真实的在你身边发生着

感谢我的朋友"枫之舞"和"亚亚",他们让我感到了友情的可贵,
是那种实实在在的友情!

小妖依然是我的朋友,大家都还是我的朋友,我知道,我永远不会
失去真心的朋友,即使我负了朋友们

水晶球里到底有些什么?你希望是爱情还是友情?


作者:一阵风
EMAIL:zyglove@188.net
地址:黑龙江省佳木斯审计事务所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