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阿莉

作者:楚玄

北京的冬天是阴冷的,虽然刚刚入冬但是,一股寒气却侵人而来。我用手立
了立衣领,向手里哈了一口气,撮了撮,然后跨上自行车向学校奔去。由于我学
习一直还可以,所以在父母的期待下,考入了现在的这所知名的学校。但是可怕
的是,名校的教学也是“有名”的,一般7点以前都回不了家,然后就是好似满天
星一般的作业。刚刚高二就卷子满天飞,以后怎么办那?!


  “嘿,今儿交什么作业?”回头一看,是我的老铁赵哥。“语文,数学,英
语卷子,还有化学白本……”我有气无力地说着。

  “你没事吧?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没事,就是有点烦。”

  “别烦了,大家不都是一样。对了,刚才我听五班的人说,今天老番病了!
嘿嘿,今天的化学课可以上自习了!!”

  “亏你平常还老被老师夸,一点良心都没有!老番病了至于把你乐成这样?”


  “没辙,谁让她每次都留那么多作业。我也不想啊!不过,这个周末可轻闲
了,没化学这座大山压着了!”……我们一边聊着,一边走到了存车处。

  ……

  一转眼,到了下午的化学课,番老师果然没来。班头任熙说道:“大家安静
了,番老师今天没来,各位同学在各自的位子上自习。”完了之后,就爬下去攻
读《三点一测》了。听说番老师不来了,班里不约而同的响起了一片掌声,几个
大胆的同志居然叫起:“好!”来。其实,番老师留多点作业都是为了我们好,
好让我们都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而且听说我们是她教的最后一拨学生了……


  班里有人认真有人闹,有人做题有人抄。我做得累了,伸了个懒腰,用手托
着脑袋向窗外望着。忘了谁曾经说过,现在青年放松自己的方法就是发呆。我想
现在我就在放松自己把。


  “嘿,犯什么楞呢?”老赵用胳膊肘捅了捅。趴在桌上,透过他那500多度深
的眼镜,用一双小眼看着我。

  “没事,想事呢!”我没好气儿的说。

  “我说,你傻了吧?一会儿说没事,一会儿又说想事?来,我摸摸你发烧了
没有。”说着,伸出他的大手便要抓我的头。

  “我都说没事了!别烦我!”说着把他的手拔楞开,继续扭过头去“放松”
自己。

  老赵看我没意思答礼他,便找了个台阶:“我看刘畅是傻了!哎,大新闻!!
刘畅被我给整傻了!”说着,便转身发布去了。

  ……

  残阳如血。北京这几天刮5、6级的大风,气温一下子降了下来,让人真有些
不适应。因为是周末,所以这次放的早了些,但也是5:30左右了。落日的余辉撒
在每个学子的身上,大家归心似箭,各自说完BYEBYE后就消失在茫茫的暮色中。
我一个人踩着脚下厚实的落叶,推着车向家的方向走。


  “HI,一起走?!”老赵在后面冲我喊着。

  “你怎么总是阴魂不散啊?!我想一个人清净清净都不行!”

  “得,我好人白当了。本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


  “别……你说,我和你走还不行。”我的脸上一定展现了一个极其不自然的
表情。

  “瞧你这样。不难为你了,我听班头说,下周咱们班要转来一个同学。据说
还是个FEMALE!先闪了……”说完,便紧蹬了两步,超过我一个人走了。


  寒风袭过,我不禁缩了缩脖子。一片黄叶落在我的车把上,然后轻轻的滑落
在扑满它兄弟的大街上。我现在便有一种这样失重的感觉,似乎我的生命不掌握
在自己的手里,而是为别人存在着。伏身拾起这片叶子,带着它一同朝那个称作
“家”
的方向走去……

  最近父母工作的忙,所以我可以任意在网上冲浪。不过,说是任意,可是还
是有限制。到不是父母,而是作业留的太多了。哎,“万恶的教育制度”我在网
易虚拟社区里发了这样的一个帖子。没过一分钟,便有很多同志回应。大都是对
我的论断表示赞同,并且再变本加厉的大骂一番。看来,各位都是受苦受难的学
生阶级。


  这时,我注意到,一个叫“阿莉”人在“女孩话题”发表了这样的一份帖子
“十七岁的爱情是否可以当真?”顿时,有14个仁兄回应,其中一个人说道:
“当然可以。我现在就在上高中,而且十七岁。我就相信我和她的爱情。”从他
的简历来看,他在北京八中读书。“既然花要开,又有谁能够阻止得了呢?”


  “不对!!十七岁的年龄不是成熟的年龄,早结的果实想必都是苦涩的!”
我回应到。

  没想到,竟然一语激起千层浪,矛头利马转向我。几十个人感叹到:“你是
不是受过刺激??”“你是疯了,还是傻了?”……更有甚者说:“算了,他,
白痴一个!”


  ---其实,我真的受过一些刺激:我曾经暗恋一个女孩,后来她说我不是她最
佳的男主角。她当时也在暗恋一个男生,只是那个男生在玩弄了她的感情后,和
她分手了。她后来便郁郁寡欢,一直沉沦了下去,学习一落千丈。看着一个曾经
被自己深爱的人如此种种,感觉很是无奈。所以,便一直极力反对十七岁的爱情。
当我正想反驳的时候,阿莉说话了:“我也相信十七岁的爱情。但是,我想楚玄
说的也没错,十七岁的爱情确实经受不起时间的考验。如果当时只是一种冲动的
话,那就更加不堪一击了……”


  “知我者,阿莉!”

  “对了楚玄,我以前看过你的帖子,似乎很有哲学味道,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好的,就瑞得的第五室吧?!”

  “这就去。”

  我打开了另一个窗口,在地址栏里键入了http://chat.rol.cn.net/talk5进
去之后没一会儿就看到了阿莉。

  “你十七岁?”我先问道。

  “是的,你呢?”

  “十九。”我隐瞒了自己的真实年龄。因为在INTERNET上,没有人会傻乎乎
地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就算你发现对方欺骗了你,你毫无办法。因为“在INTE
RNET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只狗。”


  “你为什么不相信十七岁的爱情?”她开门见山的问道,“难道你真的有一
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知我者,阿莉!”我第二次输入这五个字。

  “能让我分担你的忧愁吗?”

  我把实情告诉了她(当然有可能是他,但从名字上看应该是“她”),一半
象讲故事,一半真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噢,原来是这样……那你还真惨。我很同情你,但是我帮不了你。我只能
聆听,或许,你都说出来会好一些。”

  “真的很谢谢你,我已经感觉好多了。你难道真的相信我说的?我的意思是
说,你难道没有怀疑我说话的可能性?”

  “没有,丝毫没有!”对方斩钉截铁的答道,“因为如果一个没有如此经历
的人,不可能把故事编的这样完美……” “我相信你!”她补充了一句。


  我突然感到一丝的不安,感觉好象不应该隐瞒自己的年龄。我刚要对她说,
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我要下了,有缘再见……”

  在这同时,我也掉线了。外面风呜呜得刮着,路灯把剧烈摇曳的树枝的影子
投在我窗上。Radio里传来了一首经典老歌“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
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要保重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我
的心里有一种失去了什么的感觉。似乎盼望着再和她见面。


  ……

  在家睡了两天,一睁眼,又是星期一了。接着开始了一个星期的复印生活,
两点一线(即家里、学校两点,往返路程一线。每日生活好似复印)。不过,今
天有些不同。因为今天有新来的同学,这个好象成为了班里的新热点。早自习的
时候,大家都在议论着件事,以至英语老师以为走错了班。


  终于等到了早自习结束,伴随着发烧初愈的老番,走进来一个女学生。水汪
汪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齐耳短发,标准的pretty
girl!看到她的第一眼我便觉得好象见过,但又说不是在哪里。老赵看我瞧得发
呆,便凑过来问道:“ 怎么,看到偶像了?”

  “我觉得见过她……”

  “别瞎掰了,你要是见过她,我就是她哥!说,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你……满脑子都是什么跟什么呀?!我就说我见过她,你至于吗?”

  “喂,告诉大家一个新闻,刘畅喜欢上……”那个家伙没理会我的回话,低
声向周围同学宣布她的新发现。

  “各位同学,她是我们的新同窗,她叫……”

  “叫我阿莉好了!”新来的女生接道。

  “阿莉?!”我听到后不禁一震!难道真的是她?不会吧?!这也太夸张了
吧?!

  “你就坐到任熙旁边吧。”

  什么?坐我前头?我不禁又仔细打量了她一边。旁边老赵笑呵呵的瞧着我,
等我扭过头看他的时候,他依旧冲着我傻笑。但笑里面似乎隐藏着一种阴谋……



  终于盼到下课了,一捆女生围到我身边。到不是因为我人缘多好,也不是因
为我长的多帅,她们都是冲着阿莉来的。一会儿问她以前是那个学校的,一会儿
问她为什么叫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老赵一边瞅着我笑,一边凑到阿莉身边
问道:
“你好,我叫赵阳,叫我老赵好了。你看你身后的那个小子,他说她见过你,是
真的吗?”

  坏了,这次死在那家伙手里了!不就是因为上次没请你吃可爱多吗?你就至
于这样整兄弟!小子,你等着!我心里暗暗骂到。

  阿莉回过头来,用她那双似乎可以穿透一切谎言的眼睛看着我。我刚装出一
副笑脸,准备赔礼道歉的时候,她张嘴了:“没错,是见过呀!”

  这一回答不仅使老赵吃了一惊,我也是满心疑惑。看着我发呆,她笑着说道:
“你忘了,我就是前天搬到你家楼下的那户。”说完,笑了起来。

  原来在我家楼下叮咣叮咣装修了一个多星期的就是她们家呀!我此时才恍然
大悟。抬头看了看张着嘴的老赵,投给他一个轻蔑的笑容。

  十七岁,容易沟通的年龄。我和她聊了一个中午便感到甚是投机,无意中,
我问她是否上网。她说:“当然。你还不会吧,今天放学来我家吧,一来认识认
识邻居,二来我教教你上网。”虽说我已经有两年的网龄,但是还是答应她了,
并且装做什么都不会。这也许就是INTERNET教给我的最直接的东西---时时刻刻不
忘隐藏自己。


  ……

  通过一条熟悉的走廊,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来,上我这屋看看,怎样?”

  “不错,真是不错。”我说得并不违心,她得房间布置的真的很不错:整体
粉红的色调,淡蓝的床单平铺在床上,床头一只憨态可拘的泰狄小熊趴在枕头上;
银灰色的写字台收拾的整整齐齐,旁边有一台联想电脑。从房间的整体布局可以
看出,主人是一个现代、活泼而又不失淑女气质的女孩。


  “来,我教你上网。”说着,她放下书包,打开了电脑。

  “我听说上网的都有网名,你叫什么?”我试探着问。

  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即希望她就是那个阿莉,又希望她不是。

  “紫水晶。”

  她并没有注意到我心里的变化,继续教我一些网络的基本操作。

  此时,我才有机会近距离的观察她。她的睫毛很长,所以显得眼睛很漂亮;
皮肤很白,正象小说里说的,好象一捅就会破;一绺头发搭在了额前。而她最吸
引我的,还是她那双似乎能穿透一切的眼睛,总让我觉得神秘而遥不可及……


  我在适当的时候,提出了几个类似初学者的问题,她很高兴的为我解答了。
我临走的时候她还说,以后要是想上网,就来找她。

  我回到家里,拿出一瓶可乐,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还能见到网络里的阿莉。我
一边喝着我的可乐,一边检查信箱,在一堆网络赚钱的垃圾信件中,发现了一个
主题是“阿莉”的信件。我连忙打开一看,果真是阿莉通过我个人资料里的信箱
发给我的MAIL。信里说,要在今天晚上9:00到网易见我。署名时间是:5:50


  晚上,我如期而至。刚刚发了一个帖子,阿莉就给我回话了。

  “去瑞得聊!”简洁明了,一直都是我的作风。

  “我今天遇见了一个男孩,我觉得他的人挺有趣的。”阿莉说道。

  “怎么有趣?”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有一种感觉……”

  “完了,小妹妹,你和他来电了。”

  对方沉没了30秒,然后说道“我想是的……但是我不知道他对我的看法。”


  “放心吧,时间会证明一切。他最终会明白的。”我不禁开始妒忌起那个男
孩来,有那么优秀的女孩喜欢他,这个蠢材居然不知道。

  “时间……好吧,我总是相信你的。”

  “聊点别的……”

  一天,我闲得无聊,正好想去北海走走,便约上了阿莉。一路上,她显得特
别兴奋。我们绕着北海湖畔走了一个多小时,她总是显得很好奇,就象一个三岁
的孩子。她会了追一片被风吹起的落叶而又跑又跳,更会被一颗糖葫芦酸得眯起
了眼。等要出门的时候,微风轻轻拂起她那一绺额发,飞舞在空中;夕阳撒在她
的脸上,影射出透明的光泽。她微微打了一个冷颤,我除下外衣为她披上,她朝
我伸了伸舌头,然后我们两人相视而笑……


  就这样,我在现实中和天真的阿莉一同生活;在虚拟世界中,和另一个成熟
的阿莉推心置腹的聊天。即使想过可能是一个人,但是这个念头很快就打消了。
因为,两个人的性格实在难以符合……就这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直到有一
天……


  天空阴沉沉的,也许是因为昨天下过一场冬雨的关系,早晨显得特别阴冷。
我习惯性的在楼梯口等待阿莉。这是,她妈妈下来告诉我她生病了,说让我替她
请个假。我满口答应下来。到学校后,向老师汇报情况后,回到位子上准备期中
考试的科目。这是,老赵从旁边凑过来,对我小声的说:“哥们儿求你件事……”



  “呦,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对我说话那么客气。说吧,只要兄弟我能办
到的,一定帮你办!”

  “其实也挺简单的,就是……就是……就……”

  “就什么就?你今儿怎么了?妞妞捏捏的?快说吧,我还要看书呢!”

  “好,是兄弟就说了!”说着,他伏到我耳边说道,“我想让你跟阿莉说说,
我想和她做个朋友。”

  “咳,我当什么实情呢!原来就想和阿莉做……”没等我说完,他便捂住了
我的嘴。还煞有介事的说:“小声点!”

  “我是想让你和阿莉说说,我想和她做男女朋友……”

  “喔,知道了,我回头跟她说一声……”

  “别就说一声,我可就拜托你了,回头我请你吃可爱多。好兄弟,要讲义气
嘛!”说着,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很满意得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了。

  ……

  望着败落的残阳,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换了别的事情,我一定帮助我这
位老铁,但是……我这次不是很情愿,我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眼前浮现出那个黄
昏的景象,阿莉在我的眼前始终难以抹去。我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决定问问阿莉
---
-当然,是网上的那一个。

  “妹妹,我出问题了?”

  “怎么了?乐观的楚玄。”

  “我有一个老铁,要我帮她和一个女孩搭桥。”

  “这怎么了,助人为乐嘛!:p”

  “可是要命的是,我发现自己可能喜欢上那个女孩了……”

  “一边是友情,一边是爱情?:{”

  “是的,我该如何是好?”

  一阵沉没,然后“你不是教过我吗?时间!时间会证明一切!我觉得我所喜
欢的男孩已经感觉到了,并且我们似乎走的越来越近,还一起出去玩了一次,感
觉很好!!所以说,要相信自己,相信时间。况且,那个女孩并没有表态。不要
自责,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人会责怪你!记住,要争取!!!!!!”


  “谢谢,每次和你聊完,总是感觉很平静……”

  “那是我的荣幸。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就不聊了。BYE!”

  “BYE!”

  老赵不时的来催我给他办事,我嘴里答应的好好的,可实际就给他说过一次,
还是在非正式场合说的。阿莉表现的很不自然,所以我也没敢在往下说。可是老
赵还是一天三次那可爱多来收买我,还真是难办呢!


  这天,阿莉让我给她修理电脑,我无意中看到,她的信箱里有一封楚玄的来
信!!我小心的问她:“你是不是在网上也叫过‘阿莉’?”

  “是啊?怎么了?”

  “没……没什么!”

  回到家里,我久久不能平静。原来两个阿莉是同一个人!!虽然我早知道有
这种可能性,但是对我来说,来得太突然了!现实中的阿莉是何等天真,而虚拟
中的阿莉又是何等成熟。两个人的性格截然相反,但来自楚玄的信件恰好说明了
两个阿莉是同一个人!!


  我决定不把这个现实戳穿,还一直和两种性格的她保持这种特殊的联系。至
少现在是这样。可是,天不随人意……

  老赵看我一直没有给他办成,便要我约阿莉出来。我和阿莉一起来到了见面
地点---图书大厦。老赵看着一旁的我,皱了皱眉头,而我却朝他吐了吐舌头。


  “来啦,怎么你也跟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阿莉让我陪她来的!是吧。”我把话茬留给了阿莉。


  “恩,是我让他来的,有什么不对吗?”阿莉歪了歪头。

  “没什么……”老赵横了横眉毛,“我们进去吧。”

  上了二层,我们分开挑书。老赵自然找机会往阿莉那里凑。而阿莉似乎总在
躲避他,而靠向我这里。交钱的时候,满心埋怨的老赵找我的茬:“呦,大名鼎
鼎的楚大作家居然还买别人的小说?”


  “你叫他什么?”阿莉疑惑的问道。

  我想,要坏!!老赵知道我的笔名,要是……“没事,他说岔了!”我赶紧
把话茬接了过来,“我们走吧!”

  “呵呵,我还以为你把什么都告诉她了呢!”老赵可有表现的机会了,他甩
开我被我抓住的手,对阿莉说道,“他的笔名叫楚玄,你没听说过?”说完,得
意的笑了笑。


  我用一只手捂住脸,不敢看阿莉。阿莉的反应并没有我想象中那样强烈,而
是说了句:“我们走吧。”然后从我身边闪了过去……

  回去的路上,阿莉没有说一句话,我也没敢看她。到是老赵不停的在中间说
这说那,尽量表现自己。到了楼梯口,阿莉终于说了一句话:“今天晚上,看信
箱。”然后便进了家门。我没敢说什么,只是等待夜晚的到来。


  晚上,我打开信箱,发现里面只有一封信,没有主题,只是写了这么几个字:
时间……你就是我说的男孩……

  写在后面的话:

  其实,这篇文章一半是我虚构的,但多一半是我的亲身经历,回忆的是我高
中时代的生活。因为,我初次写作,所以觉得真是的东西更容易引起大家的共鸣。
文章还有许多不近人意的地方,但由于写作水平的问题,只能写成这样了,希望
大家多给予纠正,以便我以后提高。谢谢!


  仅以本文献给我最深爱的阿莉!

  我的联系地址:ian-liu@163.net

回爱情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