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艾蒿原野的风
                             作者:安房直子
    艾蒿原野,是茜草山半山腰的一片半开阔地。象它的名字所说的一样,春天长
满了艾蒿。
    风一吹,那些艾蒿就摇曳起来,白色的叶背格外亮眼,还唱起了这样的歌:
    一听到这歌声,山兔就再也呆不住了,还有那些特别喜欢艾蒿丸子的大山里的
孩子们。
    搞上满满一篮子艾蒿的嫩芽,带回家,家家都会做艾蒿的丸子给他们吃。吃艾
蒿丸子时,再蘸点甜豆沙,身子里会有一种春天来临的感觉。
    这天,一共有四个孩子,拎着篮子,往艾蒿原野走去。
    按照年龄的大小,依次是:八岁的旅馆老板的女儿美代子。
    她七岁的妹妹纪代子。
    纪代子的伙伴、也是七岁的山顶土特产店老板的儿子的武志。
    最小的,是茶店老板的儿子太郎,四岁。
    四个孩子互相招呼着,一起向艾蒿原野出发了。
    因为事先打了招呼,爸爸妈妈们也就格外放心。再说,年龄最大的美代子,是
一个非常能干的孩子,她不仅个子高,脑子也聪明。
    和美代子一起,没事!他们的爸爸妈妈放心地出门工作去了。直到傍晚,他们
才发现孩子们一个也没有回来。
    最先叫起来的,是最小的太郎的妈妈。茶店的老板娘跑到土特产店门口问道:
“武志回来了吗?”
    啊?正在忙碌的土特产店的老板娘一愣,往屋里的挂钟上瞅了一眼。  “怪了。”
    她说。已经五点了。
    “中午就走了啊……”
    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武志的妈妈一边说,一边奔出店外。“旅馆那边…… ”
    两人想起了了旅馆的小姐妹两。
    “去问问吧。”
    太郎的妈妈跑了起来。武志的妈妈在后面紧追。
    这是春天的一个略带暖意的黄昏。因为放心不下,两位妈妈有一句没一句地说
着,急急忙忙地沿着山路朝下跑。跑到小旅馆时,它门口都已经点上灯了。
    武志的妈妈大声招呼道:“孩子们回来了吗?”
    说完,武志妈妈嘀咕了一句,好象还没有回来。说是旅馆,其实不过是一个很
小很小的房子。要是两个孩子回来了,早就听到她们的声音了。
    果然,从里头传来了声音:“还没回来。”
    旅馆的老板娘在围裙上擦擦手,出来了。
    “那么,四个人都还……”
    太郎的妈妈与武志的妈妈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这才稍微放了点心。
    “孩子们凑到一起,就玩疯了。”
    “是呀是呀,一大帮人在艾蒿原野上玩得忘了时间。”
    “马上就回来了,在这儿等一会儿吧。”
    旅馆的老板娘劝道。太郎的妈妈和武志的妈妈在门口坐下了。三个人闲聊起来。
    等到再往外面一瞅,圆圆的月亮都出来了,是一轮鲜黄的月亮。
    “  不对头啊。”
    茶店的老板娘站了起来。
    “再怎么疯,也不会玩到这么晚啊……”
    另外两个人也点头称是。然后,她们就站了起来,排成一列,匆匆地向艾蒿原
野走去。
    月光照亮了山路。夜晚的山野气息迎面而来,那是睡着了的花的气味,是屏住
气息的嫩叶气味,还有一股淡淡的烟味,像是谁忘记把篝火熄灭了。三个人什么都
顾  不上说了,脚步声显得格外响亮。
    肯定遇上什么了。
    三人不再怀疑。
    “要是碰上熊就糟了。”
    走在最前头的武志的妈妈自言自语地说。
    “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旅馆的老板娘生气似的说。太郎的妈妈有一句话也不说。三个人开始小跑起来
.山道不陡,弯弯曲曲的。开满樱花的枝头在风中抖动着。一边跑,太郎的妈妈 一
边在心里喊着,太郎、太郎。想想看,太郎才四岁啊,不该和那些大孩子跑那么远
啊……要是在平常,这是正在关了店门的家中,一边笑,一边在灯下吃着晚饭哪…
…
    鼻子一酸,太郎妈妈的眼泪落了下来。
    三位妈妈沿着窄窄的山道,一直往下跑。
    艾蒿原野近了,她们反而不安起来。要是孩子们还在那里,这时应该听到他们
的声音了。哭也好,笑也好,总该有个声音证明他们还活着吧……可是,没有一点
声音。
    奇怪啊,旅馆的老板娘咕哝了一句。
    就这样,三个人终于来到了艾蒿原野。
    “武志!”
    突然,武志的妈妈发出了笛子一样的声音,冲着原野喊道。接着,另外两位妈
妈也喊起自己孩子的名字来,但艾蒿原野上连个孩子的影子也没有。
    艾蒿原野上洒满了清冷的月光。她们止住呼吸,朝四下望去。
    一个人突然喊道:“那边……”
    朝她指的方向看去,原野的正中,有几个小东西闪闪发光。
    “那不是篮子吗?”
    是篮子。孩子们的篮子扔在地上。对面还有四个白色的小东西在静静地晃动。
    “是她们吗?”
    旅馆老板娘嘟哝着。但谁也没有理她,不管怎么说,孩子们也不会变得那么小
啊。过去看看再说。三个人又跑了起来。她们三个人的心都快要碎了,痛得根本无
法形容。这时候,连明亮的月光都觉得令人不快,吹到脸上的风都令人觉得讨厌。
    三个人一起跑到艾蒿原野的中央。
    不约而同地呆住了。
    然后惊叫起来:“兔子!”
    趴在装满艾蒿的篮子对面的小东西,竟是四肢一动不动的小兔子。四只小兔子
崽儿,睡着了。它们睡觉的地方与篮子之间,笔直地躺着一根长绳子。
    绿色的绳子。
    一看到那根绿色的用草藤边的绳子,旅馆的老板娘就叫了起来:“我明白了!
    这下我可明白了!“
    山里土生土长的人,没有不知道艾蒿原野的这个传说的。
    “对了,过去听老奶奶说过,刮西风的日子,到艾蒿原野的孩子就会上兔子的
当。一上当,孩子们就会变成了兔子。但我没想到这竟是真的!”
    旅馆老板娘向兔子跑去。
    “美代子!美代子!”
    她叫道。
    随后,三位妈妈就叫四只兔子快醒来。有的摸背,有的摇晃,还对着他们的耳
朵一遍又一遍喊着名字,但兔子们就是不醒,连耳朵也不动一下。
    “这下可糟了。”武志的妈妈叹了口气。
    “就把这些兔子抱回家去吗?”
    太郎妈妈自言自语地说。
    旅馆老板娘摇摇头:“不行不行,肯定有什么办法。”
    她一直在琢磨那条绳子。呼呼大睡地兔子边上,笔直地放着一条绳子是什么意
思呢?这是一个谜。似乎是这根绿绳子把孩子们变成兔子的。孩子们要重新变成人
的孩子,似乎也要靠这根上呢工资。她捡起那根缀着莲花的绳子,想呀想,突然想
起来了。
    “是用它来跳绳的吧……”
    是啊,美代子和纪代子最喜欢跳绳了。两个女孩子说玩跳绳,“跳着,跳着,
就变成了兔子……”
    一听这话,另外两位妈妈连连点头。沐浴着月光,站在艾蒿原野上,却怎么也
不肯相信这竟是真的。
    “孩子们从这边向那边跳,变成了兔子。这次如果从那边往这边跳,不就变成
了人了吗?”
    两个人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武志的妈妈和太郎的妈妈马上就扯起了绳子,美代子的妈妈唱道:兔子兔子睁
开眼兔子兔子快跳绳绿色的绳子摇了起来兔子兔子睁开眼兔子兔子快跳绳月亮在轻
轻摇晃吧天在转了吧
    歌声渐渐变大,变得有力起来了。三位妈妈异口同声地连续唱了下去。
    就这样,也不知唱了多久,一只兔子突然醒了过来。它腾地直起身,静静地听
着歌唱。接着,它就在原地“扑蹬扑蹬”地跳开了。妈妈们的歌声更响亮了,绳子
也  挥得更起劲了。
    来吧,跳吧。来呀,跳吧。
    绳子在兔子的眼前一次次掠过. 就在这时,第二只兔子睁开了眼睛. 随后,第
三只和第四只兔子也醒了过来。
    快点快点来吧,妈妈们嚷道,快点来跳绳吧。快点变成我们的孩子吧……
    最大的、似乎是美代子的那只兔子终于钻到圆环中开始跳起绳来。
    兔子兔子睁开眼吧快跳绳吧
    妈妈们用心地唱着。
    在那个慢慢转动的圆环中,小兔子在想些什么哪?小兔子美代子那天真烂漫的
眼  睛  一直望着遥远的星空。它正好跳完了一支歌。歌声一落,它就跳出了绳外:
“啊,我累了。”它叫道。
    这时小兔子已经变成了人的模样,成了一个小女孩。
    “美代子!”
    终于有一个孩子获救了。
    妈妈们来了干劲,又接着摇起绳来。
    一遍一遍摇绳,唱着同样的歌。
    美代子之后,依次钻进绳环里的是武志、纪代子和太郎。
    太郎只有四岁,妈妈们一直担心它跳不好,但因为它是一只小兔子,反而比那
些大孩子们跳得好些。只有太郎的妈妈一个人紧张地不得了。她闭上眼,祈祷似地
唱起来唱完睁眼一看,只见太郎坐在草地上——毫无疑问,一个人类的孩子正坐在
地上看着星空。
    就这样,四个孩子从艾蒿原野上兔子的咒语中解脱出来了。三个大人和四个孩
子排成一队,默默无语地回家去了。
    “妈妈,艾蒿原野上的兔子真了不起。”
    第二天,美代子嘟哝了一句。妹妹从边上插嘴说:“可不是嘛,真了不起。歌
也唱得好,舞也跳得好,菜也做得好。”
    “菜?”妈妈吃了一惊。
    美代子点点头,把昨天的事情讲了里遍。
    昨天,四个孩子排成一队朝艾蒿原野走去。风不大,是个大好天。
    “艾蒿原野的艾蒿在叫哪。”
    走在最前头的美代子说。
    走在最后的纪代子学着说:艾蒿在叫哪。
    “能听到那种声音吗?”
    武志站住了,竖起了耳朵。嘿,真的听到了沙沙声。西风中,真的有一个声音
在喊:
    风吹过艾蒿原野是吃艾蒿的时候了~~是看莲花的时候呢~~~
    “真的。”
    武志点点头。但是不对啊。
    这歌声比艾蒿原野近得多,而且声音很怪,象是汽车的破喇叭发出的声音。声
音一点点变大了。当它们从樱树林的小道上露出来的时候,孩子们简直吃了一惊。
什么?兔子?
    两只兔子脖子上系着绿领巾,站在那里。
    它们象是在做电车游戏,捏着两根绳子,一个是驾驶员,一个是车长。它们的
歌声停止了,冲着四个孩子问:“你们到什么地方去啊?”
    孩子们一时慌了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美代子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到艾蒿原野去采艾蒿。”后面那只兔子说:
“跟我们一样啊。”它又说:“坐电车吗?”
    电车的绳子是草藤结的,上面露出点点莲花。
    “坐电车快吗?”最小的太郎问。
    “当然快了,是特急电车呢,一眨眼就到艾蒿原野。”
    这么一说,四个人一个接一个跳进了绿色的绳子里。
    “出发。”兔子车长说。
    “请大家抓好绳子。
    四个人急忙抓好绳子。电车开动了。兔子载着孩子们跑起来,像是在空中飞。
    电车外面是一片绿色。浓绿,淡绿,点缀这白花的春天的绿……一片片绿色被
甩在后面,电车飞奔着。
    就这样,一瞬间,孩子们到了艾蒿原野。
    艾蒿原野正刮着西风。
    风吹过,艾蒿的叶背露出鲜亮的白色,看上去,平原宛如起伏的波浪。
    原野上兔子成群,各个脖子上都系着绿色的领巾。
    “为什么脖子上系着那玩意儿?”美代子好奇地问。
    “因为是艾蒿原野的兔子嘛!”刚才那位兔子驾驶员答道。
    孩子们点点头:艾蒿原野上的兔子是特别的兔子啊。
    的确如此。它们歌唱得好,舞跳得好,还用预备好的艾蒿做了艾蒿丸子给孩子
们吃艾蒿丸子的制作方法,美代子和纪代子是知道的。首先把米粉蒸了,再把剁碎
煮好的艾蒿拌进去,搓成一个小小的圆球。但兔子们的丸子不同。它们解开各自的
绿领巾,铺在原野上,对着上面呼呼的吹气。接下来,绿领巾就会长出一个一个白
色的丸子。吹多少口气,长多少口丸子。再用事先准备好的艾蒿叶一包,就成了。
真是奇迹。
    四个孩子在艾蒿原野的正中,围坐成一个圆圈,吃起兔子的艾蒿丸子拉。没用
豆沙和砂糖,却还是甜得不得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香味。原来真正的艾蒿丸子是
这样的,一边吃,美代子一边想。
    等大伙吃饱了,兔子们齐声说:“慢待了。”
    然后一起收好领巾,系到脖子上了。
    兔子们吃饱了,开始在原野上玩起来。有的捉迷藏,有的围成一圈跳起舞,,
看  着  它们欢乐的样子就让人激动。正看着,从四个孩子的背后传来招呼声:
“一起来跳绳吧。”
    回头一看,是那个驾驶员。还有那个车长。它们手里拿着那个当电车的绳子。
    “跳绳?”美代子的眼睛一亮。它最喜欢跳绳了。在这么一个开阔的地方,和
兔子一起跳绳,该有多快乐啊。
    美代子像个姐姐似的对大伙说:“大家都来跳绳吧,好这里来就玩个痛快好了! ”
    两只兔子已经摇起了绳子。
    绿色的绳子转成了一个大圈儿。
    “跳。”
    美代子这么一说,连从来也没跳过绳的太郎都想跳了。
    第一个跳起来的是美代子。
    想起当时的情景,美代子这样说道:妈妈,真是奇怪。一进到绳里,眼睛就一
闪一闪的发亮,四周是一片白。天是白的,树是白的,连艾蒿的叶子也是白的。
    我还以为是下雪了。这时我才发现,连我的身体也在变白。上衣白了,裤子变
白了,手和脚也变白了……这时我的耳朵开始发痒。我听到了一个从来没听到的声
音,嘿、嘿、嘿,是打拍的声音,是艾蒿叶子的声音,还是太阳哈哈大笑的声音…
…太吵了,太吵了,我用双手捂住了耳朵。够了。但我却没觉得累,难道是吃了艾
蒿丸子的缘故?
    这时,树啊,风啊,太阳啊都开始唱歌:——美代子变成了兔子艾蒿原野的兔
子……
    这样一说,我才发现耳朵变长了,吓了一跳,朝绳子对面跳去。原野是绿的,
天是蓝的,是有身体是白的。身上全是毛,真的变成了一只兔子。那时候,我的眼
睛肯定是红的。
    我的手和脚开始发软,困得不得了。我肯定是睡着了,小兔子似的睡着了。一
直到晚上妈妈把我叫醒之前都没发觉。所以,妈妈,艾蒿原野的兔子真了不起,会
施魔法哪!
    --------
    童心世界