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梦里又一度,落花纷纷。

  是坐在你的车后,怀抱一束鲜红的玫瑰,那种血也似的欲滴的鲜红,
一路长发迎空飘扬。在我们的身后,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和蓝天白云,远
处有一列拉着汽笛长鸣的火车,拖着浓浓的白烟,渐隐在遥远的天边,
便有片片落花翩然入怀,世界五彩缤纷。

  醒时在你身旁,却满脸的泪痕——是因为幸福漾得太满太满,以至
于在心内有些承托不住?

  那一日,我是你的新娘。

  那一日,当妈妈满心欢喜地把我交到你的手里,我就知道:今生命
定,不能再回头,从此每一个日夜,我都要与身边这个人共同拥有,无
论幸福,无论苦难;而那个天真浪漫的少女时代,从此只能成为儿时窗
前的风铃,摇响记忆的回音。

  那一夜,满天的繁星在梦中流连,唯有两颗是同伴,彼此情依万千,
彼此长久相守。

  世上有一种姻缘,唯爱是尊,唯情是本,无数长风斜过时,握住一
缕在手心,不,一定最美丽,不一定最温馨,却是最最情深,最最心悸。
缘生缘落的,都始之于我们生命深处的情之结,是恩是怨,都深在其中
了。

  于是那一年的冬天,那个很冷很漫长的冬季,架在你我生命中一栏
天梯,站在那栏天梯上,你告诉我你终生的选择,我突然明白:我所梦
想的惊心动魄的那一刻,却在这蓦然回首之中的平静无声的夜色里,那
个前世既定的缘,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在我面前漾出一脉情海,无边无止。

  沐浴爱河,晶晶溅出的,是青春少女的熠熠光彩,流溢在发梢,在
唇角,在轻轻飞扬的脚底。

  也曾有过万千阻拦,告知这爱情的开始便是结束,更曾有过情深情
恨的聚聚离离,但那栏铁定的天梯上,依然有一个你在那冰冷而漫长的
冬季,那没有戴手套却总是滚烫的双手,紧紧地温暖着我冰凉苍白的指
尖,我的心怀在寒意瑟瑟中,依旧暖流如注。

  于是我坦然地把手插进你的衣袋,轻轻地松了口气,然后告诉你:
带我回家。

  我不知道这栏天梯究竟有多长,但我知道每一步踩在脚下的都是心
甘情愿的真真实实,每一时每一刻都无怨无悔。两个人相约到白头,自
己来证实这样的情是否真心,是否相爱如初,不然又怎能知道,这样的
爱,是否合情?

  于是在那个冬阳下的雪野里,每日午后,都有一对少男少女牵手漫
步其中,在他们的身后,是皑皑的白雪和苍翠的青松。

  忽在某一日的早晨,醒来发现身边与我共枕五年的这个男人脸上竟
也有了皱纹,再也找不到多年前那栏天梯上握我手的男孩的影子,才省
悟到这个“缘”字已经掮了近十年,这个姻缘所兑现的现在就是这样的
两个人的家。每一个早晨,两个人推车出门相向而去,就带去了彼此的
一份挂牵。每一个傍晚,独守一盏孤灯,听到你的脚步声从一楼响起,
直到重重的敲门声响。

  这样的每日每夜,循环往复,不再有大起大落的悲欢离合,也不再
企望爱情的如火如荼。如今我们已不再年少,曾经光洁的额头日渐爬上
纹路,平平实实的生活中有一份宁静祥和的安谧,夜晚对坐灯下,各自
做着互不相干的工作,不需言传,便能体会出彼此的心意,那种片刻千
金的平常人家的心怀。

  历经了近十年的爱情印证,我们所理解的爱不再是海誓山盟和大喜
大悲,而是生活中的高山流水,是轻风细雨,是每日每日你归来的脚步,
是我手下烫洗干净的衣裤和在外面采撷的一把野草,是平淡又平淡的日
日月月。

  如果我们能够体会到这种平淡之中的幸福,能够在一粒沙中见世界,
能够在锅碗瓢盆中品味出坦然,那么这就是生命中的一个大境界了。我
们所期待的,不正是这样的一种德行?

  爱情如是,人生亦如是,我们常常所自勉的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便在此罢了。

  今夜梦里,又一度,落花飞扬。

  仍是那样的梦,醒时仍是你握住我的手。四周,却是一片白色的茫
然,你坐在我床前的木凳上,背景是医院长长的走廊和来回穿梭的白衣,
头顶上的吊瓶里,滴滴液体,正缓缓渗入我的脉管。

  你像守望麦田的老农,三天三夜守护在我的床前,眼帘没有合上片
刻,满眼里血丝,满眼是痛。给你讲这个梦,讲梦中的你我神采飘逸,
梦中的落花飘飘洒酒……讲这个梦时,你的眼中闪过一丝忧郁。

  我黯然:难道这个梦,是在预示着什么?

  无数次,我用剧痛的头去撞击墙壁,无数次,去拔手上的针头——
我受不了我不要再治疗!可无数次,被你死死按住双手,拧着眉头的你
心疼地喊:你一定要坚持!因为我要你活!

  唯有这声暴喊,我明白了我的生命,早已不仅仅属于我一个人,维
系着两个完整生命的,是超越一切的至情至信,它不只只是一个承诺,
它就是那栏架在你我生命中的天梯,缺少一个,都会塌掉。

  你紧紧地攥住我无力的双手,任何时候,你的双手都是无言的力量。
你说:现在我们是在拳击场上了,我们必须还手,我们是赢家。

  当我再度躺在手术台上,心内的勇气已足够,因为陪伴我的不单单
是你的坚定,更有那窗外皑皑的白雪和苍翠的青松,犹如许多年前那个
漫长而又寒冷的冬季——我们的初恋时节。

  终于迈出白色的病房,春天已悄然坐在门外,你从远处采来一束野
花递到我的面前,我抱在怀里,像五年前做你的新娘一样,我挽住你的
手臂,轻轻地对你说:带我回家!

  你跨上自行车,我坐在后面,与梦中的情景一样,只是不再有长发
迎空,身后都是一样的蓝天白云,我把手中的鲜花撒向天空,顿时,满
天的落花纷扬。


回爱情小说首页
 梦里又飞花

作者:程黛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