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我对游戏可说是一窍不通,在我能看到阳光的日子里我只玩过
两个游戏:一个是《仙剑奇侠》,一个是MUD《天龙八部》.
然而在这短短数月中,却似乎包含了我生命中的一切.
请您听我缓缓道来....
以前,我只看弟弟玩游戏,8岁的他玩起《魂斗罗》来津津有味
,小脑袋摇来摇去,浑身随这游戏中的人物一蹦一跳起来,继
续下一条命.我用写稿挣来的钱给他买个游戏卡,他一见立刻
抢在手里,尖叫这跑遍全屋,然后涨着通红的小脸,搬凳子去
拿大丽柜上的游戏机.每见他这样,我总叫他小心,又禁不住
想将他搂在怀里.
后来,男友给我买了台电脑,什么配置我也说不清,总是很好的
吧.他大汗淋淋的为我运来装好,说给我"换笔",我板着脸瞅
着桌上的铁家伙,怪它占了我写作的地方,弟弟躲在我身后,也
好奇的探着头看.男友给我讲了一整天的话,说电脑有多好多好
,看我总带著怀疑的眼光,他也不生气,直到晚上他该走了,我
问了一句傻话,他听了愣了愣,满脸委屈的跑掉了,因为我问:
"笔在哪?"
我真的很苯,学东西慢,我喜欢细细的揣摩,却难以通篇的领会
.所以电脑虽在我这里安了家,可我只学会了打字,出一点小毛
病,我就把男友叫来修理,他不厌其烦的给我讲,细心得教我各
种电脑知识,还买了好多很贵的书,我老笑他"售后服务稿的不
错",可也确实没想到,爱人的苦心却为我谱下了最后的苦曲.
很快,我上了网,这对我触动不小,真不知世界如此之大,网上
有那么多的故事.我是搞写作的,上网可以学到很多知识,从此
我才真的喜欢上了电脑.男友来看我时,总见我喜滋滋的坐在电
脑前,都顾不上跟他说话,他只能苦这脸陪我爸慢条斯理的聊天
,不时回头来看看我,又向我可爱的电脑抛去忿忿的眼光,每当
此时,我就偷偷暗笑他吃电脑的"醋",越发跟电脑"耳鬓厮磨
",成心气气他.
同学向我介绍了MUD游戏,说很好玩,我就去了《天龙八部》
.那里有好多人都在玩,可有意思了!我从没想到,在这个无声
的世界里,文字表现出来的话语和表情竟是哪样的生动;也没有
想到,来自天涯海角世界各地的人们,能通过网络走到一起,一
起在金庸的武侠世界中畅游;更没想到,我同那些无缘识面的朋
友,竟会产生如此深厚的友谊,竟然让我在电脑屏幕前,笑疼了
肚子,哭湿了手绢.MUD中有WIZ和PLAYER,总有二,三十个
人在一起玩,我是个小小的玩家,WIZ是管我们的.在我的印象中
,巫师总象云端上的神仙一样,冷冷的看这下界众生忙忙碌碌,
以苦为乐.每个玩家都有自己的名字,我取的名字叫程灵素(小
名素素),因为我最喜欢金庸小说中的这个人物,程灵素有一双
明澈乌黑的大眼睛,xixi...跟我一样..(shy).网上的朋友名字各
不相同,有的叫大虾,有的叫诗仙,有的叫阿珂,每个人还都起
了自己的绰号(nickname),总之,这是一个展现自己个性的世
界,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创造,自己拥有,我在MUD中活着,玩
着,说著,笑着,那种亲身的参与感和天下无双的唯一感另我深
深的陶醉.我像一个孩子似的,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存在,又像个思
虑多年的哲人,终于了悟生存的价值,当我俨然以一个老玩家自
居,用刚学来的本事帮助了一个新人时,我又怎能不为这种荣誉
感而洋洋自得?从此,我总爱一个人傻笑,爸爸还以为我神经不
正常了呢.就是苦了我的男友,他第一次发觉再也无法象往常一
样了解我的所有情感,可是我竟是那样的愚钝,没有注意到他眼
神中的疑惑和离去时的失落.
在这里,我无法控制自己,想提起一段往事.我在现实
中虽然刚过20岁,可已经在MUD中结了婚.我的夫君是个叫大
虾的老玩家,我不知道他在现实中怎样,但在MUD中,他关心
我,爱护我,他等我到来,送我离去,他教给我所知的一切,带
我走遍了MUD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们有一次去救木婉清,大
虾费了好大劲杀了段延庆,推开大石.木婉清果然就坐在石屋里
,可她就是不跟我们走.我们说尽好话,她干脆来个置之不理,
到好像谁要拐骗她似的.没办法,只好把她打晕了背起来去给段
誉,谁知刚到段誉那儿,木碗清就醒了过来,一见我们就立刻兵
戈相加,我们只好逃之夭夭.事后大虾苦笑说"好心没好报",
我也叹了口气.不知为何,我将这件小事深刻于脑海中,以至于
我在数月后想起此事,就满脸笑意.那是我们一起闯荡江湖的经
历,可我们夫妻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过数天.如果说MUD是个理
想的世界,那为何一切又是如此的真实?感情是看不见摸不着的
,然而当指尖与键盘相触的一刻,他可曾感到我倾心得柔情呢?
我不敢多想,你是否明白?当我没遇见他的时,上网是一种好奇
,可从那一天起,每当我坐在电脑前,就不由脸红,心中一片温
暖快慰.我就怕男友在旁边看着,总觉得难以畅怀,更无法沉入
自己醉心得遐想之中.
一天天中,我越来越沉醉于MUD世界的乐趣,我在跟网上的朋
友聊天时,不知不觉将情丝丝缠入.我开始多愁善感,对他人的
一言一行常耿耿于怀,我不知不觉的忧郁,常在独处时细细回味
网上的故事,MUD给我的欢乐多,但又怎多于痛苦,当我有一
天认为无法离开MUD时,又同时感觉到现实的排斥.从此,我
寡言少语,害怕同学探索的目光,更不敢正视男友严厉的双眼,
我总以为他变了,他没有以前好了,至少跟网上的人比起来,他
不够好,是的,我总是这样认为,我总以为我是对的.可是,当
我知道自己错了时,一切已为时太晚.
之后的岁月,我离开了MUD,我患了眼疾(视网膜炎),无法再整
夜面对屏幕.男友终于离我而去,电脑从我的写字台上搬开,留
下一块空空的位置.我怎么能接收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我更无法
理解,现实和MUD为何相差如此之远.我分不清我活在中我孤卧
病塌,与黑夜做伴.我还痴心不改,总希望病会好,总想会再回
天龙.短暂的离别另我加倍的渴望,我夜不能眠,食不知味,我
一遍遍对自己说:"我要回去,我要回天龙...."
然而,我终于连阳光都看不见了.......

(此文为作者口述,我为她坐笔录,写到此,她已哭成一团,她
让我把这文章给"诗仙"和"大虾"等网上的朋友,她没说别的.)
回爱情小说首页

看见阳光的日子

作者:程灵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