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重逢
作者:佚名

来到上海已经几天了,她讨厌这个拥挤的城市,找这个差只是为了看看他.
约好了上午九点钟在陈毅像那里见面,八点刚过她就从北京路上的浙大招待所出
发,
她的心很乱,很紧张,老早就已坐立不安.?
已经有很久不见面了.刚毕业时他常回来,每次都是一大堆人聚在一起,每次她都
坚持坐
坐在他边上,听旁的人数落社会的黑暗,他和她则很少交谈.吃饭前,他会站起来
对身边的
她说:"干一杯."她笑嘻嘻地:"给我弟一个面子."这酒永远是最苦的,它溶入了太
多的苦
涩和无奈.周围人低头默默无语.
他们很少通信,他说没啥好写的,日子一天天都一样.她给他打电话,好不容易找
到他,
寒暄之后,两个人在电话两头沉默着,她终于忍不住:"你和我没话说是吗?"又是
一阵沉
默之后,"是的".她的视线一瞬间模糊了,轻轻地挂上电话,她在心底对自己大声
说:"我
不相信."

他比她大十天,就因为这个,大一的时候,他邀请她和他一起过生日.那一天只有
她
一个女生,大家从食堂打来饭菜,买了几瓶酒便打破了从前的矜持.
大学的生活常常是寂寞的,尤其是大一的时候,男女基本不大来往,每当周末,她
无论如何
也做不到静下心
何也静不下心来学习,于是周末是痛苦的.而那一天,她第一次那么快乐.原来平
时那么冷漠
的同学竟是
漠的同学竞这么幽默,开朗.她开始爱上这个班级.
也就在那一天她强迫他认她作大姐,在大家的起哄中,他也只好委屈求全了.若干
年后
的今天,她和他都不再提起这个称谓.
从那以后,她偶尔会到他们寝室玩,听听男孩子特有的吹牛式谈话方式,于欢声笑
语中
体会集体的温暖.但是她不太在意他,他比较沉默.偶尔说几句又往往让人忍俊不
住.
再后来,他们寝室的班长常常来找她玩,班长性格比较随和,有人和她玩让她很开
心,
--周末终于可以打发掉了.

又一个周末,她去找班长爬山.他开的门,只开了一条缝.
"找谁?"
"班长在吗?"
"干嘛总找他,你怎么不找我?"
说着,他把门敞开,径自走了出去.从此她才开始注意他.他个子不高,人也和帅
联系不上,极瘦.但他的衣着让人看了很自然,总穿一件雪白的运动夹克,天蓝的

牛仔裤,很清爽的样子.
渐渐地到了大二,大家去实习.班长常让他陪着找她玩,久而久之,大家就熟悉
起来.而她更喜欢和他在一起,他有极强的幽默天赋,话不多,而于细微处又会暗

暗地照顾别人.后来,班长对她私下里说:"当初我怎么傻乎乎地让人陪着我谈恋
爱?"
再后来,他和她就一起上课,一起作实验,一起自修.她更觉得他象她小时候的玩
伴.
因为他什么都不表白,对于她特有的女孩子式的小心眼总是嘲笑不已.从来不给
予
安慰和奉承.
班里的传言也多起来."她才不会喜欢他,是在利用他.他太傻了."又有人对她说:

"他说,和你在一起只是好玩,他可不会追你这种性格的女孩子."
毕业时她流着眼泪说,"当时我好伤心."他低着头,"我很自卑,怕别人笑话我,才

这么说的."
和他疏远后,她再也不去男生寝室了.周末恐惧症却愈发让人无法忍受.就在这时,

她们交了一个友好寝室.她是个很敏感的人,知道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为着敏来的.
不过,
她倒是乐于作陪客,有人玩就好.再说,敏确实漂亮温柔.配这些研究生也不差.
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每次打牌,都是她和君对家,他们总嬴,这共同的荣誉使两个
人
的关系似乎更好一些.而她真正是崇拜君,他总是笑呵呵的,一付长者风范,学习
又出奇
的好,每次出去玩都是他跑前跑后的,事情做得有条不紊.有了小小的磨擦,他也
会不动
声色地平息掉.她象个小女孩崇拜英雄一样地观察君,每次出去玩,君骑车带她,
让她
觉得运气真不错.而且,君对敏的态度让人觉得没什么受不了的.
正当她觉得生活丰富多采时,敏在寝室宣读了君写给敏的情书.同寝室的人都很
同情
她,因为她总是夸君好.她觉得自己太傻了,她恨君的虚伪,躲在帘子里哭了一场
后,她
若无其事地去上课,和敏有说有笑.本来嘛,她只是崇拜君而已.
君被敏拒绝了,大家都当着不知道.君把他的老爷车扔了,用奖学金买了个山地车.
君
对她说:"这回我们可以比他们骑得快了,上坡也不用下来了." 她冷冷地说:"我
坐不惯这
车,你带敏吧."君带了寝室其它的人.
她变得很沮丧,虽说和君没什么,可寝室人总是象在可怜自己,于是她很沉默.
转眼她的生日要到了,也就是说他也要过生日了.他终于主动找她出去玩.这次
他们两个人单独出去.吃了很多冰欺凌,打发了很多要饭的,他和她就在解百的天
桥上
数汽车,一个数向左的,一个数向右的.
回到寝室,她发现一屋子的人和一个大蛋糕,君也在.敏说:"有人给你送了一束花,

没留名字,中间还藏了一朵玫瑰."可不是,用藏一点也不过分,小小的夹在中间.
我和
大家一起瞟了君一眼.他不在笑.
晚上的卧谈会当然就是这束花,她默默的想,这是他送的.第二天,她下课时找到

他,"谢谢你的花.","什么花?"
"不是你送的?"
"我才不干这土事,都什么年代了?再说,咱是哥们,不讲究这个,是吧?"
见她瞪着他,他不解恨地加了一句:
"你不是暗示我也加入这傻大军吧?"
她的脸发烫,转身走开了.原来他只把她当哥们,她觉得世界上再没比自己傻的人
了.
许多天,也没人来认这花.她想,这该死的花.
没想到的是,恰恰是这束花,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 一天,在路上看到君,友好寝
室在这时已是名存实亡.
原因很简单,他们都喜欢敏,
可敏对谁都不冷不热,于是内部战争很激烈.
君用脚支着车,"我们谈谈吧,大家这样不好."
"你找寝室长吧,我不管事."
"你总得有点责任心吧,别人我都不熟,行嘛?"
"我和你就打牌熟,好吧,看你这么热爱集体,我就和你谈谈."
晚上,君就和她开始拉练,一直走到曲院风荷,什么也没谈,听他说话,她发现还是

忍不住佩服他.天下着小雨,大家都没打伞.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你一向很敏感."
"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君在她心目中的位置已经被重新放正了.
许久的沉默后,君看着她,"做我的女朋友吧."
她的心一下子加快十万倍地工作起来,"什么?"
"我本来想再等等,我找女朋友很慎重,不想试一试,想最终娶她.
你也许不是一个很出色的女友,但我想,你也许会是一个好妻子.
最近,有人给你送花,友好寝室我看也维持不下去了.我考虑很久,觉得不能再等
了,
我怕我会后悔."
...... ......
"你给我点时间."
"不,你在十点之前给我答复."
两个人不再说什么,大家都在想,都在不停地走.
她想着他,他的冷淡和嘲弄,想着自己可怜的周末,想着别人一对对的幸福模样.

她又想着君对她说的话,仿佛和小说中的完全不同,一点也不浪漫.没有激情.
可她自己有什么呢?一无所有.不漂亮,甚至不会温柔.她很自卑.
...... .......
十点钟,既然她这么不会拒绝,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谈判似的,君说"好的."
直到今天,她仍觉得很好笑.
教九,他在固定的教室找到她.
"到哪去疯了,这么久不见?"
"关你什么事?"
"这么凶,你可怎么嫁啊?"
"我有男朋友了."
"得了,谁这么不长眼睛?"
......
他一下子沉默了,大家都不再说什么.那一瞬间她后悔答应了君.
"他好吗."
"嗯."
"那就好好相处.别总任性,使小性子.你也不小了.看书吧."
从此,他不来上自修了.
君和她说,只有平平淡淡才是真.除了开始时经常的拉练,君就不太来找她.
君说,趁年轻,要多干事.我们日子还长.
她去找君,十回有八回,君不在.君总在工作.
她很失落,原来恋爱这么没意思.
她没和君说敏念情书的事.也许她也想要一点面子吧.
在寝室她更不说,本来别人就不看好这段恋情.
转眼大四了.她突然发现自己大学四年一事无成,未来一片茫然.
虽然她不爱学习,可不想父母为自己的工作操心,她开始考研.
该保送的都保送了,旁的女生也都纷纷有了工作.到处一片生活气息,仿佛
学习已经很遥远了.对于她的考研,别人都认为希望太小."她不是这类型的."
她很累,很烦.君说:"考研好,我最近不打搅你了.你好好复习."
一天下课.他说:"你最近怎么了?脸色很差."
她一下子好委屈."我能考上吗?"
"就为这个?"
"好多人都坚持不下去了.我怕也不行,又找不到工作."
"咱班要是考上一个,非你莫属."她当然知道这是假的.
从此以后,他每天都在那间教室.帮她处理实验数据,借她作业抄,
帮她画图纸.为她找考研的资料......
到后来,连作业也没有了.他就五点钟在教九占好位子,她来了,
他就去吃饭,踢球.八九点钟,他拎着破破烂烂的6000词和足球报进来.
十点铃一响,象大赦一般,他总是说:"解放了."
每当她想退缩,她就想他在教九等她,她一定要去.
而君来得越来越少,只关心一下她的复习进度.
她考上了.她一口气跑到男生宿舍,很多人,很多恭贺的话.而他,站在远处笑.
接着,他说他要休息休息了.就不大出现.
要毕业了,连空气都是悲伤的.她总去找他,他多少有些回避.她想若是他说点
什么,她会重新来过.可他什么也不说,也不提起君.
大家把所有的能卖的都卖了,为了凑在一起喝酒,很多话只有在酒桌上才能说.
她总觉得有什么得在毕业前说完,总想哭,又不知道为了什么.她就总把自己喝醉.

君每天都在六舍门前等,她吐了,就给她打水,扶她躺下.她哭着说:"你生气吗?"

"每个人都有毕业时的忧伤.我不怨你.但你要注意方式和身体."
"你了解我吗?我们合适吗?"
"我们会相处得很好.你还很不成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知道的."
但她看到了君的忧伤和失落.她敬佩君的沉稳.她不懂拒绝.
分别的日子终于到了.他明天走.她的心已经不会思想了.这时她收到了他的信.

她紧张地展开那封薄薄的信:
"就要走了,终于要走了.送你回去后我一个人在校园里走了一圈又一圈.
我舍不得走,这美丽的月光下的校园让我如此不舍.更让我牵挂的是你.
从认识你,我就被你的自然吸引着,忍不住地总想帮帮你,不知道为了什么.
我在心里默念着这句不知重复了几百遍的话'我爱你'.
可我说不出口.我恨自己的懦弱.我是那么的随遇而安,我负担不起你的爱.
我配不上你,可又忍不住要接近你.
要走了,请让我放纵一次,说一声'我爱你'.我真想鼓足勇气,把你的手放在
君的掌心,说一声'拜托了'.可我竞那么的懦弱,我恨自己.
别了,祝你幸福"
她痛哭失声.君拾起地上的信,看了.泪水流了下来.拿出烟,狠狠地抽着.
大家都平静下来后,君说:"他是个好人.他是真心爱你.可他不能给你幸福."
她不语.
君接着说:"我发现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也爱你.我给你时间."
是啊,人和人发生感情是没有理由的.可生活是有条件的.
他分在一个厂里,效益不好.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家境甚至是不好的.
而她,出身干部家庭,多少有点娇生惯养,父母对她的男友也是有期望的.
再说,如今又天各一方.他总是逃避现实,喜欢安逸,不喜欢竞争.她对
未来则充满了遐想和期盼.所以君说他和她不合适.
第二天,他父亲来接他,大家一起吃饭,她受不了席间的沉闷,去买了个西瓜,
回来时,一桌子的人都不见了,菜几乎没动.
来到他寝室,只见他被人扶着走出来,眼睛红红的.
"握一下手吧,唯一也是最后一次."他流着泪说.
她一滴眼泪也没掉.阳光下,他坐在车里,目视前方,他的哥们儿们纷纷拍拍
他的肩.有人推了她一下,她下意识地走上去,"再见"
他仍没看她,泪水却汹涌的流下来,他对司机说"可以走了."
他没再回头.
回到他寝室,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她终于痛快地哭了,边上的人都在默默流泪.
大学生活就这样结束了.
大学生活是平静的,平静过后竟是那么的复杂.
涛来信了.涛在大学四年几乎和她不说话,每次见到她就磕磕巴巴的,还喜欢
脸红.她和同学去涛家玩过.涛家很有钱,又只有一个宝贝儿子.涛平时就出名的

爽快,丝毫不吝啬,又一门心思放在足球上,和他自然臭味相投,十分要好.
涛的信本来就很让人奇怪,打开看后,她都傻了.
"你知道吗,我默默注视了你三年.一直以为你是他的女友.君子不夺人所爱,
何况他是我哥们儿.可他竟是那么懦弱.你又那么快有了男朋友.我想就算了.
我只是偷偷地给你送了一束花,事后又不敢承认.
可回到家,我想来想去,觉得我会给你幸福,你的男朋友不适合你.
我已经申请到杭州办事处工作.近日就来."
生活和她开了一个大玩笑,发展得象小说一样.一直羡慕漂亮女孩子被很多人
围着呵护的幸福模样,没想到自己也会被人注意.
只是她不觉得幸福,她很苦恼.
于是,涛开始了他义无反顾的追求.她始终觉得很接受不了,太突然.
她试着和君一起吃饭,看看电影.君也工作了,虽然还是很忙,经常出差,
但君在的时候都和她一起吃饭,尽量陪陪她.对于涛的追求,君什么也不说.
涛几乎每天都打电话,还经常送花.每次涛都约她出去玩,她总是说:"不."
后来,涛说:"你以后说不的时候,不必想理由了.我想得开."
人心都是肉长的,她渐渐受不了涛的深情,她写信给了他.
他的信一般都只有一页,其中一半肯定是他对中国足球的失望和期望.对于涛
的事,他只字不提.
涛去看他,回来后对她说:"你别给他写信了.他很苦.工作不顺心,总是
一个人喝酒.墙上挂满了你的照片.你们都忘了彼此吧,轻松点活着."
于是,她去了上海.
离约好的九点还有半个多小时,她在外滩上徘徊,她在想:
"为什么上海人一定要回上海.要是他留在杭州的话....."
突然,她看见那件洁白的运动夹克.他坐在花坛边,看着地上的方砖.
一种莫名的激动,异地遇故知,让人鼻子酸酸的.她轻轻地走过去,
坐在边上.他看了一眼她,以她熟悉的语气说:"还好,没胖的太利害."
"你怎么这么早?"
"你呢?"
两个人相视而笑,其间包含了太多的亲密和熟悉.
他们在路上走来走去,她喋喋不休地说,他偶尔来两句精辟的.到把上海
各省各市的路都走得差不多了,话也都快补回来了,他说:
"老太婆,别说了,补充点吧."
他执意挑了个上档次的,他们两个慢慢地吃,虽然极饿.因为一个英俊的
小生站在边上等着添酒.终于,他说:"你------忙你的去吧."
小生白了一眼,走开了.
她和他默契地,迅速地,用乡下人的方式把盘子吃了个底朝天,付帐,走人.
出了门,呼口气,相视大笑.
下午,他们在人民广场喂鸽子,看孩子们遛旱冰.
她说:"你好吗?"
"和大多数中国百姓没啥区别."
"你找个女朋友吧,毕业也一年多了."
"你应该去劝劝女的,是我们男的不找吗?上海女人考验方式还极多."
...... .....
又到了分离的时候,他终于开始严肃地说:
"涛和我说了很多."
"我该怎么办?"
"虽说涛是我哥们儿,但我觉得你和君在一起,让人看了放心.
....... ......
涛生性好强,倔强.你有时也不饶人,我怕真在一起,会不和睦.
虽然涛家庭背景好,但这不能代表什么.]
再说你和君也久了,适应了."
"你真慷慨."
"人都是自私的,我也没那么伟大.但是现实永远改变不了."
她望着他消失在上海拥挤的人流中,和每次一样,他没有回头.
泪水又沾湿了她的面颊,为什么她和他在一起总是眼泪,一定是前世欠了彼此的.

不知何日重逢.也许再也没有这个必要了.
她想他说的对,她把涛找了出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一年后涛回家了,她和涛还经常联系,打打电话.
涛说,"我发现比他更傻的人---就是我.我等到你结婚."
她说:"我已经很幸福了."
她开始一心一意地和君相处,发现君原来也有一颗善感的心,看到感动的情节,
君总是把头调开,严重的不会表达自己.除了对君的崇拜之外,她渐渐地接受了君,

接受了其对于事业的执着,和那份笨拙的恋爱方式.
她变了许多,安静了许多.她可以和君一起看书,补回大学失去的光阴.原来君
也很怕寂寞,所以她默默地坐在边上陪君看书.从君的身上还学会了许多做人的

道理,她学会了容忍,学会了包容.
一年前,她生病了.神经性的疼痛,躺在床上,脸整个肿着,她没让家里人来.
君为此跑前跑后,看病买药,打水买饭.当她的手脚有点麻木时,她对床边的
君说:"我会死吗?"
"不要瞎说."
"君,我想对你说,他说得对,你是我最好的选择.我爱你."
君抱起床上的她,:"我也爱你.你要坚强."
她哭得很凶,面对死亡,她才知道人的脆弱.
君哽咽地说:"等你好起来,我就挣钱养你一辈子.我要多关心你.
以前我为你作的太少了."
苍天有眼,她恢复得很好,君对她关心备至.
在君和她第一次出去的那天,他们领了结婚证,她很平静地想起了他.
周围的人都很羡慕君和她,他们很美满.

她意外地接到了他的电话.世界杯要开始了,他也要冬眠了,特来告别.
寒暄过后,他说:
"老姑娘,还不嫁人?"
...... ......
"我结婚了."
"真的."
"前不久."
...... ......
"你瞧,我连你的嫁妆还没攒够."
虽然他极力克制,她还是听出他在落泪,她也忍着,匆匆挂上电话.
几天后她收到他的贺卡:
"看来,我再也帮不上你什么了,唯有祝福你和君.
让我们慢慢忘却应该忘却的,珍惜已经拥有的,人生毕竟是美好的.
你最可信赖的朋友"
她默默的说:"我也永远祝福你,愿你快乐."
君又在看报纸,她突然说:"我和敏谁好?"
君慢慢地抬起头,观察了一下,用手抓抓头,很苦恼地说:
"真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她强忍着笑,板着脸接着问:"我和敏谁好?"
"当然我老婆好."
"我和敏谁漂亮?"
"我老婆真实."
"我和敏谁温柔?"
"我老婆自然."
她刚要再开口,君抢着说:"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我有罪,你饶小人一回吧."
她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完>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