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如果那不是我的初恋……

作者:流沙

记得念书的时候,就有男同学写信给我,那时候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紧张、不
知所措。因为学校和家里都管得很严,况且,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怎样才是喜欢一
个人。所以,只能把信珍藏起来,然后一切又恢复平静。
工作了,恋爱也成了顺理成章、天经地义的事。刚刚踏上工作岗位,对工作
不熟悉,经常要加班到晚上七、八点钟,而尘就在这个时候走进了我的生活,尘
比我大四岁,属虎的。我们在同一个单位,只要我晚上加班,他几乎天天都留在
单位里陪我,直到我做完今天的工作。我上班的地方离家是很远的,通常他都是
先把我送回家,然后自己再回家。可是,他什么都不说,没有任何表示,只是默
默地做着一切,既不说喜欢我,也不说要追我,我也就装着没事一样的静静的接
受他的无声行动。因为尘家离单位也很远,所以中午我们都会一起去公司的餐厅
吃饭,偶而,晚上下了班,也会出去吃了饭再回家。
时间在他的沉默中迅速流逝,转眼,半年过去了,离全国高等到教育自学考
试还有二个星期了,我决定要放下一切事情,认真复习准备应考,对尘也采取了
置之不理的态度,他的任何邀约,我都拒绝了,终于考试结束了,我松了一口气。
正当我在想我和尘之间不会再有发展的时候,在一个很普通的星期六,尘打电话
来约我去爬山,我欣然答应了。
和尘走在崎岖的山路上,看着路旁各种叫不出名字的花草树木,呼吸着山间
的清新空气,觉得它们仿佛都是为我而存在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就这样,
我们走了很久,确切的说我们爬了很久,我已有些气喘嘘嘘了,“累吗?我拉你
走好不好?”尘对我说,眼光里流露出的是怜惜。我没有拒绝,任由他牵着我的
手,第一次和一个男孩手牵着手,虽然爬山的人不多,但我还是脸红心跳。中午
十一点多了,我们一起下了山,乘车直奔市区,尘说要带我去吃羊排,到了那家
餐厅,我们叫了吃的,我却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她们为什么总是盯着你看?”我不解的问。
“谁?”
“服务员啊!”
“我怎么不觉得,你太敏感了,是不是不愿意我被别的女孩子看?”
“哼!才怪!谁爱看谁看!”我低着头,大口的吃着羊肉,不说话了,他看
着我,我用余光可以感觉到他的目光是那么的炽热,我的脸又红了,我为什么那
么没用,老是脸红,在心里我暗暗的骂着自己。
“吃饱了?”尘问我。
“嗯。”
“我们走吧!”
“好。”我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
走出了餐厅的大门,尘好像是自然而然的又牵起了我的手。“我们现在去哪
里?”尘不经意的问着。“不知道。”我含糊的回答着。我们漫无目的的走在街
上,然后我们几乎是同时看到了电影院,“我们去看电影吧!”又几乎是同时说
出了这句话,我们相视一笑,走进电影院。这是我和尘看的第一部电影,黎明、
张曼玉主演的《甜蜜蜜》。
走出电影院,夜幕渐渐降临了。
“我要回去了。”
“好,我送你。”尘的回答让我很满意。我们决定不坐车,步行到我家。
“我真希望这条路永远也走不完。”尘轻声说。
“为什么?”虽然我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忍不住要这么问。
“为了和你多待一会儿。”
“那你去修一条环山公路好了,这样不就可以绕很大一个圈子了。”
“我们一起修吧!”
“才不要,我已经嫌这条路太长了。”我故意气他。他看着我笑了。
到我家了,我没有请他上去坐一下,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路上小心,我以前是
很不愿意说这些关心人的话的,我觉得说不出口,可是对尘却是那么自然,没有
半分做作。
我和尘认识这么久,他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爱我、喜欢我之类的话,我也从
来不曾问他,但他却成了我的男朋友,而且是第一个。我们的交往渐渐公开化和
明朗化了,单位里的一部分人也都知道了。有一天中午,快下班的时候,霞(我
的一个同事,也是我的好朋友,她比我早来这个单位两年,她结婚的时候,是我
给她做的伴娘。)对我说:“今天别在外面吃了,到我家去吃,说定了!”我点
头答应了,我经常去霞家蹭饭吃的。中午吃过了饭,霞突然问我:“你真的和尘
在恋爱?”我一愣,没有回答,是默认了,“其实,尘这个人还是一个挺不错的,
聪明、上进、领导又很赏识他,但是……但是你了解他多少?”霞接着问,我一
脸的疑惑和茫然,不知道霞为什么会这么问,我更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我发现
我对尘的了解真是不多。“我也不跟你说别的,只告诉你一句话,尘曾经追一个
女孩子整整追了三年,而且那个女孩就是我们单位的。”“是曾经吗?”我紧张
的问。“是呀,我不会骗你的。”霞肯定的说。“那就好了,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对吗?”我如释重负的说,可心里却隐约有种不祥的感觉,为什么尘从来没有跟
我提起过呢?而且那个女孩居然是我的同事。
“那个女孩是谁?”
“是……,算了你还不要知道的好。”
“你既然已经告诉我了,干脆全说出来吧,不然我会觉得很被动。”
“是苏。”霞犹豫的说。
“是她?”有点印象了,尘在单位里除了我以外,接触最多的异性可能就是
苏了。
难道就凭这些能让我去怀疑尘吗?当然不。“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有
些不悦,原来人真的都很喜欢听好话,我也不例外。“我只是告诉你,怕你不了
解他过去的一些事,而且……”“是啊,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应该去追究他的过
去吗?我还有事,我要先走了,上班见。”“哎!流沙,你等一下,我和你一起
走。”我没有答应霞,匆匆地逃出了她的家,不想再听那些话,我怕。
晚上,回到家,心情格外的差,8点钟尘照例打来电话。
“喂,我!”
“我知道!”我没精打采的说。
“你怎么了?”
“没什么,心里不舒服。”
“中午去霞那吃饭,你们聊了些什么?”
“没有什么,随便聊聊,干嘛这么问?”
“你心里不舒服,一定是霞跟你说了什么。”
“你就这么肯定?嗯,你有没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
“喂,你说话呀,有还是没有?”
“我们明天见了面谈好不好?”
“现在就谈不好吗?”
“电话里说不清楚。”
“那好吧,我要挂了。”
“不想再跟我多聊一会吗?”
“不了,我好累。”
“那算了,你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再见。”
挂上了电话,那不祥的感觉又加深了一层,以前我和尘晚上通电话都能天南
海北的聊上很久,有时他还会为我唱上几首歌,说几个笑话,我最喜欢听他给我
唱张智霖的那首《逗我开心吧》,他嗓音极好,感情又丰富,我常常都会听的入
迷,可是今天我们前后说话不超过五分钟。我是不是太多疑,是不是太小心眼,
是不是太小提大做了,可是他毕竟追了苏三年,三年那会是怎样的一份感情呢?
我反反复复的问着自己,我知道这一夜我无法入睡了。迷迷糊糊中,天渐渐亮了,
又是新的一天,早晨起床后,觉得头好疼,眼睛也干干的。到了单位,还没进办
公室的门,尘就迎上来关切的问:“你怎么回事,眼里都是血丝?”
“昨晚没睡好,不要紧的。”
“吃过饭了吗?”
“你说呢?我妈是不会让我不吃饭就来上班的。你呢?”
“吃过了。”
“好了,干活吧。”
“中午一起吃饭!”
我点了点头,走到我的办公桌前坐下,一抬眼看见苏,她冲着我笑了笑,若
在平时这样美丽的笑容一定会让我觉得很舒服和快乐,可是今天却是格外的不对
劲。我只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还给她。一上午在忙忙碌碌中渡过了,庆幸的是没
出什么差错。中午,我和尘去了公司的餐厅吃饭。
“我们现在可以谈一谈了。”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你先吃饭吧!”
“怎么,怕谈过之后,我会吃不下饭?你不用担心,不会的。”
“你怎么了,说话干嘛这么冲?”
我无言以对,觉得自己是有点太过份了,默默的吃着饭。食不知味,总算吃
完了。尘把他的呼机递了过来,我有些莫明其妙,尘示意我看一下,我接过呼机,
看见上面显示着一条信息:圣诞快乐!苏小姐。今天是圣诞节,我居然都忘了,
我看着尘,期待着他的解释。
“你昨天问我有没有事告诉你,其实这件事我很早就想告诉你的,你别急,
听我说完,可是我总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我和苏是一起进公司的,我们很谈
的来,工作上她有些不懂的就会来问我,我承认我是对她有好感,我们也曾经一
起去逛过街……”“你们俩单独去的?”我终于忍不住打断他。
“是。”他没有否认。
“那算什么?你追她?”
“算是吧。”
“一追就是三年!”我有些沉不住气了。
“我就知道霞一定跟你说了这些事,不然,她不会神神密密的拉你去吃饭,
却不叫我。”
“是,霞是跟我说了你的事,可她是关心我,为了我好!”
“她要是真的为了你好,就不该告诉你这些,毕竟这是我们俩之间的事。”
“你心虚了?如果不是霞告诉我,你会主动告诉我吗?”
“我会的,我一直都准备告诉你的。”
“准备,我不知道你会准备多久!”
“你不要不讲道理好不好!能不能冷静点听我把话说完?”
我不说话了,我已无话可说了。
“我不否认我喜欢苏更不否认我追过苏,”尘接着说,“可是苏是一个不愿
受约束的女孩,她不想过早的确定一个固定的男朋友,而失去更好的机会,用她
的话说是不想因为一棵树而失去整个森林,所以我们也只是保持一种朋友的关系,
而并没有恋爱。这期间我确实对她很好,处处关心她,那也只不过是尽到一个做
朋友的责任。直到你来了,以后的事你都清楚,你……你相信我吗?”“听完尘
的话,我更加不知所措了。“我不知道,我要去上班了,你不要打电话给我,也
不要来找我。”我语无伦次的说。
不知道我是怎么回的家,一进门,妈妈就问:“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哪
不舒服?”“没事。”“沙沙,是不是在恋爱?告诉妈。”“没有。”“还说没
有,那个老送你回家的是谁?”“同事。”“同事?他家里住哪?家里几个孩子?
什么学历?”“妈,你饶了我吧!我已经烦死了,你别在烦我了。”“沙沙,怎
么这么跟妈妈说话。”我急忙躲进自己的房间,把妈妈的唠叨和教训关在门外,
靠在门上,脑子里乱极了。
“沙沙,电话!“妈妈在屋外喊着。
“哎!来了!”会是谁呢,要是尘该有多好,今天可是圣诞节啊,可是我已
经警告他不要打电话来的。
“喂!”
“喂,流沙!”
天哪!我真的能心想事成吗?居然是尘。
“我不是叫你不要打电话来的吗?”我口是心非。
“看你今天情绪那么差,脸色又不好,我不放心。”
“你放不下心的人太多,我不用你担心。”
“流沙,你别这样好不好?”
“那你要我怎样!?”
“现在出来好不好,我想见你,想和你一起过圣诞节!”
“我不想见你,我也不想过圣诞节。”我负气的说。
“我不管你出不出来,反正我就在你家楼下,我不怕等。”
“喂!”他已经挂电话了。他竟然威胁我,可这是多么让人愉快的威胁啊,
我跑到窗口向楼下张望,并没有看见尘,奇怪!
想换件衣服,却又不愿让尘久等,虽然他说他不怕等。算了,就这样吧,一
件白色上装,一条牛仔裤还算说得过去。
“妈,我要出去一下,晚上不回来吃饭了。”我要跟老妈打个报告。
“才回来,一个电话又要出去,他是谁呀!”
“妈,你能不能不要问那么多,到时候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你要记住妈的话……”
“知道了,知道了,我走了。”我急急忙忙打断妈的话。
“晚上早点回来!”老妈又补上一句。
哎!妈妈就是妈妈,我都这么大了,还不放心。快步跑到楼下,看到尘就靠
在楼梯的扶手上,背对着我,怪不得从窗户里没看到他。听到声音,他转过身来,
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伸出一只手,我迟疑了一下,正在考虑该不该把手递给他,
他已拉起我的手并顺势把我拥入怀中。他暖暖的胸膛让我感觉无限的温暖,几乎
所有不快都要烟消云散了,我本就不是个记仇的人。
“别再生气了好不好?”尘低语着。我不说话只是紧紧的用双手搂住他的腰,,
把脸深深的埋在他的心口。没有想到的是我哭了,两天来压在心头的重负,正一
点一点慢慢离我而去。
“快别哭了。”尘发现我流泪了。
“真的,别哭了,不然别人以为我欺负你呢!”尘的一句话提醒了我,这可
是在家门口,被熟人看见了多不好意思。我急忙离开尘的怀抱,抹去了脸上的泪
水。
“现在去哪啊?”我还有些哽咽。
“当然是去吃饭啊!”尘笑着说。
这一年的圣诞节过得真愉快。在那么寒冷的夜晚,我和尘还一人拿着一个伊
犁苦咖啡吃着,路人都投来怪异的目光,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我喜欢。
这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过去之后,一切仿佛又恢复了平静,我常常会偷偷的
幻想着自己和尘的未来会是怎样的一幅情景。完全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梦里。
不久,尘调到另一个部门当了主管,对于尘的调动和升迁我是很高兴的,因
为这样老妈就不会再嫌尘的工作没有成绩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会再跟苏有任
何接触了。可是,尘却一天比一天忙了,我们难得见一次面,就是偶而见了面,
尘都是一幅疲倦的样子,我又不忍心让他再陪我到处逛了,只好打道回府,让他早
点休息。
又是一个星期天,天气格外晴朗,我打尘的呼机,约他一起去逛街,很久以
后,尘回电话说他好忙,星期六到今天一直在加班,不能陪我出去了,还说让我
在家看看电视,读读书,晚上再联系。失望之余,就剩下寂寞了,没办法只好自
己去逛了。
走在街上,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春天的阳光真是温暖。又是春天了,时间
过的真快,今年的圣诞节因为尘出差,所以是陪老爸和老妈一起渡过的。我不由
的又想起了那一年的圣诞节,事隔一年多了,却依然那么清晰的驻留在我的脑海里。
算了,别想了,我禁不住提醒自己。
漫无目的的走着,这条街应该是这座城市最繁华的了吧,看着路上来来往往
的行人,有全家一起出来的,有朋友、同学小聚的,还有一对对的情侣,可是那
个人……,不可能的,他在加班啊,他很忙的,我有一刻无法呼吸,没有思想,
只是怔怔的看着他们离我越来近,我想我不会看错了,因为他身边的人是苏,他
们边走边说笑着根本没注意到有一个傻乎乎的人在注视着他们,苏的手自然的挽
着尘的胳膊。那一刻,仿佛一切都凝固了,我有些恍惚,直到他们从我身边走过。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远了。我问自己是在做梦吗?不是的,这时的
我异常清醒明白,想欺骗一下自己都是办不到的了。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不吃、不喝、不说话。8点钟,电话的准时的响了起来,8不是一个很吉利的数字
吗,可我为什么总是这么不幸。我机械的走到电话机旁,拿起听筒,
“喂,流沙,我。”
“嗯。”
“怎么了,没精打采的?我倒是真有点累了,加了一天的班。喂,流沙,你
有没有在听?”
“在,你真的……真的加了一天班?”我终于问了出来。
“是呀!你呢,今天都干什么了?”
“我出去转了转,遇见了几个熟人。”我的平静使我自己都感到吃惊。
“怎么一个人还跑出去逛?”
“是呀,没人陪,只好一个人了。我今天看到一个和你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你说好笑不好笑?”我真的有点想笑了。
“怎么会呢?再象也不可能一模一样啊。”尘继续溥衍我。
“够了,你骗的我够久的了,我不会再信你的任何一句话了。”我挂断了电
话,颓丧的坐在沙发里。
如果真心付出是一种罪,我怀疑除了自己我还能相信谁,是谁的歌,已经记
不起来了。难道只是那短短的一瞬间,就让我变得如此极端和偏激,我有些盼望
他能够对我解释,就好象那次一样,一切都是误会。就这样,日子在无尽的盼望
中渡过,一天、两天、三天,尘始终没有来找我。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尘来
找我了。
“对不起。”这是尘的第一句话。
“我不想听你说对不起,我要听你说一句真话。”
“流沙,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缘份,我对苏的那种感觉始终
无法磨灭,当初我跟你在一起,只是想看看她的反应,她吃醋了,她告诉我,其
实她是很喜欢我的,她也决定了要和我在一起,她说我就是那片森林,所以……”
“住口,你不要再说了。”我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听了这些话,我不能再为他哭了,他不值得,我的胸口一阵绞痛,终于,我明白
了,心真的是会疼的,甚至于碎。我默默的转过身去,
“流沙,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摇了摇头。
“对不起。”这是尘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对不起,如果一句对不起可以让
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愿意向全世界说声对不起。
没过多久,尘和苏就一起离开了这座城市去了南方,至今都没有听到关于他们
的任何消息。而我还是一直生活在这座空城,(尘离开后,我就把这座城市称为
空城)一切按步就班。我依旧什么都没有,除了时间。

后记
事情过去很久了,我一直以为我已经能够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把这段感情记
录下来,可是每当我提起笔的时候,就会想起与尘的点点滴滴和那首《逗我开心
吧》,于是这段文字写写停停,以至于最后草草收笔,因为我实在无法让自己再
重新经历一次那初分手时的岁月,对于我来说那是太痛苦了。
我不得不承认,在这次恋爱中我完全失掉了对自己的信心,对于爱情感到无
比悲哀和恐惧,回想起我的初恋多多少少有点骗局的味道,可是我竟迷恋的那样
持久,真不知道从此以后的人生我能够把握一些什么。



流  沙

99.11.15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